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諾貝爾文學獎頒給 Bob Dylan 理由可能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2017/4/6 — 10:51

Credit : Wikimedia Commons

Credit : Wikimedia Commons

時隔半年,巴布.狄倫 (Bob Dylan) 終於領取了諾貝爾文學獎(以下簡稱諾獎)的獎章和證書。去年十月,瑞典學院以「在偉大的美國歌曲傳統中創造出新的詩意表達」為由,宣布狄倫獲獎,引起了不小的爭議。

支持狄倫獲獎的人認為,歌詞是狄倫的重要成就,而且屬於文學。過去,諾獎都頒給在文學領域取得重要成就的人,瑞典學院這回也做出了一致的決定。反對者則說,歌詞不屬於文學,而瑞典學院辜負了眾望。

爭議的起因似乎是對「歌詞屬於文學」這一命題有不同的見解。那些認為歌詞屬於文學的人又可以分為兩種。第一種人把歌詞等同於書面文字,主張它和其他文學作品一樣,能通過文字反映現實和表達情感,或者把它說成是(現代)詩,因為它的修辭和形式值得玩味。第二種人主張歌詞和詩很不一樣。儘管歌詞也可以用來閱讀,但對它的欣賞和評價經常涉及口語性質,甚至某些作品在本質上就具有特定的口語表現。

廣告

另一些人同意口語性質對歌詞而言十分重要,不過,他們主張歌詞不屬於文學。老實說,除非堅持把側重口語性質的文學或口頭文學排除在文學類型之外,否則這個基於現代主義文學觀的主張很難站得住腳。經過釐清,這些人通常會承認,在說出「歌詞不屬於文學」時,他們心裡想的是另一個較弱的主張:歌詞不是純文學。

歌詞不是純文學,而是側重口語性質的文學。若你同意這一點,卻仍舊反對狄倫獲獎,你的理由大概是:諾獎得主的重要成就必須屬於純文學。

廣告

純文學規範論

(P1) 歌詞是狄倫的重要成就,他因此獲獎。

(P2) 歌詞屬於文學,它不是純文學而是側重口語性質的文學。

(P3) 諾獎得主的重要成就必須屬於純文學。

(C) 因此,狄倫獲獎並不合原則。

可是,回顧歷史,非純文學作家曾多次獲獎。假設諾獎得主的重要成就必須屬於純文學,支持這一主張的人得付出很大的代價,因為他們必須聲稱瑞典學院多次違反原則。有個更符合常識的解釋是,瑞典學院有意這麼做:不管是純文學,還是側重口語性質的文學(或以其他方式分類的文學類型),諾獎得主的重要成就只需屬於任何一種文學類型。

泛文學規範論

(P1) 歌詞是狄倫的重要成就,他因此獲獎。

(P2) 歌詞屬於文學,它不是純文學而是側重口語性質的文學。

(P4) 諾獎得主的重要成就只需屬於任何一種文學類型。

(C2) 因此,狄倫獲獎是合乎原則的。

純文學規範論和泛文學規範論的支持者都同意,歌詞不是純文學,而是側重口語性質的文學。因此,諾獎該頒給純文學作家,還是任何一種文學類型的作家(用歌手或唱作人來稱呼狄倫或許更合適),這才是導致爭議的原因。

實際上,瑞典學院認為狄倫獲獎是合乎原則的。瑞典學院常任秘書莎拉.戴紐斯 (Sara Danius) 為狄倫的獲獎資格辯護道:「我意識到我們仍在閱讀古希臘的荷馬和莎孚,而他們是在 2500 年前寫作的。」她指出,「那些作品是用來表演的,也經常需要配合樂器,但它們還保存於書頁中,而且保存狀況非常好。我們喜愛他們的詩,我認為巴布·狄倫值得被當作詩人來讀。」

支持泛文學規範論的人引用戴紐斯的話,認為她擺脫了現代主義文學觀,把口語性質還給了文學。不幸的是,「閱讀」、「寫作」和「保存於書頁中」等用語暗示了戴紐斯的真正觀點。當她說出「狄倫的歌詞和詩的藝術成就不能一概而論」時,這個觀點就更加明確了:即便諾獎得主的重要成就不是純文學,也必須值得在書面文字上單獨地受欣賞和評價。

戴紐斯/瑞典學院的觀點

(P1) 歌詞是狄倫的重要成就,他因此獲獎。

(P2) 歌詞屬於文學,它不是純文學而是側重口語性質的文學。

(P5) 諾獎得主的重要成就必須值得在書面文字上單獨地受欣賞和評價。

(P6) 狄倫歌詞的書面文字值得單獨地受欣賞和評價。

(C3) 因此,狄倫獲獎是合乎原則的。

需要注意的是,雖然泛文學規範論和戴紐斯的結論一致,即狄倫獲獎是合乎原則的,他們的結論卻來自大相徑庭的前提。前者主張諾獎得主的重要成就只需屬於任何一種文學類型,後者則主張它必須值得在書面文字上單獨地受欣賞和評價。

在接受戴紐斯所代表的官方觀點時務必謹慎。人們仍在閱讀古希臘詩人的作品,這是事實。然而,以那些作品為榜樣,建議人們在書面文字上單獨地欣賞和評價狄倫的歌詞,這個做法不見得高明。因為,狄倫的作品是用來表演的,也經常需要配合樂器;它們還保存於唱片中,而且保存狀況非常好!

文/許昊仁;編審/阿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