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學家 Kendall Walton :劃分正確的藝術範疇,才能真正欣賞作品的美

2017/4/3 — 11:02

No. 61 (Rust and Blue), by Mark Rothko, 1953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en/5/5f/No_61_Mark_Rothko.jpg)

No. 61 (Rust and Blue), by Mark Rothko, 1953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en/5/5f/No_61_Mark_Rothko.jpg)

現代藝術的一些作品迫令我們重新思考欣賞藝術品的方法。例如欣賞上面這幅抽象表現主義 (Abstract Expressionism) 畫作時,我們的注意力完全集中於能夠直接在畫作上看得到的性質。我們不禁會反思,同樣的欣賞方式,是否適用於更早以前的藝術品?我們來看看下面這幅十五世紀的作品:

廣告

St. Francis Giving his Cloak to a Poor Soldier,by Stefano di Giovanni, 1437-44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7/7f/1._Saint_Francis_and_the_Poor_Knight%2C_and_Francis%27s_Vision._1437-44_London_NG.jpg)

St. Francis Giving his Cloak to a Poor Soldier,by Stefano di Giovanni, 1437-44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7/7f/1._Saint_Francis_and_the_Poor_Knight%2C_and_Francis%27s_Vision._1437-44_London_NG.jpg)

廣告

在畫面的左下方,聖方濟各手上拿著一件藍色的披風。驟眼看來,這沒甚麼特別,但其實畫家在披風上所用的是一種叫作「群青 (ultramarine) 」的顏料,以青金岩 (Lapis lazuli) 粉末製成,十分昂貴。透過在披風上使用這種名貴的顏料,畫家令聖方濟各拋棄披風的行為象徵成「他將靈性置於物質的富足之上」 1。群青的價值,以至於畫家在這地方運用這種名貴顏料的意義,都不是能夠直接在畫作上看得出來。假若我們用欣賞 Rothko 作品(第一幅畫)的方式欣賞這幅畫作,我們能夠作出恰當的審美判斷 (aesthetic judgement) 嗎?

對於這個問題,哲學家 Kendall Walton 於 1970 年發表的論文〈藝術範疇 (Categories of Art) 〉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思考角度 2。 Walton 嘗試證明欣賞藝術作品時,作品的背景有着一個不可或缺的角色。即使我們同意一件作品的所有審美屬性 (aesthetics properties) 都可以透過恰當的欣賞方式從作品中找出來,從而對之作出審美判斷,但我們還是要經由作品的背景去判斷哪一種方式才是恰當。

作品的屬性分為可以直接在作品中感知得到的感知屬性 (perceptual properties) 和無法如此感知的屬性(如作品的歷史背景,或者作者的創作動機),而前一種屬性可再劃分為審美屬性(美、優雅、平衡等)及非審美屬性(線條、顏色、形狀等)3

就如大部分哲學家一樣, Walton 認為一件作品的審美屬性建基於它的非審美屬性 4

Walton 的創見在於認為非審美屬性可再根據作品所屬的範疇而細分為標準屬性 (standard properties) 、可變屬性 (variable properties) 及逆標準屬性 (contra-standard properties) 。舉個例:素描的標準屬性包括平面、黑白等,所有素描都必然具有這些屬性;畫面上的線條、構圖則屬於素描的可變屬性,可有可無,有的話亦可以每幅素描都不一樣;而若果一幅畫的畫面貼有彩色紙片,這幅便不是一幅素描,「貼有彩色紙片」便是素描這個範疇的逆標準屬性。

然而,一件藝術品本身屬於哪個範疇,跟人們把它看成屬於哪一個範疇是兩回事,故此同一件藝術品於不同人眼中,或者同一個人但不同情況下,就會有不同的標準屬性、可變屬性及逆標準屬性。

The Virgin in Prayer, by Giovanni Battista Salvi da Sassoferrato, 1640-1650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4/48/Sassoferrato_-_Jungfrun_i_b%C3%B6n.jpg)

The Virgin in Prayer, by Giovanni Battista Salvi da Sassoferrato, 1640-1650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4/48/Sassoferrato_-_Jungfrun_i_b%C3%B6n.jpg)

舉個例,當我們將上面這幅畫作看成聖母像時,衣服的紅色跟斗蓬的藍色都是標準屬性 5,而紅色和藍色在畫面上的相對比例則是可變屬性;但若果我們只把這幅畫看成一幅女性畫像,衣服和斗蓬的顏色便成為了可變屬性。 究竟Walton把藝術品的屬性如此分類有甚麼作用?我們來看看 Walton 如何應用他的想法於畢加索的 Guernica 。

