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Whiskyfair Takao 高雄威士忌打狗群英會

2017/12/20 — 21:07

圖一:現場隨攝

圖一:現場隨攝

【文:Mr. J @ whiskiology】

從「高雄『打狗』群英會」回來近半個月,不少朋友已經寫了是次大型威士忌活動的回顧(例如:中文的有Patrick這篇,英文的有Angus這篇),Mr. J還是想微微一寫自己的會後感想。先講結論,這次是Mr. J近年參與不同地方的大型威士忌酒聚中玩得最開心的一次,搞手Michael有心有力;當然,若你問是否有可以改善之處答案是肯定的,只是瑕不掩瑜,作為兩岸三地第一次Whiskyfair,Mr. J想說這真是一次大成功!

廣告

記得去年香港Whisky Live後Mr. J曾寫道一個理想的大型酒聚該有的元素(Link),不妨繼續以這些元素作為是次打狗會的評價框架,當天寫下的七大元素為:(一)清晰的定位、(二)多而廣的酒款、(三)多向度交流、(四)廣闊的知識光譜、(五)浪漫與熱情、(六)充裕的時間、和(七)乾淨和充足的空間。下面我們逐點分析:

一、清晰的定位 –

廣告

通常這類大型威士忌活動可以粗疏地分為「普飲為主」和「珍飲為主」兩類型。前者多展示一些酒廠裝瓶的基本款,通常是付了一定的入場費後,就能「隨便喝、隨便試」所有基本酒款,這類all-you-can-drink/自助餐/喝到飽的酒會有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常常有人走來「買醉」,而並非為「品酒」而來的,他們追求的只是酒精,而不是酒中的美智閱曆。甚至聽聞有人會「多人共用」一張入場券,進進出出,輪流「飲到嘔」,沒格調得很。

這次高雄威年華就不同了,事前大家已從宣傳中得知參展的以IB、特別酒款、舊酒為主,與普飲款主導的酒會有別。加上主辦方已講明逐杯付款,把不少只是想以單一入場費來買醉的人「篩選」掉。清晰的定位,換來有清晰目標的觀眾,來的相信就算不是老手,也絕少是入門新手吧。雖沒有正式統計,但據連續兩天在場內目測,應該有1/6至1/5的入場朋友來自香港,這些與Mr. J一樣遠道而來的朋友,大都是資深飲家,會來大多就是為了單純對威士忌的熱愛,和想嘗試一些特別酒款的好奇心。加上,這次威士忌酒聚選點在高雄,對不少如Mr. J般的香港朋友來說也是相當吸引,畢竟大家普遍對台北已經非常熟悉,而平時又真是沒有什麼吸引人們特意去高雄旅遊的理由,所以這次打狗會也成為了不少人第一次踏足高雄的契機。

二、多而廣的酒款 –

這次參展的單位也算相當多元,除了廠牌代表外,還有代理商、獨立裝瓶商、亞洲不同地區的酒吧代表、專家私藏等。舉例有台灣本土的南投酒廠、瑞士Säntis Malt、瑞典的BOX、The Whisky Agency、Cadenhead’s、日本的信濃屋(Shinanoya)、Gordon & Macphail、Wilson & Morgan、Whiskybase、方酒坊、The Mash Tun、酒水沙龍、醉俠、威士忌專家Angus MacRaild與KC的私藏、 亞洲味蕾協會等等等等,多不勝數。參展商眾多,基本上每一攤都預備了相當海量的有趣威士忌款式讓來賓品嘗,而且價錢也屬相當合理,絕非普遍香港生意人的「賺到盡」所為。故此,在短短的兩天之內要全試場中所有威士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很多經驗豐富的威友都為之準備了不少分享瓶,將「奇珍異寶」裝回家再慢慢品味。

至於經驗較淺沒甚準備的朋友,主辨方也很照顧,現場有兩三攤也有分享瓶賣,價錢亦算非常合理。Mr. J本身帶了二三十個分享瓶去,但是發現嚴重不夠用,要在現場多買一堆,單從這點,是次高雄威年華在酒款的這標上絕對能獲得好評!(最終帶了近四十個分享瓶回家,要勤力點做功課了!)

