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聽覺及聲音哲學簡介(上):聲音是什麼?

2017/2/26 — 9:45

滂沱大雨的晚上,我坐在窗旁,聽着雨點打在窗外的空調上,滴滴答答,好不煩厭。突然,一道閃電劃破遠處的天空。數秒後,一陣轟隆聲襲來,彷彿填滿了整個房間,重重包圍着我。為了讓心情平靜下來,我隨手抓起耳機塞住雙耳,在手機上滑了兩下,「咚、咚、咚、咚……」四下定音鼓聲,貝多芬的小提琴協奏曲在我腦中響起……

為甚麼我們能夠明確指出雨聲來自窗外的空調,卻感到雷聲包圍着自己,彷彿聲音從四面八方而來?為甚麼我們會聽到雨聲及雷聲來自外在世界,而耳機的樂音卻好像直接出現於頭殼之中1?雨聲聽起來就正正位於雨點打在空調的地方,彷彿兩者密不可分,但耳機傳來的音樂聽起來卻不在耳機的位置,這又是為甚麼?這些問題將我們引領到聽覺及聲音的哲學討論。

聽覺及聲音哲學的興起

聽覺時時刻刻都在提供四面八方的環境資訊,其重要性絕不亞於只能接收眼前資訊的視覺。然而,自古希臘以來,哲學家對感知 (perception) 的討論都集中於視覺上。這種被後世評為「視覺中心主義 (visuocentrism) 」的傾向一直延續至今,以至於當代感知哲學的文獻都以討論視覺為大宗。直到最近二十年,哲學界才慢慢開始針對聽覺作深入討論。

廣告

聽覺哲學除了處理聽覺的難題,也難免觸及「聲音是什麼」的問題。你可能對此不感意外,因為聽覺似乎必須透過聲音才能聽到。另外,「聲音是否能夠獨立於聽覺而存在?」本身也是可爭辯的有趣題目。因此,無論要研究的是聽覺還是聲音,你總不免要同時考慮兩者之間的關係。

近年有關聲音的哲學討論圍繞三個主要問題:

(一)聲音聽起來在哪裡?
(二)聲音本身在哪裡?
(三)聲音是甚麼?

廣告

聲音處在何方?

很多時候,我們能夠通過聽覺找到正在發出聲音的東西在甚麼地方,有些設施(例如扶手電梯的廣播器)更會播放聲音,讓視障人士找出設施的位置。我們之所以能夠利用聲音定位, 其中一個可能原因便是聲音聽起來就在聲源的位置。但是,另一方面,有些時候聲音聽起來卻跟聲源在不同的位置:耳機傳來的音樂聽起來不在任何一隻耳機當中;在戲院看電影,雖然銀幕上沒有喇叭,但對白就像從畫面上的演員口中傳來;雷聲聽起來更是沒有特定的位置,我們只感受到四方八面傳來的震撼。似乎,第一個問題並沒有單一的答案。

可能你會認為,上面的某些情況只屬例外,例如戲院的音響系統正正是要令觀眾有身歷其境的錯覺,因此我們應該將不同的情況區別開來。這樣想的話,我們便要進一步問第二個問題:「聲音本身在哪裡?」不少科學文獻都把聲音當作主體腦中的主觀感覺,又或者將聲音視為介質中的聲波;但不少哲學家卻認為聲音就在聲源之處,亦有少數哲學家認為聲音是抽象實體,不存在於空間之中。

聲音的本質是什麼?

第三個問題可能是一般人最少考慮到。上面提過,科學家認為聲音是主觀感覺或聲波。哲學家卻提出了其他答案。其中較為經典的看法,來自十七世紀英國經驗主義哲學家洛克 (John Locke) 。他將聲音和顏色一同歸類為事物的「第二性質 (secondary qualities) 」2,即有賴於主體感知才存在的性質,如冷熱、氣味與顏色等。

哲學家Kulvicki (2008) 也將聲音和顏色類比。他參考反射物理主義 (reflectance physicalists) 對顏色的看法,把聲音看成是事物的一種傾向 (disposition) :每件事物被敲打時都會以獨特的模式顫動,這種傾向便是聲音。

有些哲學家卻反對上述理論,其中一個原因是,無論性質還是傾向都是穩定不變的,但聲音卻有始有終,亦有變化的過程,這種特徵令聲音更像事件 (events) 而不像屬性 (properties) 。

Casati & Dokic (2014) 便認為,聲音其實就是發聲事物本身的顫動;而 O’Callaghan (2007) 則認為介質是聲音存在的必要條件,所以聲音不是事物本身的顫動,又不是介質的顫動,而是震顫中的物件對周圍的介質所造成的擾動 (disturbance) 。

哲學家與科學家對聲音本質的看法不同

現代科學普遍對聲音的理解,是將聲音視為主觀感覺,或者客觀存在於介質中的縱波 (longitudinal waves) 。而近年大部分哲學家都是聲音的實在論者 (sonic realists) ,主張聲音不是主觀感覺,而是客觀存在的事物。

令人驚訝的是,幾乎沒有哲學家同意「波理論 (wave theories)」這個不少科學家相信的理論,而主張另類的聲音實在論。也許正因為這一面倒的趨勢,不少相關學術文獻都不會處理主觀主義及波理論。

(編按:作者將會在下兩篇介紹支持實在論反對波理論的理由)

註腳

[1] 由於我們的聽覺系統需要透過分析經過耳廓反射的聲波而重建前後及上下兩個維度的位置資訊,而每一個人的耳廓形狀都不相同,所以一般立體聲耳機只能夠透過調整左右聲道的聲量比例重現聲音的水平位置,而無法重現聲音在前後及上下兩個維度的位置。因此,耳機傳來的聲音聽起來不在前也不在後、不在上也不在下,而只在雙耳之間左右移動。

[2] 學者對於如何詮釋洛克分別第一性質和第二性質的方法並沒有共識。其中一種方法認為第一性質(如大小、形式、動靜等)是事物自身無論於任何情況下都會擁有的性質,而第二性質(如顏色、聲音、氣味等)則是事物於心靈中形成概念的能力,其存在有賴於感知主體的存在。

[3] Sorensen (2007) 是少數例外支持波理論的哲學家

(立場新聞獨家版權,不得轉載)

(文:郭嘉榮;編審:阿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