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She is protesting

2018/1/1 — 12:36

2017 年是我所屬的學院50周年,舉辦了盛大的慶典,我沒有出席。A 教授在晚宴上見到我的好友 B 教授就問:「何教授去了哪裏?」B 教授答:「She is protesting!」

說得對,我的確是在抗議。我抗議為什麼會花費這麼多錢來吃一頓這樣的晚餐。灣仔會展筵開110席,每位 $1500,錢從哪裏來?我相信大家絕對不會用誰的學費或老師辛苦申請得來的研究費用來「豪」,一定是找到了捐款, 如果不是這樣,審計署也不會放過我們啊!所以,我真想知道有甚麼人願意捐出巨款來請我們這樣大吃一頓?當晚又有誰是自己拿錢出來吃飯的呢?

我訪問了一些同事,問他們覺得$1500 吃這餐飯是怎樣的一回事。每一個人都只是給我一副無奈的表情,有數位同事驚訝的反問我:「我可以不參加嗎?我一直的感覺是不能不去的啊!」其實每一個人都有選擇,但看上去總是覺得自己沒有選擇。這些說自己本來不想去,但是覺得不能不出席這重大場合的同事,他們的積極參與,是要做給誰看呢?是不是覚得自己應該用這種方法來「表忠心」, 抑或是想證明自己是個合群的人?而我一直認為這些事情不好,不願意成為其中一份子,又是不是太過「唔識做」?還要公開說出來,是不是找死?

廣告

【要豪給誰看?】

不吐不快,是因為我心𥚃一直有這個疑惑:究竟要「豪」給誰看?給林鄭和 King Arthur 看?還是為了即將離任的馬斐森?所謂的重要嘉賓只不過是他們!我們的豪門夜宴就是為了 impress 這些貴人嗎?有得到合照嗎?有誰會想跟林鄭和李國章合照呢?連合照都沒有,還是有其他得著呢?是不是有什麼超乎我能夠想像的 social impact 可以透過這些聚會達成的呢?這些都是我不能理解的事情。

廣告

事後 A 教授和 B 教授說當晚能夠見見朋友也很好。當然,他們是嘉賓,不用付錢,又可以吃一餐,見見朋友,那管他。至於是誰出錢請 A 、B 教授來見見朋友,我不知道。

近日有員工向社署投訴,指某機構在尖沙咀的星級酒店舉辦「50+我最乜乜品牌選舉」,「豪花數十萬元大搞形象工程」,有人問究竟錢從哪裏來,之後有人需要正式的向公眾交代,其實也是好事。然而如果因為覺得面子尤關,馬上斷定某些意見是惡言,那亦無可奈何。

【搞返一場搞完自己都想去嘅集會】

一個沒有性格/ 歷史/ 文化的公營機構或私人公司的annual dinner,當然也花了不少人力物力,無線剛好也是50周年,印象中他們是吃盤菜,有沒有人覺得值得討論呢?至於一所有歷史、有文化的大學,甚麼才是周年慶應該做的事,又有沒有人覺得值得討論呢?據說中大的50周年 feature 的是百萬大道而不是華麗的禮堂,是校巴叔叔、宿舍嬸嬸和 canteen 姐姐,有同學表演,還有談到烽火台的意義。希望有生之年可以有機會參加一個這樣的慶典!

最近之鋒說:「我覺得,我們很久沒有認認真真的搞一場社運集會」,「可唔可以在2018年搞返一場搞完自己都想去嘅集會?」令人非常感慨。希望在未來一年,大家也可以有機會搞返一些自己都想去、同學可以參與,低端和高端人口都可以在一起的聚會。

【2017年的最後】

明明是說這慶祝活動 “extremely successful”,但如果有一條女公開提出一些質疑,希望帶來一些反省,是否又是 「未審先判」?作為一個網絡公民,我在 2017 最後一天的感嘆是:當網絡已經成為了香港人幾乎是唯一可以自由表達自己的地方,為什麼在一整年的每一天我都是帶著恐懼來寫這些 posts?

如果一條女對一些事情提出質疑,她的意見只是道出了一些較低端或邊緣人口的想法,沒有照顧當權者想要的 hierarchical harmony, 她的言論是否就不是 fair comments?或者,大學是否始終是大學,無論誰在當權,始終是自由言論的堡壘?

#讓進步的聲音充斥社會何潔泓2017
#搞返一場搞完自己都想去嘅集會黃之鋒201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