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科學與哲學的關係】霍金曾說「哲學已死」,但這是事實嗎?

2018/3/15 — 16:17

背景圖片來源:startalk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startalk片段截圖

一代偉人霍金逝世,這是全人類的損失。

霍金無疑是偉大的科學家,在物理上的貢獻無容置疑。不過,大家可能不知道,霍金對哲學是頗不屑的。他曾在其著作《大設計》中揚言「哲學已死」,說哲學雖然曾貴為科學之母,但現在已跟不上科學步伐,只剩下旁枝末節的語言分析。

許多人都批評霍金這番言論,我也認為霍金對哲學的理解是粗淺,還停留於快一個世紀前哲學界的日常語言學派。然而,我想說霍金是全錯的嗎?絕不是。今次我想籍此機會,談一下科學與哲學的關係。

廣告

我在元哲學 (meta-philosophy) 的立場上,是傾向自然主義方法論與驗證整體論,即科學研究進步確實很大程度影響本體論的討論,形而上理論也必須與科學理論相互融貫(但其實這比許多人想像中容易,許多古靈精怪的形而上理論也可以與科學理論相融貫)。譬如相對論衝擊對「時間」的本質理解、腦神經科學衝擊著「自由意志」的討論、道德心理學衝擊對「道德」本質的探討。在這意義下,霍金的部分前設是對的,部分形而上學理論確實需要依賴科學,當這些形而上學理論與科學不相容時,前者就要作出修正。

那麼,形而上學真的沒有(認知)意義,只是瑣碎分析嗎?我不認為,大多數哲學家都不認為。哲學史上,邏輯實證論確實有這主張,認為形而上學沒有認知意義,關於這個世界的許多知識全靠經驗(科學)證成,而諸如「自由意志存不存在」、「數存不存在」、「因果關係存不存在」的形而上學論題都無法靠經驗證成。換言之,形而上學論題沒有認知意義。( i.e. 嚴格來說,邏輯實證論在此的主張是:綜合命題只可被經驗證成,否則沒有認知意義。)

廣告

不過,邏輯實證論這個主張被現今哲學界普遍認為錯誤的。先不說何謂「經驗證成」這個大哉問。有許多困難是邏輯實證論無法解決的,譬如它是自我推翻的,因為「綜合命題只可被經驗證成」或者「科學是唯一認識世界的方式」,都似乎是無法被經驗證成,但它們看起來是綜合命題。

事實上,科學理論必須預設許多形而上學理論,最普遍的預設是諸如「世界是由物理構成」、「有因果關係存在」、「物理封閉原則是正確的( i.e. 每個原因都是且只是物理原因 )」等等,特殊的科學理論(例如認知科學或量子力學)更有特殊的形而上學預設。當年邏輯實證論其中一項任務就是要消除科學裡的形而上學概念,譬如避開「因果關係」,使用像「演繹 — 規律論模型 (Deductive- nomological model) 」來說明「科學解釋」,但還是失敗告終。

然而,我是在說科學家討論世界的本質或本體時,需要理解哲學嗎?不是的,絕不是。我認為科學家就應該只關注科學研究、做實驗,這是科學偉大之處,而哲學問題就歸還給哲學家,這也是為什麼要分開科學與哲學的作用。科學家(不是科普人)深入研究哲學問題是浪費時間,但反過來,哲學家若研究與科學相關的形而上學理論,就必須認識相關科學知識。這也是現今哲學界的大勢。

哲學問題與科學問題可以屬不同層次。這是兩派人不屑彼此時常常沒注意到的事情。譬如,假設現在科學證明「腦神經決定了人類的行為,意識只是遲來不起因果作用的泡沬」,所以科學家宣稱「人沒有自由意志」。但「真正」的自由意志可能不取決於對以上的理解,而關於什麼是真正的自由意志,這些自由意志是否存在,卻可以屬於哲學問題。

其他如時間、空間、心靈性質、道德、美學的本體問題也一樣,它們都與科學相關,科學會促進對這些問題的討論,但假如不斷追問下去,就越屬於哲學層次的問題。不過,這不能簡單地說哲學家把問題思考得比科學家深入,應該說只有哲學家會這樣思考問題。更重要的是,哲學確實需要追上科學的步仗,才能把形而上學問題弄得更清楚。在這意義下,科學像是牽頭者,哲學家需要跟著科學研究成果討論哲學問題。

這是在說哲學像隻跟尾狗嗎?也不是。形而上學的目標從來都是宏大的,企圖理解整個世界(包括非自然事物)的本質。科學能夠徹底改變我們對自然世界的認知,哲學即是系統化我們對整個世界的認知(包括對科學理論的認知)。雖然大家的研究對象部分相關,但兩者主要還是做著不同層次的研究。只要一日有人問起哲學層次的問題,哲學研究就會有意義。但科學家不需要研究哲學,他們可以對哲學一無所知,但仍然偉大。因此,即使霍金在哲學上犯了一個低級錯誤,他仍然是偉大科學家。

後補:當然,在哲學上越有自然主義方法論傾向,就會越模糊哲學與科學的區分。因此,這可能為本文的「哲學問題/科學問題」區分帶來隱憂,但我在此不需要截然地區分兩者,只需指出兩者有程度上的分別便可。(在哲學上,有時這被稱為「溫和的自然主義方法論」)

作者專頁:書生百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