Guernica,by Pablo Picasso,1937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zh/7/74/PicassoGuernica.jpg)

Guernica,by Pablo Picasso,1937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zh/7/74/PicassoGuernica.jpg)

對於我們來說, Guernica 上的線條、用色、人、動物、物件等非審美屬性,令我們從畫面感受到粗暴、力量、不安等審美屬性。

為了闡明他的理論, Walton 叫我們想像一個完全不同的社會,這個社會有一個藝術範疇叫 guernicas 。屬於這個範疇的所有作品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它們從正面看起來,構圖全都跟畢加索的 Guernica 一樣,但從側面看,每一件作品表面的色塊都以不同的方式突出來,效果就像我們熟識的淺浮雕一樣,而畢加索的 Guernica 與其他 guernicas 的分別在於它表面是一個平面,沒有任何突出的部分。

對於我們而言,畢加索的 Guernica 之為平面是立體派畫作這個藝術範疇的一個標準屬性,但對於那個想像中的社會而言則是 guernicas 這個藝術範疇的可變屬性;反之,作品的線條、用色在我們眼中是可變屬性,但在他們眼中卻成了標準屬性。我們能夠想像到,畢加索那幅完全平面的 Guernica 在他們眼中有多平淡沒趣。

由此可見:

(一) 藝術品的審美屬性並不是簡單地以非審美屬性作基礎,亦取決於非審美屬性如何分為標準屬性、可變屬性及逆標準屬性;

(二) 一件藝術品的非審美屬性如何分為標準屬性、可變屬性及逆標準屬性,取決於人們將它放於哪個藝術範疇欣賞。

在此,我們可再進一步問:既然可以將藝術品放於不同的藝術範疇,那麼我們要如何判斷放於哪一個藝術範疇才正確? Walton 認為不存在一個完善的方法讓我們作出判斷,但有四點考慮經常出現於藝術評論中,作為支持將一件藝術品歸入某個藝術範疇內的根據:

  1. 能令藝術品擁有較多的標準屬性,以及較少的逆標準屬性;
  2. 能令藝術品擁有最高的藝術價值;
  3. 需要考慮創作者的意圖(譬如作者本身想透過藝術品表現什麼);
  4. 創作者所身處的社會已對該藝術範疇有一定程度的認可;

Walton 一再強調,這四點的任何一點都不能單獨決定一件藝術品所屬的藝術範疇,亦不一定全部都需要考慮,但它們很多時候都會指向同一個範疇,而且 (3) 、(4) 這兩點歷史因素往往至少有一個需要納入考慮範圍內。因此,為了將一件藝術品放入正確的藝術範疇去欣賞,我們不可以無視無法於作品中感知到的歷史因素。

注意, Walton 的意思不是說,我們不可能於欣賞一件藝術作品時將注意全部集中於它的感知屬性。他只是說,恰當的審美判斷要求將藝術品放於正確的藝術範疇,而要確定哪個藝術範疇是正確則要考慮到歷史因素。一旦我們確定了正確的藝術範疇,我們欣賞一件作品時便不一定要將注意力分散到歷史背景及其他非感知屬性;更甚者,有些藝術範疇可能正正要求我們只將注意力集中於感知屬性上。

回到我們最初的問題,我們如果用欣賞 No. 61 (Rust and Blue) 的方式去欣賞 St. Francis Giving his Cloak to a Poor Soldier ,我們能否作出恰當的審美判斷?根據 Walton 提出的四點考慮,我們可以確定抽象表現主義並不是後者的正確藝術範疇,因此如果將這幅畫作放入抽象表現主義這個藝術範疇來欣賞,我們不能作出恰當的審美判斷。

註腳

[1] Hoeniger, C. (1991). The identification of blue pigments in early Sienese paintings by color infrared photography.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Institute for Conservation, 30(2), 115-124.
[2] Walton, K. (1970). Categories of art. The Philosophical Review, 79(3), 334-367.
[3] 不同於部分哲學家, Walton 將描繪屬性 (representational properties) 及相似屬性 (resemblance properties) 也包括在審美屬性內。例如一幅維港夜景的畫作便有着「描繪維港夜景」及「與維港夜景相似」這兩個屬性。
[4] 審美屬性與非審美屬性之間的關係是一個很複雜的課題,幸好 Walton 的論點並不需要於此點上預設某一種看法。
[5] 在聖母畫像中,聖母的衣服一般都是紅、藍相配,但並不是沒有例外,而且亦有外紅內藍及外藍內紅兩種不同配搭的畫像。

(立場獨家版權,不得轉載)

文/郭嘉榮;編審/阿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