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Sugar Baby〉原創團隊Redholic的聲明及感想

2015/9/23 — 16:32

FFx SUGAR BABY MV 截圖

FFx SUGAR BABY MV 截圖

【文:Redholic紅迷樂團】

近日,有一首與我們Redholic有關的歌曲,發佈了MV,事件更升級為熱門新聞,我們各成員的Facebook、WhatsApp的inbox都不停收到大家既好奇又關心的信息。那MV就是本地女子組合FFx的〈Sugar Baby〉。

〈Sugar Baby〉「本來」是Redholic主音Selina紫晴作曲作詞,團長DT監制的作品,但因被FFx一方的製作團隊刻意「拖數」,直至合約期滿亦未能把歌曲完成。本以為事件已告一段落,直至近期網上出現了以未完成的DEMO,私自加工的〈Official〉 MV,引起了極大迴響,在短短的一星期內更突破百萬點擊。

廣告

但MV的製作被網民大彈草率,服裝、燈光、字幕等等都出現錯誤,而且團員的舞步生硬,錄音質素亦低,咬字既不清,音準更似是勉強用後製「Tune」出來。而MV在受到猛烈評擊的同時,亦有網民發現了我們Redholic名字出現在MV的製作名單中,認為歌曲及MV的製造均與Redholic有關。我們團長DT在個人Facebook分享說 :「大家睇下幾多人分享,唔Tune唔mixing乜都最差乜都唔做就最多人留意」,又慨嘆聽眾令樂壇形成一種扭曲的音樂文化。他之後刪去相關留言,但言論仍被瘋傳,更被指是「潛水監制」。

廣告

上述的言論在網上廣為流全後,出現了褒貶不一的評論,為以正視聽,在此我們有三點回應:

1. Redholic團長DT作為〈Sugar Baby〉歌曲的監製,是作為獨立製作公司的成員與FFx的公司作商業合作,而不是FFx公司內部的製造團隊成員。在歌曲初期的製作中雖然是以監制身份與FFx合作,但FFx的公司更在製作中途失蹤近九個月,未在繳交尾數,合約期後亦沒有重新傾談新合約以完成該作品,但在合約期滿而未能聯絡FFx一方的公司代表的情況下,已將〈Sugar Baby〉此歌曲作為未能完成的作品而放棄製作,在追討回合約中的收費後,亦沒有與該公司繼續合作。再者,〈Sugar Baby〉 MV的整個製作過程,我們各成員,包括DT也完全不知情,而MV版本的歌曲更是以當日製作中途試唱的〈rough demo〉,強行加上Drum Loop製成,此舉毫不尊重作為創作者的我們,肆意扭曲了創作意念及劣化此作品。

故此,網民所謂「長期潛水的所謂監製」此人實質上並不存在,除非FFx一方的製作團隊,在獲得〈Sugar Baby〉的〈Rough demo〉後,曾交由其公司的監制繼續製作此作品。總括來說,雖然音樂產品的質素有著不同層面,不同層次的評審角度,但作為小型製作公司,我們也認為製作的質素並不遜於市場中的一些大製作。將未完成的作品公開示眾,令大眾懷疑本樂隊及其成員的音樂製作質素,或多或少會影響我們的聲譽,而進一步的法律問題,在此我們不便過早評論,但保留追究的權利。

2. Redholic團長DT在個人Facebook說的「實驗非常成功」此言論,根據第1點,意思並不是有意製作出質素較次級的作品去作實驗,因為DT本人對未完成的〈Sugar Baby〉一曲會用作表演及拍攝MV的事並不知情,而且如果事前得知,當然會非常反對發佈這首歌。惟合約期後,本製作公司與FFx一方的公司的商業合作關係已結束,對〈Sugar Baby〉的使用方式及用途亦沒有參與或決定權。「實驗」的意思是在於,當我們「被得知」MV已發佈後,有感此歌曲被扭曲原意,製作質素亦不佳,故內心萌起一個念頭:既然這首歌的原版是Redholic製作,而Redholic第一首歌曲「女王萬歲」亦是我們親自製作;〈Sugar Baby〉 MV是$900低成本製作,而「女王萬歲」MV也是我們自己「掏荷包」低成本製作;究竟兩個MV比拚之下,「受歡迎」及「受關注」的程度會有多大差別。

