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正義與效益

2018/8/21 — 13:04

資料圖片,來源:negativespace.co

資料圖片,來源:negativespace.co

「香港經濟很好喎!」

「關我鬼事!」

香港很好不等於我很好。這點很容易明白,因為香港是眾多個「我」的累積。

廣告

如果我們只看累積(aggregative),那麼分配一跟二可說是沒有分別。

分配一分配二累積
(1, 1, 1, 1, 1, 1, 20, 20)(5, 5, 5, 5, 5, 5, 8, 8)46

但如果從分配原則(distributive principles)看,分配二會較公正。雖然兩個分配都不是絕對平等,但分配二的貧富差距較小,而且在分配二最差狀況的,也比分配一的可以得到較多。

廣告

有關正義的一個重要問題,就是其與效益的關係︰正義原則比效益原則根本嗎,還是相反?如果為了正義的追求而損害極大的效益,對嗎?兩者要互相平衡?

英國哲學家、經濟學家約翰‧彌爾(J. S. Mill)是繼承邊沁的效益主義者。在其《效益主義》(Utilitarianism)第五章,彌爾解釋正義的情緒(sentiment of justice)。對他來說,這不是容易的事。因為一個效益主義者只要考慮整體效益就成,究竟分配一和分配二有內裏有什麼分別並不重要。

究竟正義感是獨立的道德判斷,是不是有一般而獨立的正義原則,還是其實最終臣服於效益原則的?彌爾提出了一個心理學解釋。他認為正義感只是我們要復仇的心態的升華。復仇是一種「動物的情感」,用來作自我保護。「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若成原則,傷害我的人定必投鼠忌器吧。這就大大增加了我的存活機會。

但這怎樣解釋那些大富大貴,刀槍不入的,仍會為他人的不公待遇而憤怒?彌爾認為這是因為我們有同情共感,別人的痛苦也會成為我的痛苦。他說這是自然的,但也是社會性的。他能保護一個族群,大家有民胞物與之感,大家也能彼此合作。當然這最終也是會帶來效益的。

什麼是正義最終也和其結果相關。我們的正義感愈強的,往往是因為和我們的動物本能去反抗對我們所有的傷害,和我們擴大了的同情共感。也是一個智慧版的自利。

不過,如果用彌爾的看法,或者解釋到有些情況正義跟效益可以重疊,但似乎解釋不了我們何以可以對效益原則作批評。比方說,如果我們傷害一個無辜的人,來換取社會效益,我們都會認為是錯的。(試想像我們把一個健康的人弄成殘廢來喚起大眾的同情心並且捐款,款項最後竟可幫助 10,000 個傷健人士復原)是錯的,正是因為正義原則(不應損害無辜的人,而不是效益原則。相反效益原則的應用範圍恰恰為正義原則所限制。

羅爾斯的最大化最小

羅爾斯認為效益主義這種講累積的性格,不能容納「人是獨立個體,應有權利保障之」的看法,也分略了分配的重要性。他提出一個構想,是在人人都不知自己利益的情況下,去選一個社會制度。他認為人們會選一個最大化最小原則(maximin principle),意思是在各種可能的選項中,只考慮每一個選項中最差的結果,選擇最差結果中最好的那一個選項。我們可以設想以下分配,羅爾斯認為在原初情境,無知之幕下,理性的人一定會選擇(三),因為每個人都有相同機會做最差狀況的人,人不願意為更大利益而冒險。但如果根據效益主義,沒有理由不選(二)。對於平等主義者,則會選擇(一)。選擇三,似乎既不為了平等而犧牲效益,也不為效益而忽略分配。

情景一情景二情景三
(5, 5, 5, 5, 5)(累積︰25)(20, 20,  20, 4, 4)(累積︰68)(7, 8, 7, 8, 6)(累積︰36)

差異原則可以導致災難

經濟學家卡羅伊(John Harsanyi)曾跟納殊(John Nash)拿了 1994 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他的貢獻在博奕理論和經濟思考在效益主義的陳構。無知之幕雖然因羅爾斯而著名,但卡羅伊其實是先行者。

他在《Justice, Political Liberalism, and Utilitarianism》一書指出差異原則可以導致極端壞的社會後果,甚至導致內戰。卡羅伊的看法不難理解,關鍵在於可能性(probability)的考慮。如果在情景二,只有極少可能性取得 4 的分配,哪為何不選二而要選三?

羅爾斯給最差狀況的人有絕對優先性,也似乎忽略了那些最差狀況的人的數量。情景二的社會整體益最高,最多人受惠,而最差狀況的只佔六百萬份之一。我們也要因此選情景三嗎?

卡羅伊也質疑,如果給最差狀況的人有絕對優先權,很多有價值的東西政府也不能推動。比如推動文化藝術,未必是讓最差狀況的人受惠,往往只是受教育的「精英」才能享受。根據最大化最差的原則,似乎這社會政策也是不可接受的。

哪差異原則為何會引致內戰?卡羅伊指出羅爾斯的差異原則/最大化最小原則牽涉極廣泛的再分配。被「再分配」的人一定會抗拒,一定會反抗,社會不穩定,內戰就可能發生了。

卡羅伊「內戰論」這說法可能流於想像。但他卻帶出了講正義的人往往忽略的問題︰(一)推動「理想中」的正義觀會帶來什麼後果?是天堂的降臨,還是一場災難?(二)我們可以不接受效益主義,但可以不接受各種價值的「取捨」(trade off)嗎?為什麼最差狀況的人有絕對優先性(雖然現實可能是富人有絕對優先性)?(三)就算有最理想的正義觀,放在現實或者具體環境裏,會不會是「沒那麼好」的安排反而才會較可取呢?

現實世界的人,不會不看效益的,甚至只看效益。正義的人卻不必因為反對只看效益,而不看效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