三、多向度交流 & 四、廣闊的知識光譜 –

因為參展商的負責人或旗手多數在場,讓來賓有很多直接和他們交流的機會。香港近年的大型酒會,站在攤檔的很多時只是市場推銷員或幫忙倒酒的女模,多數本身是威士忌新手或外行人,基本上都不能解答來眾對威士忌或其市場的疑問。加上,這次打狗會的大師班/達人講座(master class)也是強者如雲,當中不乏蘇格蘭雙耳酒杯執持者(The Keepers of The Quaich;不了解Keepers是什麼的可讀德夫兄這文章),或一些國際威士忌大賽的評審,他們在授課後也繼續留守攤檔幫忙,令到參與者有很多可以從下而上發問的機會,讓威友們能從專家和業者身上聽到他們第一身的見解和想法,豐富了大家對威士忌的知性認識。

圖二:第二天早上10:30am的第一堂大師班,由Cadenhead負責人Mark Watt主講

圖二:第二天早上10:30am的第一堂大師班,由Cadenhead負責人Mark Watt主講

Mr. J參加了其中的三場講座,分別是Angus、Cadenhead、信濃屋。關於這幾堂master class的見聞不少,難以盡錄。有一點較有趣的是當信濃屋北梶剛先生在他那場master class中提及他們酒標中的細微設計,Cadenhead的Mark Watt在另一場表達了完全相反的看法,明言我們不是在「喝酒標」(He said, “You don’t drink packaging, so why pay for it?”),應著重的是酒本身的質素。Mark還提到由於在現行法例上並沒有針對「原桶酒精強度」(cask strength)的限制,有些酒商即使在加了水稀釋之後,還是在裝瓶時標示著CS,令人難以分辨。可惜當Mr. J問及有哪些廠商有在做這類行為時,Mark表示那是「不能說的秘密」(emm,也對,那些我們私下再聊吧)。此外,他還表示特別痛恨那些對威士忌作冷凝過濾的人,甚至笑言「”people chill-filter should be shot”」!而Angus那場也分享了一些對新舊酒之別的看法,有空再另文分享。

圖三:威士忌專家Angus MacRaild的大師班門票最早賣光

圖三:威士忌專家Angus MacRaild的大師班門票最早賣光

五、浪漫與熱情 –

正如去年的文章所言:「一個理想的酒聚應能讓參與者感受到嘗酒的愛與情。」這點雖然抽象,但是人在現場的話,又應該不難判別。兩天與不同業者和愛好者交流想法和意見,感受到他們那種對威士忌的熱情實在令Mr. J很感動。譬如說對造成新舊酒風味分野的思考、改變製程的複雜影響、憑少量資訊判斷出某支隱世威士忌的背景等等,這些絕對是狂熱份子才有的質素,那些從「一天雞精班」出身、茅塞未開的當然望塵莫及。

是次高雄威年華,也讓Mr. J有機會和很多在網上交流已久的台灣威友相認,得到東南西北各方友好的熱情招待實在太感激了(你們要忍受Mr. J的爛國語也辛苦了)!不少台北酒友告知他們乘高鐵到高雄需要的時間其實和我們從香港乘飛機來的時間差不多,所以來的絕多數也是有心人。本月初《明報》世紀版專欄,居英的亞然有篇文章寫道何謂真正喜歡某事情,他指出「無論什麼事,只有上了癮才算真正喜歡,才能深入鑽研。上癮嘛,就是日思夜想、不做不舒服的感覺,會想做得更多做得更好,了解得愈深入就會愈興奮」,Mr. J完全同意。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與高手們過招讓人有知性競技的滿足,從業者身上探究到書本上不能印出的祕聞亦令人興奮,是次打狗會確實讓人感受到不需濫用淒美修辭的威士忌の浪漫。加上,場內海量的珍異酒款(不只是如「輕井澤」、「Rosebank」這些已關酒廠中的「大路嘢」,而是那些即使在拍賣會也近乎絕跡的稀寶老酒),能一試這些和璧隋珠,絕對千古一時、超宙交感!