「女王萬歲」

相信很多獨立音樂人、獨立樂隊都有此心路歷程, 大家都會用心地拍MV,用心地錄音,用心地創作,用最真心真意的態度去製作自己的作品,即使是低成本製作,也希望觀眾看到自己二百分的努力。然而,當歌曲或MV發佈後,滿懷歡喜地以為會有很多人認識自己的作品,欣賞自己的創作,實情卻是直到Youtube「執笠」那一天,都不夠人家一晚的點擊。所以DT說:「實驗非常成功」,但這不是讓我們沾沾自喜的成功,而是苦澀的自嘲。你又有沒有經歷過這種「唉,都話一早估到」的自我剖白,或是向你的音樂同路人或Band友訴苦?相信你會明白我們內心真實的感覺。

3. 最後,有人說這種近年不定時重覆的MK-Pop現象,反映了香港大眾對音樂的品味低下,聽眾只留意製作最差的作品,很少人欣賞花足心機錄製的其他作品。我們認為這現象不能只歸咎於聽眾,或音樂質素,近這十年急促興起的社交網站,愈來愈高科技的智能電話等等都是重要因素。欣賞音樂或其他類型藝術所需要有的「品味」,是需要空間去沈澱,去感受,可惜在「智能」的世代下,我們追求的不單單是「品味」,而是要「爆」,「即使有品味,但不爆,也不會有多少人欣賞」,這種想法,在「藝術館只有涼冷氣的人」的香港地更甚。但形勢並不絕望,現在仍有很多獨立音樂人及樂隊堅持自己的信念去創作,有愈來愈多的品牌會邀請這些單位演出,更有科技公司會撰寫Website及App去推廣獨立音樂,我們更相信仍有很多人都會去尋找具質素的歌曲。或許,Redholic都是其中一個同路人,我們更自稱是「自營」的音樂團隊,不只是獨立於世,更是入世的。為其他歌手及公司創作歌曲,承包歌曲的錄音及後製,就是我們「自營」-「自主營運」的意念,既是製作自己的音樂,亦會以音樂製作為本業,創作出符合市場需求之餘,亦有團隊特式的商業作品。大家可在網上搜尋,看看Redholic的團隊在生產怎麼樣的歌曲,〈Sugar Baby〉只是其中一首,還有不同的作品已經或即將推出。

聲明後,也要感謝很多朋友在我們的Facebook Page留言,鼓勵我們說:「首歌我都覺得ok ga」、「樂韻同填詞都好順口。」、「其實首歌本身冇問題。聽咗一次,可以係我個腦loop 咗幾日」、「look forward to seeing a cover of this song played by Redholic to show us how it should be originally. Cheer up」所以,為了讓大家感受〈Sugar Baby〉當初的構思,我們通了一晚頂炮製了一個revitalized version,更要感謝一班朋友主動找Redholic合作,包括: Heartgrey蘇子麟Gentlemen 、 小豬潤 Samuel [email protected] Studio、Fing、Sarina等等。希望大家感受我們製作音樂的認真,即使製作商業歌曲,原曲也是我們滿意及喜歡的!而且玩音樂,最緊要是「玩得過癮」!

事件或許即將告一段落,始終「即食」也是香港文化之一,但不要忘記繼續支持本地不同的音樂創作/製作單位,與及留意影響音樂界的不同事件,如西九文化區與街頭表演、港鐵古箏事件等等,不要讓香港變成文化沙漠,「窮得只剩下錢」卻沒有有質素的音樂讓大家欣賞!


 

作者簡介:Redholic紅迷樂團,成立於2014年初,為香港一女三男的樂隊組合,由主音:Selina紫晴、團長/吉他/Programming:D.T、吉他:堯、低音吉他:Mark Anthony W.組成。現為獨立音樂團體,風格以電子流行Electro-pop為主軸,成員身兼曲、詞、編、監多個角色,自行創作及製作歌曲。Redholic紅迷樂團 資料:​Facebook PageStreeVoiceiNDIEVOX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