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脈絡化」和「跨脈絡」

2017/2/28 — 11:18

(Credit :takako tominaga / Flickr)

(Credit :takako tominaga / Flickr)

2016 年間,台灣輔仁大學發生性侵事件,引爆新聞和網路上評論熱潮。處理這事件的輔大社科院長、社科院長和心理系為自己辯護時,指責社會上不少評論都是「去脈絡」,強調這件事必須有「脈絡化的理解」。

「脈絡化 (contextualization) 」在這場風暴中是個關鍵詞。「脈絡化」確實很重要,不過我想強調「跨脈絡 (cross-contextual) 」更重要,而且「脈絡化」要預設「跨脈絡」。

先談「脈絡化」。脈絡是 ,「共文本」的意思,傳統中文術語叫「上下文」或「前後文」。在一篇文章或文本中的每一個語詞和句子,都有它的「上下文」。我們對文本中的語詞或句子意義之掌握(理解),要參考、甚至依賴於上下文、即「脈絡」。但是,我們如何理解整個文本的意義?不正是要我們先理解其中個別語詞和語句(尤其是「關鍵詞」和「關鍵句」)的意義,才能理解整篇文本?所以,這裏有個循環,即著名的「詮釋循環」。理解任何文本,都免不了「詮釋循環」過程。

廣告

然而,就算是「詮釋循環」,我們在閱讀任一篇文章,還是從個別語詞和句子的理解開始,一定要先預設我們知道那篇文章每個語詞的意義,我們才能開始讀文本,對吧?那些一開始的「意義預設」,不是被脈絡定義,雖然在理解整個文本後,我們有可能修正它們,更精確地理解它們在文本(也就是「脈絡」)中的意義--這就是「脈絡化」。而一開始預設的「起點意義」就是跨脈絡,因為它們的意義是我們在其它脈絡中學到。這就是「脈絡化」要預設「跨脈絡」,否則我們根本無從開始。如果每個語詞的意義都被封閉在脈絡內,那不要說互相理解、甚至連理解都變得不可能。

「脈絡」這個概念在今天思想潮流之中,已經被大幅地擴張它的意義,亦即從「共文本」的意義被擴張到「共因果事件」。當我們說「事件的脈絡」時,我們的意思是一個事件有它的前因後果、有它的因果聯結、甚至因果網絡,要理解一個事件的「意義」,也要「脈絡化」。不過,讀者可以看到「脈絡」從「共文本」被擴張到「共因果」,也是一種語詞意義的「跨脈絡」使用--對「脈絡」這個詞的意義之「跨脈絡」的擴張和類比。

廣告

其實我們有很多相似術語和概念,例如「情境 (situation) 」也常被使用,而「事件的前因後果」雖然有同樣意思,但聽起來就比較沒學問。

當然,我們對大多數事件的理解是要依賴記載事件的文本,而且很多事件中夾雜大量的文本,甚至今天很多社會事件都是文本、意義的爭論,這是為什麼社會學的「符號互動論」是一個基本理論。所以,我們對事件的理解,混著對文本的理解。

現在,我們如何理解和詮釋一個事件的意義?道理一樣。我們一定是從跨脈絡的意義而開始。我們從過去已發生事件的意義入手,進到脈絡裏,去理解一個事件在脈絡之下的意義。但是事件的意義一定會被脈絡所改變嗎?不一定。

每個事件都是由許多前因後果共同構成的,它們形成一件事的「脈絡」。如果事件的前因後果沒有特別之處,例如甲某天早睡早起因此看到美麗日出,乙某天早睡早起也看到美麗的日出,甲和乙都沒有因為其它事而被耽誤,甲和乙的日出脈絡就沒有什麼不同,甲和乙觀賞日出的客觀意義也不會有什麼差別。

換言之,脈絡固然是獨特,但並非完全沒有相似性。如果主張每個脈絡都是獨一無二,理解和溝通在邏輯上就變得不可能。這是為什麼「跨脈絡」的理解遠比「脈絡化」重要--雖然「脈絡化」也很重要。

還有很重要一點是:「跨脈絡」不是「去脈絡」。把「跨脈絡」當成「去脈絡」本身也是一種「去脈絡」。

良心建議:讀者如果覺得別人的言論不能精確掌握自己言論的意義,因為他們不理解自己言論的脈絡,可能需要先跨出自己的脈絡,去跨脈絡地理解他人的脈絡,再根據「跨脈絡」的「邏輯」,和他人溝通,引導他人進入自己的脈絡。如果把脈絡當成封閉的東西,一昧要求他人進入自己的脈絡內,但是自己卻不願跨出去去理解他人的脈絡,那麼,溝通便不可能。當然,如果目的不在於溝通,那就另當別論。

原刊於作者 FB 專頁

(文:陳瑞麟;編審:阿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