圖四:手持一支年紀較Mr. J太爺還要大的真‧舊酒,剎那感動不可言喻

圖四:手持一支年紀較Mr. J太爺還要大的真‧舊酒,剎那感動不可言喻

六、充裕的時間 –

以往如世界各地所辦的Whisky Live活動中的大師班多為45分鐘一堂,在極短的時間內要品飲6-7款酒實在太走馬看花了。這次威年華的大師班為75分鐘一堂,讓人有較充愈的時間仔細品嘗各個酒款。加上酒聚足足有兩天時間,除了讓來賓有足夠時間去消化酒精以外,還可慢慢和威士忌的業者多多交談。多多了解最新的市場資訊,和吸收來自不同威友的威士忌知識,是次高雄威年華在這點也是辦得恰到好處!

七、乾淨和充足的空間

Mr. J過往已經講過多次,辦大型威士忌活動其實不一定需要金碧輝黃的場地,正如Mark Watt所說我們不是喝酒標一樣,我們也不是在吃場地,只要空間足夠、乾淨沒異味就可以了(如香港Whisky Live由Asia Society移師九展Mr. J也認為應給個讚)。這次高雄打狗會選了高雄85大樓的74樓觀景台層為聚會場館,U型走廊設計夠闊,即使在人多時也有足夠空間讓人穿疏。據搞手Michael所講,場地負責人原先對協辦這個活動抱著很大懷疑,甚至如小至冰櫃這些配套都有交涉很久才能幫忙設置,主辦方的努力大家都看得見。

選址85大樓對我們這些「香港仔」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在大樓之中和附近已有不少旅館、酒店供人選擇,當中有平有貴,隨君喜好。更重要的,是離高雄機場只需10多分鐘的車程,一個字:方便!

最後

綜合以上幾個評價範圍,第一屆的高雄打狗威年華可謂相當成功!最後多寫幾點雜記,有褒有貶,望為酒聚的細節作一個小回饋。先講入場費,由於是次屬逐杯付款而非「飲到飽」的活動,入場只需台幣450,相對很便宜,還要附送一隻正牌Glencairn聞香杯(過去部份酒展送的只是「仿製杯」,質素參差),加上一條貼心的20ml刻度線,不怕「被偷工減料」,省減紛爭,大讚(雖然若附上掛杯的帶子會更方便)!二論大師班,這次酒會大師班的場地很差,主要是因為並非於獨立房間中上課,只在場館的角落進行,甚至連圍板也沒有,除了會場本身的背景音樂之外,附近人們的喧鬧也成為極大的噪音滋擾,像第一天上Angus那堂時,有近半時間Mr. J都聽不到他在說甚麼。此外,現場的音響設備也不合格,第一天已知道咪高峰壞了,第二天竟然還沒有修正這個問題,老實說是讓人頗意外的。

加上,負責信濃屋那堂大師班的翻譯小妹似乎不太明白自己在講甚麼,有點「照稿讀」的感覺,整堂參與者和北梶剛先生都未能有太多交流,實在可惜。三論「洗杯服務」,本來聽說有現場洗杯服務時大家都覺得主辦方很貼心,可惜給負責提供服務的酒店員工搞砸了,相信有使用過此服務的朋友都有同感,就是杯子洗完後「很臭」,原因是那些用來「抹乾」的布本身有很強烈的異味;對Mr. J來說,威士忌是聞香佔八成的品飲類別,抹杯後有臭味實在不能接受,最後大家都放棄這個而自己洗杯子了。當然,如文首已說,這次打狗會優點很多,絕對是瑕不掩瑜,這些小回饋只是希望能幫助此活動更上一層樓。據Michael說下年會有更多參展商參與這年終高雄威年華,Mr. J大力推介啊!

 

高雄打狗威年華相集@WhiskiologyLin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