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道德思辨】《復仇者聯盟3》魁隆的「救世計劃(半滅世計劃)」,真的合乎正義嗎?

2018/5/17 — 17:48

《復仇者聯盟 3 》裡魁隆 (Thanos) 的「救世計劃(半滅世計劃)」引起了不少網上討論。支持魁隆的人認為這是「必要之惡」:宇宙人口不斷上升,但資源愈益緊絀,為了避免全宇宙的生物滅亡,只好消滅宇宙一半人口。另外,計畫所消滅的對象是完全隨機抽樣、消滅方式也是無痛的,這也令整個計畫看起來更難挑剔。

這是個相當有趣的道德討論。在哲學界也有類似「生死攸關必須犧牲部分生命」的個案分析(譬如「洞穴奇案」)。我就藉著這部電影,介紹一下相關的道理原則,供大家進一步理解道德思考的志趣。

半滅世計劃能否被效益主義所證成?

廣告

對道德理論略有認識的人,可能會訴諸「效益主義」為半滅世計劃辯護,即如果一個行動計畫(比起其他可行的行動計畫)能夠最大化整體利益,那麼該行動計畫便是正當的;而犧牲一半人口總比犧牲全部(或超過一半)人口為佳,所以半滅世計劃是正當。

雖然效益主義能為半滅世計劃辯護,但它還是會面對以下難題:

廣告

首先,它似乎沒法解釋人們認為這是「必要之惡」的道德直覺。當人們用「必要之惡」形容這個計畫,就說明對其計劃的正當性感到遲疑。然而,按照效益主義的邏輯,這個行動計劃非但不是「惡」舉,反而是完全正當的。那麼,人們稱之為「必要之惡」的「惡」,或感到遲疑的點是什麼?

其次,如果我們完全接受效益主義邏輯,為何會認為魁隆使用隨機抽樣的方式選擇消滅對象是正當的?畢竟,若然在眾多可行的方案裡選擇最大化整體利益的方案,那麼魁隆消滅的對象應該是那些對社會沒有什麼貢獻益處的人才對。後者明顯比前者更符合效益。

(A).「盡可能保存更多生命」與 (B). 「完成目標的唯一必要手段」

事實上,我相信那些接受魁隆的半滅世計劃的人,大多都不是死硬派的效益主義者。當他們同意這項計劃,很可能是建基於以下的想像或預設:「如果不滅掉世界一半人口,遲早只會有更多人活在痛苦與死亡之中。」換言之,真正令人們同意半滅世計劃的理由,很可能是基於以下兩個原則的結合:

(A). 「盡可能保存更多生命」:當個案涉及生命的必然損失,整個行動方案應該以「盡可能保存更多生命」為首要目標

(B) .「完成目標的唯一必要手段」:如果一些人的死亡是許多人活下來的必要條件,那麼這些人的死亡就是合理的(「合理」可理解為「正當的」或「可免責的」)

(A) 和 (B) 很具吸引力,當我們可以合理地預期未來必然地有無辜的犧牲者(或受傷害者),那麼我們應該選擇最少犧牲者(或最少傷害)的方案。這兩個原則都可以在法律上的「緊急避險」或「兩害取其輕」找到影子。

同時,它們也能解釋為什麼人們對「無痛消滅」垂菁,因為這手段把當中的痛苦(傷害)減至最少,很符合「兩害取其輕」的原則(即如果存在著各種選備方案實現同一目的,而且其中任何一種方案都會傷害無辜者,那麼就應當選擇傷害最小的方案)

魁隆的計劃真的符合 (A) 和 (B) 嗎?

