立場新聞 Stand News

Scarlett

2015/11/13 — 12:12

scarlett johansson

scarlett johansson

台北一家在忠孝東路的著名壽司店內,Matthew 跟幾個朋友在晚膳,坐 sushi bar,吃 omakase。朋友一字形排開坐在 Matthew 右邊,左邊是幾個台灣人,有男有女。

吃完一件蟹膏壽司,Matthew 聽到坐在左邊的台灣女生叫侍應多給她一個清酒杯,原來酒杯是給 Matthew 的。「請你喝杯酒。」台灣女生說。沒有問「可不可以」,沒有問「賞不賞面」,只是不慍不火地吐出「請你喝杯酒」五個字。

這個台灣女生採取主動,眼睛閃爍著自信,但 Matthew 知道,靚女的主動跟普通扒女的主動不同。靚女的主動往往點到即止,她們的主動只是給你一個機會,最後能否成功,還得看你有沒有實力。道理就正如李嘉誠給你負責一個項目,不等於你可以上位。是否可以更上一層樓,還得看你能耐。

廣告

應該如何回答「請你喝杯酒」,是測試 Matthew 實力的第一關。「謝謝」、「恭敬不如從命」、「台灣人真好客」,這幾個智障答案,等於自動宣佈離場。沒有機會的時候,是練習的時候;機會來到的時候,就是表演的時候。Matthew 的最後回答是:「妳叫什麼名字?」

「Shirley。」她說。

廣告

「我是 Matthew,乾杯。」

把酒倒入口的兩秒鐘,Matthew 的腦袋已在盤算,放下酒杯之後,該說些什麼。「今晚我真是幸運」,不,俗氣。「希望這不是跟你喝的最後一杯」,勉強可以,但暫時的氣氛不適合這種感性。Matthew 決定借竹野內豐在某部日劇裏說過的對白:「如果我十五分鐘後還活著,可以容許我請你也喝一杯嗎?」

Shirley 笑得很美,回答得更美:「那我必定要確保你這十五分鐘健健康康。」

那個晚上,徹底撻著,他們當然不只喝了兩杯,也談了很久。最近看了果籽一篇文章,訪問一位什麼約會達人,他教女生應該多點採取主動,應該約男生多吃幾次飯,不斷請教男生什麼什麼,男生就自然會覺得「呢個女仔幾好喎」。看完之後,笑到反艇。這些公開教你幾招的約會達人就等於財經演員,真的有料,又何用走出來獻世。

談情說愛,博大精深,沒有什麼路可以教,你只有不斷從別人的成功故事學習。

三年後的結婚紀念日,Matthew 跟十幾個朋友,分享了他以上的成功故事。Shirley 沒有坐下來聽 Matthew 說他們邂逅的浪漫史。阿嫂很忙,穿梭飯廳和廚房之間,確保每位客人面前都有一片她親手弄的芒果蛋糕。

「嗰晚之後點?有冇車輪?」好友 Benson 問。

「什麼是車輪?」Shirley一邊幫我倒酒,一邊問 Benson。

「車輪 means French kiss,我在跟他們說我們第一次見面,Benson 問我們有沒有 French kiss。」

「當然沒有啦,神經病。」阿嫂笑著說。

當晚,Shirley 離開壽司店前,Matthew 沒有耍出什麼花拳繡腿,只是把電話寫在自己的卡片上,放在 Shirley 的酒杯旁邊。Shirley 也給了 Matthew 電話,跟朋友一起走了。

「Who called who first the next day?」其中一位朋友問。

「Of course he called me first,messaged me actually,他還打錯了我的名字。」Shirley 說。眾人也有點奇怪,Matthew 當日說錯了 Shirley 名字,Shirley 也可以憶述得這樣甜?

原來是這樣。

第二天,Matthew 給 Shirley 發了一個短訊:「Good afternoon Scarlett。」

Shirley 看見短訊後,七竅生煙:「發短訊給人之前,最好記清楚對方名字。你哪個女朋友叫 Scarlett 嗎?」

「我記得你叫 Shirley 呀,但在我心目中,你是 Scarlett。」

「什麼意思?Stop fooling around。」

「昨晚你只說了一次,但我記得的。你說 Scarlett Johansson 是全世界最美的女星嘛。既然 Scarlett 代表全世界最美,那你不就是,我的 Scarlett 嗎?」

全場尖叫聲中,他們終於情不自禁,車輪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