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溝通的奇蹟

2019/5/27 — 9:00

我們自呱呱墜地便接觸語言,然後我們學習、模仿、掌握第一套語言。我們用語言描述世界、用語言表達情感、用語言導引行為。語言有不少奇妙之處,就連人與人何以能夠用語言溝通,也有壼奧。

以 Rembrandt’s sketch 為例:

via wikipedia

via wikipedia

廣告

這幅 Rembrandt’s sketch 的線條雜亂,混有大量無關的資訊,例如某幾條線特別粗、某幾區塊有陰影、某幾部分有留白,可是我們卻有能力分辨相關細節,從而看出畫象中間是一群人。若果進一步知道畫名是 “Christ and the Woman Taken in Adultery” ,這個細微的提示甚至足以令我們看出誰是耶穌。

廣告

文字上的溝通也是一樣。英文的 It will be ready soon 只有簡單五個字。 “It” 可以指到世間任何一個物件、 “will be” 可以談未來的任何一個時段、 “ready” 可以形容的活動有一大堆、 “soon” 所說的時間間距可長可短。這五個字就像 Rembrandt's sketch 一樣,只有糢糊的輪廓,但實際用起來往往帶有足夠提示,讓我們馬上知道它的具體意思。

語言學家 Stephen Levinson 在 Presumptive Meanings (2000, pp. 2-4) 用上述兩個例子解釋,人與人溝通有一個奇妙的機制,使得人們能夠從簡單的符號推論出豐富的訊息。要點出溝通的奧妙,他早十七年出版的 Pragmatics (1983, pp. 48-53) 就有個更為精彩的例子:

A: So can you please come over here again right now?
B: Well, I have to go to Edinburgh today sir.
A: Hmm. How about this Thursday?

這段平凡無奇的對話實質藏有豐富的訊息。看懂這段對話的人,大可從中推論出:

  1. 這不是對話的開端,而對話也未結束。
    解釋: B 尚未回應 A 的請求,故對話並未結束。此外,展開和結束對話皆有慣常模式,例如 “Hello!” 和 “Okay, see you later!” ,但這三句不符合此等慣常模式。
  2. A 請 B 在談話當下過去找他。 B 的回覆暗示他無法過去。 A 再次要求 B 過去找他,日子換成星期四。
    解釋: A 的 “please” 顯示那是請求。由於 B 在回應 A 的請求時提到自己要去愛丁堡,暗示他沒有時間過去找 A ,因此是在拒絕 A 的請求。 A 意會到 B 在拒絕他,所以再次提出請求。 A 用 “How about V-ing” 來提議另一個時間。
  3. A 提出請求,代表: (a) A 希望 B 過去找他; (b) A 認為 B 有能力去找他; (c) A 認為 B 並未身處 A 所在的地方; (d) A 認為 B 本來不會去找他; (e) A 預期 B 會回覆他的請求; (f) 如果 B 接受 A 的請求, A 會預期 B 過去找他; (g) A 認為 B 有可能因 A 的請求而去找他; (h) A 不是命令 B 去找他。
    解釋: A 的請求是語言行為 (speech act) ,這個語言行為要恰當,便需符合上述的條件。
  4. A 假定 B 知道他身處何方; A 和 B 不是在同一個地方; A 和 B 兩人都不在愛丁堡; A 認為 B 曾去過他所處的位置。
    解釋: A 的 “here” 指他身處的地方,他要能恰當地提出請求,便需 B 知道 “here” 所指的地點。 A 的 “come” 反映 B 在他處。 B 拒絕的理由顯示他倆不在愛丁堡。 A 的 “again” 預設 B 以往去過那個地方。
  5. 這不是發生在星期三或星期四的對話。
    解釋:如果那個對話是在星期四, A 的第二個請求會用 “today” 。如果是在星期三, A 的第二個請求會用 “tomorrow” 。
  6. A 是男性; A 的社會地位較 B 高。
    解釋:從 B 的 “sir” 推論得出。

除了字詞的擺放、字眼之選用,如果連說話的語調、表情、動作也納入考量,人與人溝通所傳遞的訊息量還會多更多。根據 Levinson (2000, p. 28) ,人類口說所能表達的訊息量大概只有 100 bps (每秒 100 位元),遠不及人類在大腦中所處理的訊息,更遑論與電子儀器比肩。我們使用語言的方式似乎能夠彌補人類表達力的不足,使得片文隻字也能帶出車載斗量的訊息,進而大幅提升溝通效率。

原刊於紫煙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