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力就是暴力 港大宿舍事件與同性戀何干?

2017/4/11 — 13:38

這幾天港大事件引起熱烈討論,有人討論傳統的舍堂文化,有人討論性暴力的問題,但我感覺很少人討論一個問題:這是否性暴力?

其實性/別學者一直討論究竟應否將性暴力與其他暴力分開處理,因為有人認為性暴力將性特殊化,這使得性在暴力事件中突顯出來,在這性壓抑的社會下只會延續「守身如玉」的心理,使受害者在性侵後的受害心理更為為加強,所以有論者認為暴力就是暴力,無須單單將性暴力拿出來分拆處理。但亦有女性主義者認為在父權社會下將性暴力視為一般暴力事件,只會使男人得利,使男人無所畏懼繼續迫害女性,所以必須延續現時的法律,甚至爭取加重性騷擾和性侵害的罰則。

我認為最少要認同的一點是,並非所有與性和性器官有關的事件必定為性暴力事件。我們應檢視多種可能因素,包括當事人(在此事中被陽具打頭的人)有否感到受害受辱、此事是否出於暴力威嚇,而牽涉此事件的人是否出於滿足自己性慾意圖而作出此事,這些都是應檢視的因素。有人以此事已被警方調查來引證此事件為性暴力;但請留意,報警的並非大家眼中的「受害者」,而是一般大眾,稱「發現網上有片段流傳,懷疑有學生被不恰當對待」才報警。警方現階段也只將此事列作「求警調查」,並未列作任何刑事案件 1 。

廣告

另一點值得留意的是,很多人認為對同性做出滴蠟、以陽具打人頭者便是同性戀者,皆因在他們腦中,同性戀者的定義是對同性作出任何性行為的人。但這種行為是否真的代表是性行為呢?滴蠟一事的起源是針對下莊/新人的行為,並非針對他的性傾向,或是基於自己的性喜好而作出此事。

事實上,這種針對同性的行徑時有發生,學校間有大量 HAPPY CORNER 、「偷桃」、「坐大脾」的情況,男童院也經常聽到欺凌事件,乃至發生強迫作口交、肛交,但做出這些行為的不一定是同性戀者,不少異性戀者都有參與其中,甚至享受此種羞辱同性的行為。一些研究發現,其實這些看似同志的行徑實則是恐同者所為,以異性戀男性間厭惡的同性性行為欺壓同性,從而鞏固陽剛氣質和異性戀身分,這些情況在單一性別的場合下最為常見 2

廣告

不過,有趣的發現是,普遍大眾都拒絕將「異性戀」視為問題根源,不會將犯事人視作異性戀者,更將此事定性為同性戀者所為。近來的人獸交案件就指犯事者為變態、熱愛人獸交,但有趣的是他其實有多重身份,他也有異性愛的家庭生活,卻沒有人會出來指指點點,說異性戀者便會作人獸交之類。但為何今次港大事件,大家就那麼想當然地標籤是同性戀行為?其實這反映了將人作身份的桎梏與標籤。一個人有多重的身份,這些身份可能會互重疊,或會改變。暴力就是暴力,為何我們必須將暴力分類為同性戀或異性戀所為?對同性有情慾也不必然是同性戀,情慾從來不是鐵板一塊,現實是情慾世界遠比想像中複雜。

最後,其實拍片者對各方的傷害也很大,因為拍片者在大眾不知道事件脈絡下公開事件,使人定性此事為性暴力。我不知道拍片者公開此片段的動機,如果想舉報的話,為甚麼不直接報警,而是將影片公開,任由網民作「網絡判官」?若果拍片者是抱着炫耀的心態上載影片的話,那實在太不尊重影片中各方的私隱了。

註腳

[1]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70406/bkn-20170406141136094-0406_00822_001.html
[2] http://journals.sagepub.com/doi/abs/10.1177/074355841141295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