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逆權時代看政治哲學入門書

2019/8/22 — 9:36

(一)前言

本文的對象是香港人、台灣人及其他能讀中文繁體字的人。

逆權(即反極權)需要文辭和論述,一年不會完。

廣告

文辭和論述,對於預備記者會、文宣、平日討論等等,都有用。此外,在機場等地方都可讀哲學,特別適合「和理非巴絲」 (brothers and sisters who are more inclined to take part in protests that are peaceful, rational, and nonviolent) 。

本文介紹幾本政治哲學(簡稱「政哲」)入門書,供諸君按圖索驥,隨心借閲或購買好書。文章頗長,趕時間的讀者可直接看第二部分(「重點推介」)。

廣告

如讀者已研讀兩本好的入門書,你很可能會發現,對於「香港要安定繁榮不要亂!」、「不愛國是喪心病狂!」、「示威者不知所謂,侵犯我返工(上班)權利!」等立場都可以十分具體地、輕鬆地反駁,更有助讀者建立整套關於政治、社會與個人責任的看法。

(二)重點推介

1. Jonathan Wolff, An Introduction to Political Philosophy(3rd edi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5)

(1) 難度(對大學新生來説,下同): 2 分(5 分最難)。有中譯本,但最好讀英文原文。

(2) 概述:筆者教學重用此書。此書廣爲英、美、澳、加等地的大學採用。它的特點之一,是首先深入討論國家政權的合法性——基本問題是:政治權力所爲何事?然後討論爲何要有國家、爲何要服從國家法律、誰能當統治者。全書 6 章,單是直接回應這些問題,已佔 3 章,其餘章節分析言論自由、產權、國際公義等問題。

全書故事性強,層層遞進,趣味盎然,又條分縷析。筆者與 Prof. Wolff 不算熟悉,但有數面之緣,也討論過。他是個把握重點能力很強的人。

(3) 關於香港 — 寧願上班、不顧公民責任?

讀 Wolff 此書,對公民責任、法治、國家爲何存在、財產權等等有更深刻的反省。例如在香港,示威者發起各種不合作運動,其中一個運動是令港鐵服務在上班時間受阻。設想以下對話:

你(同情示威者):「發起不合作運動,目的是增加執政者管治壓力、使它改變,否則它只會會繼續鄙視民意。」

堅持上班者:「與我無關!我的上班權利無人可以剝奪!」

你:「你也可以説,你有絕對的財產權,所以政府不能逼你交稅吧?你有絕對的自由,所以政府不能要求任何市民做陪審團吧?爲何市民有責任交稅、陪審團?合理解釋是:市民要分擔公民責任,不能只顧自己。反暴政也是公民責任,大家必須合力阻止政府鄙視民意、濫用法治。如果你認爲自己沒有公民責任,那麽當你遇上交通意外時不要求救,別人沒有公民責任去救你。」

討論當然可繼續。補充: (i) 有些政黨透過戰爭(例如内戰)奪權,但是,把政權拱手相讓於別人就夠和諧了,何樂而不爲?它們卻選擇了戰爭,之後,它們(和它們的附庸)批評示威者「摧毀」社會。這樣是否合理? (ii) 令鐵路服務受阻(如只有一小時)是否有效的不合作運動? (iii) 交稅原是公民責任,但是罷交稅可以是不合作運動之一。

請讀者自行判斷。

2. Amartya Sen, Development as Freedom  (Alfred A. Knoff, 1999)

(1) 難度: 2–3 分(5 分最難)。此書有中譯本,但讀英文原文更好。

(2) 概述:讀者或覺奇怪,明明是諾貝爾經濟學得主 Amartya Sen 的經典之作,怎會是政治哲學入門書?可是,如讀者想獲得一個關於經濟發展、自由、民主等議題完整而清晰的構思,這本書是不容錯過的。跟許多經典著作不同,大學生通常覺得此書不難讀(高中生亦可一試)。 Sen 的討論平易近人、資料翔實、思路敏捷,更成一家之言。這類書很少。

此書涵蓋了許多經濟哲學和政治哲學的核心問題尤其是:何謂發展?發展是爲了什麽?