不過,魁隆的計劃是否真的嚴格適合這兩條原則,是值得商椎。

首先,「盡可能保存更多生命」的合理版本應該是在無法不犧牲生命的情況下,應該盡可能保存更多生命,但魁隆的計劃很可能根本不符合「無法不犧牲生命」這前設。事實上,魁隆也表示過這樣做是為了剩下的半數人口能生活得比較好(再次強調,「只是活得比較好」),而不是認為「如果不滅掉世界一半人口,未來會有超過一半人口的死亡」。

其次,即使未來真的會出現大量生命死亡而必須犧牲部分人的生命,選擇「滅掉世界一半人口」也未必是唯一必要手段,譬如魁隆應該將必須犧牲的死亡人數降至最低才對。

當然,《復仇者聯盟3》只是一部電影,魁隆的計劃是否符合 (A) 和 (B),完全取決於電影的設定。不過,為了介紹更多相關的思考原則,現在不妨讓我們假設魁隆的判斷是合理的,即有一定數目的生命必須犧牲,否則只會喪失更多生命,再假設「滅掉世界一半人口」也是必要的犧牲數目。

隨機抽樣真的公平或正當嗎 ?

現在,我們不妨追問:為何「隨機抽樣」去決定所消滅的對象是最公平的?「隨機抽樣」確實直覺上看起來是最恰當,因為它沒有特殊地考量個別人士的利益,平等地要求每個人都需要承擔同等風險。換言之,它符合:(C). 「所有參與者都應當承擔同等風險的責任」這原則。

不過, (C) 在此可能是錯誤的。譬如,對於剛出世的小孩、沒有胡亂揮霍資源的人來說,為什麼他們需要承擔和其他人一樣的同等風險?也許對於那些疏意破壞地球,胡亂揮霍資源,或令宇宙招致今日局面的人有責任承擔更大的風險才對。考慮一下現實世界的醫療體系,在必要時以「隨機抽樣」選擇治療對象,它之所以公平,是因為所有共同參與「隨機抽樣」的病人都被假定為「他們對自己患疾所需要承擔的責任都是一樣地多」,但這假定未必能套用到半滅世計畫上。

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問,「隨機抽樣」是在所有可行代替方案之中,最佳且最正當的手段嗎?考慮一下本文中一開始提到的質疑,為何我們不應該選擇犧牲那些對社會沒有貢獻益處的人?雖然這種這種做法很階級或精英主義,但考慮一下,如果「隨機抽樣」得出的結果變成大部分存留下來的人都是嬰孩、垂死老人,或者根本不懂重建世界的人,那麼這將對計劃執行後的世界重建帶來很大的不便甚至更大的災難。

我們應該回想我們之所以同意半滅世計畫的前設 (A) :「盡可能保存更多生命」。如果「隨機抽樣」得出的結果有可能會有違原初的預設,那麼我們就必須好好考慮有什麼其他可替代的方案,能夠令未來人類更好存活下來的方案才對。

康德主義者:任何行動計劃都是必須經過參與者所明確知情與同意,否則就是錯誤的

在此,我們是時候提一提康德主義者的意見。哲學家康德有個經典的哲學主張:「人是目的,不能僅作為手段」。在此,我把它詮釋為 (D) :未經一個人知情自願的明確同意,任何人都無權把該人僅僅作為完成自己目的的一種手段

按照 (D) 的說法,除非被犧牲的人都明確同意這次半滅世計畫,否則這個計畫從一開始就是不正當。但康德主義在此合理嗎?我們不妨回顧一下整個計畫的前設:「如果不滅掉世界一半人口,未來必定會有超過一半人口的死亡。」換言之,如果不執行計畫,這必定會帶來更多生命的犧牲。但堅定的康德主義者卻強調,除非所有人同意這計劃,否則絕不能執行這計畫,即使結果是全世界滅亡也罷。

這結論相當令人吃不消,甚至吃不消到所有人都會為此先否定康德主義。對此,我們不妨引入類似於「無知之幕」思考這問題:假如所有人都不知道身份、性別、階級、能力等個人條件下,而且他們都是自利的;那麼當他們知道「不犧牲部分人,就會有更多人死亡」這個事實,而且要討論解決方案與相應原則,他們會選擇什麼方案與原則?

