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注

2019/1/21 — 13:26

意志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在他的巨著《作為意志與表象的世界》中,正說明了人類生存意志的困擾。意志(Wille)是一種不能被克服的東西,意志是生命問題的根源。我認為,叔本華的說法不無道理。人生痛苦種種,正是由於這意志。這或許也你是你生命體會:人大了,世上能夠真正滿足自己的就越少,讓自己感到驚喜的更少。面對這窘局,有人追逐名利物質,但這絕對不是出路。

意志不能被滿足。所謂「滿足」,乃是一種容易令人誤會的概念。人們以為,只要意志得着甚麼,達到某個境地,就能功德圓滿。不。意志不滅。成功過後的快樂往往瞬間即逝,接下來的卻是漫長的虛空。意志吞噬一切。這正是許多基督徒的弊病。雖然外表行為好端端的,但內裡的意志與慾望,卻痛苦地主導着自己 — 哪怕這意志本來渴求某種善意的追求,但意志卻追逐不捨,最後,善意的事情,卻往往造成惡意的結局。

廣告

意志一直都在。其中一個出路,正是佛家所講的「無慾無求」。這種自我約束的苦行,確實能夠減輕意志的力量,讓人離開意志的苦楚。然而,這不是真正的出路。如果意志不滅,它最多只能被減輕,卻不能真正被消滅。我想,這解釋,為何真正「成佛」的人少之又少。

重點不是消滅意志,而是讓這永無止境的意志,投放在一個永無止境的大海洋 — 永活的上帝。

廣告

詩篇四十二篇說:「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這飢渴,乃是一個永無止境的渴求,正如叔本華所描述的。不過,我不是說「意志唯有上帝才能滿足」的舊調。雖然這句話是正確的,不過,它卻是一生之久的事情。永無止境的意志,面對永無止境的上帝,這滿足與灌注也是一生之久。

因此,我們不要妄想以為一兩次默想或感受,就已經被上帝滿足,或得着了甚麼。這只是一種宗教情感。這宗教情感只會關掉這一生之久的瓶蓋。這樣的渴想上帝,只會成為另一種執念的意志。因此,不要以為自己靠着默想能夠得着一個上帝。上帝一直都在。上帝不是你意志的另一種對象。

在生命當下的每一刻,重點不是滿足,而是專注。意志不能被滿足,只能被專注。意志恍如心裡的一團火。永不止息,卻一發不可收拾。你不能熄滅它,卻能讓它集中在一點。甚至,使它聚焦在一個向着永恆的方向。我們不能觸摸永恆,卻可以朝向一個永恆的方向。不可見的上帝乃是意志擺放的方向。我們不能觸摸上帝,我們只能校對意志的方向,讓這無止境的意志向着一個無止境的方向。

默想,正是一種專注。禱告,就是一種生命的專注。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