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同僚護短與公義之間的倫理角力

2017/2/25 — 17:11

七警

七警

七警案罪成,警方非但沒有向公眾道歉,更在 2/22 晚舉行特別會員大會。更令人驚訝的是,這次集會逾三萬人參與,當中更不乏現職警務人員。

毆打他人本屬嚴重罪行,警察知法犯法,更為罪加一等。正常人絕不會支持這種違法的暴力行為。然而,今次警方卻不怕招惹輿論反彈,公然聲援同袍七警。難道這些警察都發了瘋,要向公眾與司法宣戰?

坊間輿論普遍也傾向這種解釋,認為警方就是公然漠視法治與公義。不過,這真能全面解釋警方的舉動嗎?還是,警隊內部一直醞釀著某種與公義潛在角力的倫理觀念,只是今次碰巧浮上枱面?

廣告

七警化身為警隊英雄,曾健超成宣泄點

警隊是典型的制服部隊,素來推行集體主義,重視團隊精神。在中國文化社會,警察同僚之間更包攬一股江湖義氣的兄弟情懷。自雨傘運動開始,一直盛傳警察內部承受巨大壓力。許多警員都為前線同袍受辱罵,又不被公眾諒解而深深不忿。

七警遭曾健超淋水而報復還以私刑。在公眾眼中,這是濫權犯罪。但在警察同僚眼中,卻是為自己人深深出了一口氣。說穿了,在今次事件,曾健超成為整個警隊的宣泄點,近年警察積累的所有怨憤與不滿都投射在他一人身上。

廣告

在這視角下,七警非但不是損害警隊聲譽的害群之馬,反倒化身為警隊英雄。因此,七警落得革職的下場,一眾警員感到的是驚訝、憤怒,而不是罪有應得。然而,我們的法治與常識觀念都在指明,七警所為是明明白白的犯罪。為何眾警能夠如斯顛倒是非,無視法治與公義,不惜代價也要為同袍護短?

警察同僚護短與親親相隱

這不禁令我想起儒家的親親相隱。親親相隱出自《論語.子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孔子認為,縱然父親偷羊,但身為兒子,就不該指證父親。儒家主張推己及人,認為倫理建基於人與人之間的情義關係,而非抽象的客觀原則。父子在日常生活中,建立了共同的情義與彼此忠誠的義務。因此,當兒子將父親視為與自己無關的「公民」,要盡「公民責任」檢舉父親違法之舉,便有違倫常道理。

將這種理路套用在今次事件裡,便能解釋警案同僚之間的情感牽絆:七警雖然違法,但身為他的同袍,物傷其類,對他如今的處境與壓力感同身受。此時,同僚不聲援扶持,更待何日?

當然,在如今法治社會裡,這種兄弟情義的倫理觀念,普遍被視為違犯普世的公義價值。一些自由主義哲學家也認為,兄弟情義無法凌駕普世價值:縱然我們承認人倫之間的私人領域裡,確實存在著特殊的義務;但在公共領域裡,普世原則還是遠遠優先於 (override) 前者義務。所以,警察同僚的聲援非但不被公眾理解,更被看作漠視法治與公義。

一些延伸的哲學討論:社群的特殊義務與公正無私

不過,假如我們承認一些藍絲與撐警者真誠支持或同情七警,並審視他們的言論;不難發現他們的言論中不乏日常的報復觀念(先撩者賤,打死無冤)與「親親」的倫理觀念(警察同僚明白與同情七警的處境)。

事實上,親親相隱與普世原則的價值衝突並非如我們想像中那麼容易解決。有些學者主張,只要我們區分「公/私」領域,在公共領域裡秉持無私的普世價值,維持社會公義;然後將「親親相隱」的人倫觀念局限在私人領域內,便能消解兩者之間的矛盾。

不過,問題卻沒那麼簡單。

第一,「公/私」領域在當代社會逐漸模糊,公私德的區分也因而受到影響,要什麼時候放棄人倫道德,堅持普世價值,越來越成為道德兩難。

第二,則牽涉深刻的道德心理學問題。人類學家費孝通先生便以「差序格局」解釋 ,中國文化的倫理觀念建基於親疏遠近的人際格局,「我們的格局不是一捆一捆紮清楚的柴,而是好像把一塊石頭丟在水面上所發生的一圈圈推出去的波紋。每個人都是他社會影響所推出去的圈子的中心」,這構成了「中國社會結構的基本特性」 2  

換言之,我們的道德觀念不是建立在抽象普遍的客觀原則,而是在日常生活中,我們與親近的人相處,才逐漸建立起一套人倫與道德價值觀(這也許是一些人無法理解超越報復機制的法治觀)。當然,時至今日,越來越多人受到西方的法治與道德觀念影響 3 ,視這種「親疏有別」的取態為落後的道德觀念,是人治的源頭。

不過,我們真的變得那麼公正無私嗎?我經常愛舉兩個例子:如果你見到好友考試出貓,你真的會舉報他嗎?日常生活裡,我們有否試過明明覺得朋友做錯,但仍然會向對方說「你是我朋友,我一定撐你」的話?當中到底蘊涵著什麼道德觀念?

大是大非面前,如何諒解?

當然,在大是大非面前,我們自然有很強的理由說明應該遵守法律。七警不單只打人,更涉及濫權、私刑、知法犯法等嚴重罪行,實在沒有理由同情他們。若然同情甚至包攬他們的行為,只會破壞香港社會長治久安的法治系統,後患無窮。

眾警顧及兄弟情義,物傷其類,也許是人之常情。但警察也是公民,香港社群的一份子。從這個角度出發,也許便能明白我們這班無權無勢的公民為何如斯義憤與擔憂:如果警察可以因為壓力而濫用私刑,那麼公民的人身安全何在? 如果連這一點也不瞭解的話,更不可能要公眾理解你們。

延伸思考:道德兩難

最後,讀者不妨思考以下的道德兩難:假如下次我們遇到的事情,對錯差別並非那麼顯然易見;那麼我們應該遵守同伴間忠誠的特殊義務,還是遵循普世的道德原則,大公無私地行事呢?

註腳

[1] 費孝通的「差序格局」譽為理解中國傳統社會人倫關係的經典。不少著名學者引用其觀點,如余英時、梁漱溟、錢穆等等。

[2] 費孝通:《鄉土中國》,北京:北京出版社, 2005 。 

[3] 這種解釋不一定正確。一來「中/西」的區分很含混;二來西方世界裡,顯然也有許多人秉持「親親」的觀念。當代西方哲學界裡,社群主義興起也帶來了相關的道德爭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