在這無知之幕裡,他們很可能不會選擇康德主義去處理這問題;因為無知之幕的人們可合理預期,並非所有人都會同意半滅世計畫(因為恐懼自己是被消滅的對象),因此如果嚴格執行康德主義,就必須停止半滅世計畫,但換來的結果卻是死更多人,甚至全宇宙的生命都死光光。當人們在無知之幕推論出以上的結論,就很可能先否定康德主義。

無知之幕下,人們會選擇怎樣的方案?

現在,我們假設再堅定的康德主義者都同意要執行計劃,那麼他們會同意大家都認為公平的「隨機抽樣」手段嗎?按照康德主義的看法,選定犧牲對象的方式必須是大家明確知情與同意。換言之,無論經由「隨機抽樣」所做的選擇是多麼的公平,只要不是所有參與者都預先同意以「隨機抽樣」的方式來決定犧牲者,那麼這手段也是不正當的。

不過,如果我們假定半滅世計畫是在緊急危險的狀況下必須盡快執行,那麼要求全宇宙的人(假定他們都同意必須有人犧牲的情況下)討論並同意執行其中一種選定犧牲對象的方案,是不切實際。我們可以套用回「無知之幕」的思路,如果當時的情況很危急且人們對此知情的話,康德主義所提倡「選定犧牲對象的方案必須是大家自願且同意的」未必會得到多數人同意,會先被否定出去。

因此,如果我們同意上述的「無知之幕」思路,人們應該會完全排除康德主義 (D) 適用於這個案 ,並同意 (A) 和 (B) 的原則。至於他們會選擇隨機抽樣的方案選擇被消滅的對象、盡可能留下懂得重建世界的人,還是其他篩選消滅對象的方案,即要視乎他們認為哪個方案是有較大機會令自己存活下去,譬如他們需要評估「選擇/不選擇隨機抽樣而被消滅」的機會率,以及「選擇/不選擇隨機抽樣計畫執行後,假如個人沒未消滅,在重建世界存活下來」的機會率。

這可能是最合理的方案(真的嗎?)

當然,「無知之幕」在此並不能完備地決定哪個方案是正當的,它只是用作篩走明顯不符合理性人接受的原則。譬如,如果我們有正當理由在此個案中否定 (C) : 「所有參與者都應當承擔同等風險的責任」這原則,便有進一步正當理由拒絕隨機抽樣的方案。我們需要緊記,在思考具體的(道德)情境之中,我們需要對所有可能涉及的原則作出反思平衡的考量。我自己的初步結論是:

1. (A) 和 (B) 是合理的

2. 選擇消滅對象的方案:首先,從一半人口中,先盡可能留下最懂得、最有能力重建世界的人,後留下未成年者(基於拒絕 (C) ),而且這些未成年者的生理性別比例應該是一比一(基於未來的生育考慮與性別平等)。然後,假如還有剩餘的人口,便使用隨機抽樣的方案去決定。

現實世界的我們還及盡早改善社會和環境 避開電影中的道德兩難

當然,堅定的康德主義者不可能接受以上結論,他們會從一開始否定這計劃的正當性,尤其拒絕 (B) 。他們會認為每個生命都必須尊重,即使計畫再公平、無痛、結果好、具必要性也好,當把個別的人當成維持自己生命的手段,就是錯誤。

康德主義確實有道理,尤其考慮到現世人們對個人權利與生命權的尊重。也許道德兩難正正難在於此:我們不知道怎樣決定,好像兩邊都有道理,也有問題。幸好,現實世界還未至於面對上述的困境。聰明的觀眾應該注意到,《復仇者聯盟 3 》的設定顯然對應著現世我們面對的人口爆炸和資源不足、生態環境遭大肆破壞等嚴重問題。有些人認為,在不久的將來,人類真的可能要面臨類似的抉擇。

然而,以上的整個討論都必須建基於情況嚴重到「無法不犧牲部分生命,才能保存更多生命」,以及「這危險狀況已經緊急到必須盡快執行」這兩個基本預設上,才可能被證成。但現實世界裡,我們還遠遠未及於此。我們還有很多機會去改變社會和環境,避開全球災難與悲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