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零

陳零

新媒體《一點》作者。Medium:https://medium.com/@zzzerochan;歡迎聯絡:[email protected]

2019/3/2 - 17:42

TC2 的暫別 — 盼撐小店精神可延續

岑蘊華說,這 14 年,最難得是遇上表妹(吳婉君)這位好拍檔。(眾新聞何君健攝)

岑蘊華說,這 14 年,最難得是遇上表妹(吳婉君)這位好拍檔。(眾新聞何君健攝)

TC2 Café & Workshop 結業的第二天,岑蘊華在忙著運走器材,一臉倦容,然後幽幽地說:「才(關店)兩天,前兩晚,朋友都來過,談起一些 shared memories,是有點情緒。結業是帶來了光環,昨天看 Facebook,大家都在談 TC2,一下子洗版,但再過兩天、一星期,還有誰會記起?」

開咖啡店不是一個 fantasy

TC2 宣布結業後,傳媒訪問浪接浪。有的寫「浪漫的衣車單人座」、有的寫「五區公投」籌備會議就在閣樓開,還有幾十場的音樂會、座談會、社區放映……看來點滴都驚天動地,幕幕趣味盎然。實情,那是把 10 多年最精彩的,放大、聚焦,就呈現最動人的情節。攤開這 10 多年,要多辛酸都有。

廣告

倒帶至 2004 年,岑蘊華說當時事業走到瓶頸,「傳媒做過幾間,電台、電視台,由新聞做到專題,由前線做到編導、監製。」工作多年,做哪行厭哪行,平常不過。然後,就想開咖啡店。誰沒想過?真偽文青都夢想開一家咖啡店,每天就是沖沖啡、看看書,與客人聊聊天。

岑蘊華說,當時見舊同事在柴灣經營飲品店的成功例子,於是跟舊同事吳婉君(表妹)談起,二人覺得不如一試,就四出找舖位。最初看中新蒲崗,是見該區寫字樓多,午市需求大,但主要是茶餐廳之類,就是缺了咖啡、三文治這種。小試牛刀,雖然沒有大富大貴,但總算摸熟門路。二人閒來聊著,卻都希望自己的咖啡店可以盛載文化活動。

那年是 2008 年,二人就去找舖位,結果看中了油麻地砵蘭街一個有閣樓的舖位。2009 年「五區公投」的籌備會議、2012 年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第一次會議,都是在那閣樓進行。

點點滴滴在心頭

點點滴滴在心頭

美麗初心 vs  瑣碎現實

然後,面對大幅加租,再遷來到太子柏樹街,同樣有閣樓,店面大一點,每層約 1,000 平方呎,也就更能體現「文化平台」的初心。岑蘊華說,跟表妺都不是那種把錢放到首位的人,所以居然選在生意理應最好的星期日,定期辦文化活動,譬如 band show、社區放映、舞台劇、舞蹈等演出及工作坊,另外又開放店內空間舉辦畫展和攝影展。

不說不知,舉辦那些 band show,他倆不但不收入場費,不收場租,還會給音樂人車馬費,岑蘊華認為那是對表演者的「尊重」。「把入場門檻降至最低,希望任何人都可以參與文化活動;來聽聽,不喜歡沒關係,但(給表演者)這個機會是很重要的。」不過,現實往往令他眼界大開:「香港有很多種人,有的(表演者)很重視演出,早一天來看場地,演出當天一早來打點、安排;但也有的,在演出開始前才到。」觀眾的遲到,才讓他慨嘆:「band show 遲到還可以理解,但做社區放映,影片都放了一半才來到,我就無法明白。」不收費,就不珍惜嗎?

更磨人的現實是,每天的營運瑣事。你以為開咖啡店會像小說《在咖啡冷掉之前》那般曲折離奇?又或是,每天看著不同客人的故事,然後當上《解憂雜貨店》那老闆角色?實情是,冷氣會滴水、渠會塞,寧願自己動手修也不想隨便找師傅來,然後出單出品埋單,愈旺人手就愈不夠。開店 14 年,初期每年就只放農曆年幾天,還是近年才實行周一公休。

「那衣車單人座的故事,的確像電影情節,第一次聽是很動人,但那些故事不會天天出現,都是經過年年月月才出一兩個的。」最累人大概是傳媒出身的岑蘊華,卻要兼任人事部經理,跟背景南轅北轍的樓面同事過招,還要學餐飲運作;更甚是:「每天都有新問題,每天都要想到辦法去解決問題。」

基本上,他倆甚麼到要做,表妹負責水吧和製作甜品,岑蘊華則主力沖啡,還會在啡上寫字,他說這個亦不能假手同事,因為是很個人、很「human touch」的事,也是 TC2 的 signature。他倆一個早班,一個收夜。14 年,實在夠累了,所以他們才覺得要趁租約屆滿,大廚做手術後要休養的時機,好好的休息一會。

2 月 23 日,不少熟客都來送別 TC2,當中包括不少傳媒人。(何君健攝)

2 月 23 日,不少熟客都來送別 TC2,當中包括不少傳媒人。(何君健攝)

人情價最高

暫時,TC2 落幕了。岑蘊華說,最難得是遇上表妹這位好拍檔,「自己感性,表妹理性,慶幸價值觀相近,而且互相信任,大家每天見面,都好像親人般了。」逢周日定期舉辦文化活動,為文化素人提供交流的場地,也讓二人感到意猶未盡。「TC2 只是擔當文化平台的角色,不是會令人成功的那種,而且每次活動來 30、40 人,也不會是憑他們來這麼一兩次,就可以推動香港的文化活動。」至少,他們曾盡過一分力。

最珍貴是這些年來,TC2 與同路人建立關係,「本來是 12 點關店,但有時朋友來,聊著聊著,最夜到凌晨 4 點,那是緣份。」岑蘊華說能在店內高掛「我要真普選」的標語,能讓同路人有「圍爐取暖」的安心,都是 TC2 存在的意義和價值。

他說 TC2 的結業,帶來了光環,讓大家有著一時一刻的情緒,會懷緬過去,又會說甚麼要撐小店云云,「有文化活動時會來一次,但其他日子的生意,卻是我們要面對的現實。」實情不只是 TC2,香港許許多多的小店,都總是在面臨結業,才迎來止不住的懷緬。

懷緬幾句後,可只是為了「打卡」?岑蘊華和表妹皆盼望,大家那支持小店的精神可以延續下去。

會再見的(網上圖片)

會再見的(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