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聽覺及聲音哲學簡介(下):聲音就是聲波嗎?

2017/3/2 — 12:04

上兩篇文介紹過聲音哲學的志趣三個支持「聲音是客觀存在」的理由後,最後我們看看反對波理論的理由。

波理論的反對者通常都會認為,若果波理論為真,那麼便會得出「我們的聽覺感知有系統地出錯」這不合常理的結論。因此,除非沒有其他可取的理論,我們不應接受波理論。

以下我們看看 O’Callaghan (2007) 的兩個論證。

廣告

反對波理論的第一個論證

第一個論證指出,聲波在介質之中由聲源向外一直行進。因此,若果事實如波理論所言,聲音就是聲波,那麼聲音便是一種由聲源向外一直行進的事物,並不會停留在任何地方。由於我們的聽覺感知能如實反映聲音的位置,波理論便會推演出一個古怪的論:我們能夠聽到聲音不停改變位置,就像一支箭般由聲源移動到我們的耳朵。

明顯地,這是一個難以接受的結論,因為我們從來不會聽到這樣向我們飛來的「聲矢」。事實上,在一般的聽覺經驗中,我們聽到的聲音都有一個穩定位置;唯有當聲源本身在移動的時候,我們才會聽到聲音於位置上有所變化。因此,波理論違反了我們的聽覺經驗,所以是錯誤的。

廣告

這論證可以寫成如下:

論證一:

  1. 聽覺感知沒有廣泛又具系統性的錯覺。
  2. 聽覺感知如果沒有廣泛又具系統性的錯覺,則能如實反映聲音的位置。
  3. 聽覺感知能夠如實反映聲音的位置。 (1) & (2)
  4. 假設:波理論為真(聲音是聲波)。
  5. 聲波由聲源向外一直行進。
  6. 聲音由聲源向外一直行進。 (4) & (5)
  7. 聲源位置不變時,我們能夠聽到聲音不停改變位置。 (3) & (6)
  8. 聲源位置不變時,我們不能夠聽到聲音不停改變位置。
  9. 波理論是錯的。 (4) & (7) & (8)

反對波理論的第二個論證

波理論除了會導致聲音在空間位置的錯覺之外,也會引申出一個時間長度的錯覺。

一般而言,我們對聲音長度的感知都對應着聽覺經驗的時間長度:我們聽到一段聲音的經驗維持一秒鐘的話,我們便會認為這段聲音有一秒鐘長。然而,哲學家 O’Callaghan (2007) 則指出,若果波理論為真,聽覺經驗的時間長度並不等於聲音存在的時間長度,因此,我們對聲音長度的感知又是一種錯覺。

這個論證可以表述如下:

論證二:

  1. 聽覺感知沒有廣泛又具系統性的錯覺。
  2. 聽覺感知如果沒有廣泛又具系統性的錯覺,則能如實反映聲音的長度。
  3. 聽覺感知能夠如實反映聲音的長度。 (1) & (2)
  4. 假設:波理論為真(聲音是聲波)。
  5. 一般情況下,我們對一段聲音的聽覺經驗於時間上比相應之聲波的壽命短。
  6. 一般情況下,我們對一段聲音的聽覺經驗於時間上比該段聲音的長度短。(4) & (5)
  7. 聽覺感知讓我們將聽覺經驗的長度當成聲音本身的長度。
  8. 聽覺感知不能夠如實反映聲音的長度。(6) & (7)
  9. 波理論是錯的。 (3) & (4) & (8)

這個論證的前提 (5) 需要花點時間解說:在一般情況下,聲波在傳到我們耳膜之前已然存在,並會繼續行進,越過我們之後還會再存在一段時間,直到能量耗盡為止。

在一個不存在障礙物的空間裡,當發聲的物件開始顫動時,周圍的空氣便會出現聲波,這聲波就像一個球體不斷向外膨漲,直到該物件停止顫動,由聲波形成的球體內端的空氣便會靜止下來,令聲波由一個球體變成一個球型的「外殼」,繼續向外膨漲。當這個「外殼」外邊的「邊界」接觸到我們時,我們便開始聽到聲音,而當外殼內邊的「邊界」越過我們時,我們便不再聽到聲音。

這樣子,假若有一個大概 343 米厚的聲波球型「外殼」以音速越過我們,我們的聽覺感知便會告訴我們有一段一秒鐘長的聲音,但這個聲波本身的壽命絕不止存在一秒鐘。換句話說,平常所說的聲音長度其實等如一個聲波「外殼」在空間上的厚度於特定的速度下越過我們所需的時間,而這段時間只是聲波整個壽命之中的小片段。

如此理解聲波的壽命與聽覺經驗旳長度之間的關係,我們便可看出波理論的另一個問題:如果聲音便是聲波,那麼一個壽命超過一秒鐘的聲波便等如一段長度超過一秒鐘的聲音。假設這個不止存在一秒鐘的聲波只需一秒鐘便可經過我們,我們對之的聽覺經驗便只維持一秒鐘。由於我們的聽覺感知讓我們將聽覺經驗的長度當成聲音本身的長度,所以我們錯誤地以為這段不止一秒鐘的聲音(聲波)只有一秒鐘長。因此,我們不應接受波理論。

聰明的讀者也許會留意到上面兩個論證的前提 (1) 都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這個前提是否能成立,就留給讀者思考。

結論

經過本文的簡介,我們對現時關於聲音及聽覺的哲學討論有一個非常初步的認識。有了這樣的認識,相信能幫助各位閱讀相關的文獻。聽覺哲學除了討論聲音,亦有關於聆聽言語及音樂的討論。部分討論更引申出一些有關感知的一般性結論,也讓哲學家注意力觸及到跨知覺感知 (cross-modal perception) 這領域。如果大家對感知哲學有興趣,不妨多留意一下聽覺哲學這個新範疇。

(立場新聞獨家版權,不得轉載)

參考書目

Casati, R., & Dokic, J. (2014). Sound. In E. N. Zalta (Ed.) The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Fall 2014 ed.). Retrieved from http://plato.stanford.edu/archives/fall2014/entries/sounds/
Kulvicki, J. (2008). The nature of noise. Philosophers’ Imprint, 8(11), 1-16.
Maclachlan, D. C. L. (1989). Philosophy of perception. Englewood Cliffs: Prentice Hall.
Matthen, M. (2010). On the diversity of auditory objects. Review of Philosophy and Psychology, 1(1), 63-89.
Nudds, M. (2009). Sounds and Space. In M. Nudds, & C. O’Callaghan (Eds.) Sounds and perception: New philosophical essays (pp. 69-96).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Callaghan, C. (2007). Sounds: A philosophical theory.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Callaghan, C. (2014). Auditory perception. In E. N. Zalta (Ed.) The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Summer 2014 ed.). Retrieved from http://plato.stanford.edu/archives/sum2014/entries/perception-auditory/
O’Shaughnessy, B. (2000). Consciousness and the worl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asnau, R. (1999). What is sound? The Philosophical Quarterly, 49(196), 309-324.
Perkins, M. (1983). Sensing the world. Indianapolis: Hackett.
Roberts, P. (2016). Turning up the volume on the property view of sound. Inqury: An Interdisciplinary Journal of Philosophy. Advance online publication.
Scruton, R. (2009). Sounds as secondary objects and pure events. In M. Nudds, & C. O’Callaghan (Eds.) Sounds and perception: New philosophical essays (pp. 50-68).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Sorensen, R. (2007). Seeing dark things: The Philosophy of Shadow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Strawson, P. F. (1959). Individuals: An essay in descriptive metaphysics. London: Routledge.

(文:郭嘉榮;編審:阿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