Sen認爲,發展的最終目的不是繁榮,而是要極力保障和促進每個人的自由,特別是政治自由(例如參與政治和社會政策制定的自由),以及人生中的基本自由(例如可選擇不餓死、選擇職業、選擇信仰和配偶等自由)。留意:要保障和促進的是每個人 (each individual) 的自由,而不是多數人 (most people) 的自由(例如面目模糊的「廣大人民的自由」)。

作者認爲,要保障每個人人生中的基本自由,政治自由是極爲重要的(詳見此書第六章和第十章對民主的討論)。原因之一是,不民主的政府可蔑視沒有政治參與權(即「話事權」)的市民的基本自由,更有甚者,政府可任意詮釋人類需要什麽。

賺錢、繁榮本身不是目的;它們只是保障和促進每個人的自由的其中一個重要途徑而已。據此,即使一個國家或城市的財富足以傲視全球,人民卻不一定充分享有自由,其發展模式甚至可能嚴重錯誤(讀者可思考中國有沒有這問題)。反過來説,一個國家即使算不上很富有,它的人民卻可享有各種自由,享受較佳的發展模式(讀者可思考台灣是否好例子)。

(3) 關於香港 — 逆權的最高目的不是復仇,而是爭取每個人的自由:

建制人:「香港要繁榮穩定!你們害死香港!」

逆權者:「繁榮穩定的目的是什麽?就是保障每個人的自由,讓每個人自由發展。逆權的最高目的不是復仇,而是爭取每個人的自由。」

建制人:「你不喜歡香港就離開,不要搗亂!」

逆權者:「只有奴才和犬才默默承受政府剝奪自己的自由。我提兩點。第一,《送中條例》修訂嚴重威脅香港人的言論自由,幾乎獲通過,最後是政府欺善怕惡才放棄吧?如果香港政府是民主的,它要等待 200 萬香港人上街才知道自己不能爲所欲爲嗎?第二,爲什麽香港人要接受耗資 10,000 億港元的東大嶼計劃、超過 1,400 億元的機場第三跑道等等工程計劃?狂發展經濟、追求大灣區『高級消費悠閑區』的氣派,很有品味嗎?爲何香港從來不考慮像德國的柏林 (Berlin) 、荷蘭的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芬蘭的赫爾辛基 (Helsinki) 那樣,文化發展與人類閑適並重,又鼓勵市民在都市發展政策上的參與?難道香港人天生就沒有文化才華?」

建制人:「你們再搞事,等軍隊來收拾你們我就心安!」

逆權者:「你很喜歡執政者用恐懼去統治吧?八九那年,你肯定站在軍政府那邊吧?」

討論可繼續。讀 Sen 此書,會對何謂發展、何謂自由、爲何要民主等有更深刻的理解。筆者也佩服 Sen 寫得一手精煉有力的英語。

3. 周保松,《政治的道德:從自由主義的觀點看》 (增訂版,中文大學出版社, 2015)

(1) 難度: 2 分(5 分最難)

(2) 概述:此書筆觸細膩,不難發現作者下筆時字斟句酌。這書不難讀,但書中值得思考的細節很多。作爲政哲入門書,它在中文學界應是數一數二的。

其實此書不僅爲入門讀者而寫;它勾勒出一個自由平等主義者(即英語政治哲學界的 liberal egalitarian)的觀點。簡單而言,作者思考的核心是:如果我們把自己和其他市民看作自由、平等、有尊嚴的人,那麽我們需要怎樣的政治制度和經濟模式?市民要如何一起生活?要接受財富和政治權力分配的嚴重不均嗎(像香港目前這樣)?作者認爲,從自由平等主義者的觀點看,財富和政治權力分配的嚴重不均會損害市民公平參政的機會、公平接受教育的機會、公平選擇生活方式的機會。

此書從政治道德(political morality)談起(有需要指出政治道德的重要,是因爲不少人認爲政治沒道德可言),逐步討論自由與幸福的關係、人權的價值、平等與公正的關係、市場存在的目的等,最後討論自由的實踐,尤其是自由和民主對香港和中國内地的意義。

依筆者見,書中許多例子都不容易過時(你可説這是香港和中國等地的不幸)。

(3) 關於香港 — 兄弟爬山,互相 diu7 [1] ? 

