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黛嫚作者本人也不會答的DSE中文考試題目? 談文意測驗的合理性

2018/4/13 — 16:57

近日香港 DSE 中文科閱讀卷考試選考了台灣作家林黛嫚的作品〈孤獨的理由〉,一連考了二十題。作家本人在臉書上表示,很多題目連自己也答不出來,因而引發一連串討論。許多人認為連作者本人都答不出來的題目,實在荒誕,沒有必要再考,因為題目答案根本就是出題者自己「腦補」。相同的爭議也發生在 2016 年的台灣,國中會考選了詩人陳斐雯的新詩〈養鳥須知〉,詩人自己也表示不知道題目的答案,因而引發爭議。

為了方便討論起見,我先把這類測驗統稱為「文意測驗」。我對這些爭論的意見很簡單:文意測驗可以考,但反對有標準化答案,任何預設文意有標準答案的考試形式都是不恰當。反對的理由並不是「作者已死」,即認為文本的意義是不需要考慮作者意圖;而是「標準答案」會壓迫「作者已死」這種詮釋學立場,而我不認為有任何壓倒性的理由來說明這種立場必定是錯的。這點就連哲學家都沒有共識。

在這裡我們必須區分兩個問題:規範性問題與本體論問題。詮釋學的規範性問題問的是「我們應該如何詮釋」;本體論問題問的是「作品的意義是什麼」。當我們從規範性的角度來論述某種詮釋學立場,我們在做的是建議讀者採取該立場來詮釋作品,並給出一些理由來說明該立場是最合理的。當我們從本體論的角度來論述某種詮釋學立場,我們在做的是說明作品的意義在客觀上是被什麼決定。(這部分以及更多詮釋學的討論請參看《分析詮釋學初探(上):作者已死?》、《分析詮釋學初探(下)》)

廣告

這裡的問題在於,從「作品的意義被 W 所決定」並不能推論出「我們應該將 W 當成詮釋的方針」。例如,如果我們在本體論的層次上採取真實意圖主義,認為作品的意義被作者意圖所決定,這不代表我們在詮釋策略上就一定要採取真實意圖主義,即把尋找作者意圖當成詮釋的目的。相反地,即使我們認為作品意義為作者意圖所決定,我們仍然可以主張在規範性的層次上,讀者應該採取「作者已死」這種詮釋學立場。

用哲學的術語來說,這就是所謂的「實然推論不出應然」(這個原理由哲學家休謨所提出),例如從「(在一般狀況下)開快車可以讓我更快到達目的地」這一事實推論不出「我應該開快車」。放在「文意測驗」的爭論的脈絡下,文意測驗有標準答案,似乎違反了「實然推論不出應然」的理則;譬如,即使「作品的意義事實上被作者意圖所決定」,但考題也從這點偷渡到「對作品意義的詮釋應該被作者意圖所決定」這結論上。

廣告

文意測驗假定詮釋學問題有標準答案。如果從本體論的角度來看,的確是有的。這也是為什麼大部分(分析)哲學家在詮釋學的本體論層次上都是客觀主義者。他們認為作品的意義是什麼有客觀答案。但是文意測驗所要面臨的第二個問題就在這裡:出題者究竟認為作品的意義是被什麼所決定呢?作者意圖?語言慣例?讀者對作者意圖的最佳猜測?作品的脈絡?還是其他?解題標準不明確的問題在此處浮現出來。如果題目沒有說清楚作品的意義是如何被決定,那麼要讀者選出標準答案顯然是不合理的事。

假定考題對於作品意義如何被決定有非常明確的說法,例如,是被作者意圖所決定,「標準化答案」就因此可行了嗎?似乎不是。任何關於作者意圖的資料都只是證據,而證據是可錯的 (fallible) ,即並非絕對可靠。當然,有些證據比另一些證據可靠,但再可靠的證據還是有出錯可能。例如,作者林黛嫚本人的口頭證據顯示出她答不出來某些題目,以這個證據來看,可靠性頗高,因為我們似乎看不出她有說謊的理由。但是,我們仍無法排除她記錯或忘記其中一兩個題目牽涉的文本細節--事實上,作者本人在作品完成後一段時間後,很多時候都未必記得清楚作品的細節。倘若口頭證據在這次情況裡真的可靠,那麼作者答不出來的部分就是讀者過度詮釋了。

如果我們都同意證據並非百分百可靠,「標準化答案」就顯得過於武斷。真實意圖主義者赫許 (E. D. Hirsch) 就說過,即使是真實意圖主義者也無法否認我們有可能永遠無法知道作者的真實意圖,而只能停留在對於作者意圖的猜測。這便是「真理」與「人類認識能力」之間的鴻溝。這不代表真實意圖主義一定不可行,畢竟也有哲學家主張可靠性能確保知識的獲得;這只代表真實意圖主義的主張仍存在挑戰(另一種挑戰是,很多時候關於作者意圖的證據無法或難以取得,可參閱《淺談作者意圖的不可得性》)。

就算替換到其他的詮釋理論也一樣,總是會面臨一些挑戰(例如,關於反意圖主義的論證與困難可參看《意圖謬誤:「作者已死」的另一種宣告》)。當然,這些挑戰不是不能回應,但這也很清楚地顯示出詮釋議題,一如大部分哲學問題,是一個爭論之地,很難去認定有一個「絕對正確」的立場。更多時候,我們只能給出一些理由來支持或反對某些詮釋學立場。這就是文意測驗要面臨的第三個問題。

我認為文意測驗要解套,要麼不要考,要麼改變考法,捨棄「有答案標準」。如果還是要考的話,可以考慮用文本分析的方式,亦即是:給定作品,要考生進行詮釋,並給出詮釋的理據。評分的標準則放在考生有沒有充分的理據去支持自己對作品的詮釋,而不是考生能不能猜出出題者內定的解答。這麼做不但避免了上述提到的三個困難,也給了考生選擇詮釋學立場的自由。這種自由不該被剝奪。

【學懂詮釋學】

·《分析詮釋學初探(上):作者已死?》/林斯諺

·《分析詮釋學初探(下)》/林斯諺

·《意圖謬誤:「作者已死」的另一種宣告》/林斯諺

·《淺談作者意圖的不可得性》/林斯諺

(作者:林斯諺;編審/阿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