香港處於急劇變化。目前,周教授的論述方式在香港的公共討論中無疑屬於少數。他的文體雅正,跟「連登香港語」固然極為不同,但筆者更想説另一點。執政者面善心狠,令警民彼此視為仇寇,即使是逆權同路人,亦容易互相指責、不肯檢討(兄弟爬山,互相 diu7 ,漁人得利)。周教授娓娓道來、樂於溝通的態度易被當作過時。但是,捍衛香港核心價值(自由、民主、法治)的同路人不妨注意:我們難免對逆權方式和個人生活方式有不同看法,這正好説明了自由和多元生活對香港本來極重要(核心價值如此)。面對看法不同的逆權同路人(和沒有埋沒良知的人),何不惦記李小龍愛讀的老子的一句:「上善若水。」

(三)  另外 4 本入門書(概括介紹)

除了上述特別推薦的3本書著作,讀者可選擇另外 4 本:

1. David Miller, Political Philosophy: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難度:2分。此書有中譯本,但讀英文原文更好。

概述:讀者如覺得上述兩本英語入門書難明,這本小書就不容錯過了。它涵蓋了許多重要的政治哲學課題,包括政治權威、民主、自由、公義、女性主義和民族主義。Miller文筆流麗,深入淺出之能力強,這應該都是學界公認的。Miller也常把自己的文章給後輩評論。筆者覺得這是可貴的。

2. Ian Shapiro, The Moral Foundations of Politics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2)

難度:4–5分。

概述:此書較難讀。不過,作者對現代政治的特質、效益主義、權利、馬克思、社會契約、民主等都有深入剖析。尤其難得的是,作者的論述絕不限於哲學論證;他在數據和歷史事實等都有扎實的研究。在學界裏,Shapiro不僅是個傑出的政治哲學學者,也是個一流的政治學家 (political scientist) 。

3. Will Kymlicka, Contemporary Political Philosophy: An Introduction (2nd edi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2)

難度:3–4分。此書有中譯本,但讀英文原文最好。

概述:喜歡嚴密的哲學論證的讀者不可錯過此書了。雖然論證密集、排山倒海,但作者的行文工夫極佳,能把複雜的理論井井有條地表述。全書以8個當代政治哲學課題為主軸:效益主義 (utilitarianism) 、自由主義者的平等觀 (liberal equality)、放任自由主義 (libertarianism)、馬克思主義 (Marxism) 、社群主義 (communitarianism) 、市民理論 (citizenship theory) 、多元文化理論 (multiculturalism) 、女性主義 (feminism) 。細心閲讀,既能深入理解當代政治思潮,亦能學習虛心思考各門理論的正反立場,不急於求成。

4. Steven B. Smith, Political Philosophy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2)

難度:3分。

概述:此書甚似西方思想史故事書,極有趣味,讀者可嘗試鑒古知今。讀者如不欣賞英美政治哲學家普遍側重分析、未充分考慮哲學理論背後的歷史脈絡,這本書便尤其珍貴了。作者娓娓道來,議論蘇格拉底 (Socrates)、柏拉圖 (Plato) 、亞里士多德 (Aristotle) 、馬基雅維利 (Machiavelli) 、霍布斯 (Hobbes) 、洛克 (Locke) 、托克維 (Tocqueville) 等政治思想史上劃時代人物。筆者約於 2004 年在台灣中研院聽過 Prof. Smith 的演講,依筆者所見,他欣賞政治思想史家伊撒伯林 (Isaiah Berlin) 多於(或遠多於)側重分析和推論的英美政治哲學家。

附錄:政治哲學多餘?

見過不少專業學者對政治哲學近乎零認識,但認爲政治哲學多餘。他/她們甚至認爲哲學完全是多餘的,然後提出某些哲學觀點(例如某種相對主義)作解釋。一面輕視哲學、一面提出自己的哲學觀點和論證,筆者通常一笑置之!

此部分旨在和有心討論的人討論。

指政治哲學多餘的人通常認爲:所有判斷(至少是道德上的是非判斷和各種價值判斷)都是純主觀的,或人類憑良知和理性就很容易判斷是非。因此,政治哲學顯得十分無謂。

這種立場有多可靠?先看以下幾點:

  1. 警方聲稱沒有看見一群在大庭廣眾手持木棍的人持有武器
  2. 數名男警員對一名女示威者上下搜身
  3. 總督察在警署外對市民竪起兩隻中指

以上情形都在香港發生了。讀者大概會同意,憑良知和理性,我們不難明白上述言行不當並可恥;除非,那些手持木棍的人全部是香港棒球隊隊員、該女示威者是 John Wick 、該總督察的左右手天生畸形等等。當然,如要充分説明上述行爲錯在哪裏,就不得不條分縷析了。

留意:若果我們憑良知和理性便能(不太困難地)達至某些可靠的、大家應接受的道德上的是非判斷,則我們應否定上述「所有判斷(至少是道德上的是非判斷和各種價值判斷)都是純主觀的」這一點。因爲,大家都應該要接受的道德上的是非判斷,當然不是純主觀的判斷 [2]

再說,憑良知和理性去判斷的人本來就有各式各樣的想法。看以下幾點:

  1. 愛國是道德責任(無論是哪個國家的國民)
  2. 每個市民都必須到衝突現場參與逆權運動
  3. 民主政府一定比非民主 (nondemocratic) /局部民主 (quasi-democratic) 政府(例如新加坡)要好

跟之前的不同,對於這三點,即使憑良知理性地討論,人們仍有許多合理的爭議。假如你不是個獨斷的人(像暴政者那樣),你還是可以提出理由、一步步闡述自己的立場的。對這些政治議題討論得越深入,政治哲學的深度就越夠,所得出的結論(如能得出可靠的結論)便越是可靠和扎實。讀者如肯耐心閲讀政治哲學著作,自然有此體會。

簡言之,認爲政治哲學多餘的人通常認爲: (i) 所有判斷(至少是道德上的是非判斷和各種價值判斷)都是純主觀的,或 (ii) 人類憑良知和理性就很容易判斷是非(例如關於政治上的是非)。筆者已嘗試説明 (i) 和 (ii) 皆難以成立。

最後補充:

  • 以爲讀了政哲就明白政治(無需看其他學科的著作去理解政治與社會),或以爲政哲與其他學科可截然而分,都是説不通的。
  • 不過,如從沒認真讀過一本政哲入門書,就鄙視政哲甚至哲學内所有學科,則本文於閣下無益;像獨裁者一樣的讀者,即使平日顯得體面甚至聰明,他的閉塞是無藥可醫的。
  • 哲學與文學宜慢讀;速讀是病。

另,在中文學界,能介紹政治哲學的學者大有人在,不只筆者一人。此外,由於學力所限,筆者只能閲讀中英文著作,也未能論及歐洲各派政治哲學,在此表示歉意。承蒙王偉雄教授約稿和指正。

註:

  1. 台灣等地的讀者可查維基百科去理解「diu7」之意。
  2. 除非我們居然碰巧都純主觀地做出相同的判斷。在此,筆者未否定道德判斷歸根到底有沒有主觀成分。讀者可參考 Gowans, Chris, "Moral Relativism", The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Summer 2019 Edition), Edward N. Zalta (ed.)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