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說歷史 — 從《鳴梁海戰》看朝鮮半島的七年戰爭

2017/9/15 — 10:32

自從雙方的條件南轅北轍,和談無疾而終。豐臣秀吉重啟兵端,數路大軍於 1597 年再侵朝鮮半島。起初,明,朝聯軍屢敗於南原,閑山島,朝鮮水師幾近覆滅,李舜臣重任統制使對抗日軍水師。究竟為何爆發戰爭,又連綿七年之久?戰爭持續,半島頓成焦土,戰後對明、日、朝三方影響甚殷,下文略析之。

1. 開戰原因

影片最初只提及朝鮮軍隊節節敗退,沒有言明豐臣秀吉侵略朝鮮原因。然而,擴大領地分配和重啟官方貿易誠為主因,其最終的戰略目標是吞沒明室,朝鮮只是借道而已。他甚至構想明土,日本兩地各置天皇,重配封地給親信的計劃。加上,豐臣氏統一日本後,向琉球、菲律賓、高山國、朝鮮宣示,要求效忠1。例如命令琉球補給攻略朝鮮的資源。 1592 年 4 月,日軍登陸釜山, 20 日內漢城失陷。朝鮮宣宗出逃至義州,遣使至明廷求援兵。眼看朝鮮得手在即,豐臣秀吉將八道分配給各將管治2,欲長期管治。 1593 年 1 月,明軍收復平壤,後來又於碧蹄館戰敗,戰情漸趨膠著,明,朝聯軍與日軍互有勝負。豐臣氏欲分割南朝鮮四道的計劃不成。日軍只留下部份守軍,營建繫城,便撤回本土。其後,和議不成,兵禍又起。

廣告

2. 兩軍軍紀敗壞,朝鮮生民凋零

電影中,劫掠村莊的日軍將俘虜的人頭割下,送回朝鮮一方,用以迫降朝鮮軍隊。實際上,日方每佔一地,便頒行徵集糧草,租稅的法令,又申明軍紀安民3。誠然,這只是聲明而已。日軍所過之處大多殺掠慘酷。更甚者,各部隊以割朝鮮人的鼻子代頭,加入鹽及石灰,裝進罐子送回日本。 1597 年 9 月,豐臣秀吉為了顯示「憐憫」之心,與轉移戰爭局勢變壞的實情,於京都大佛殿前舉辦施餓鬼會,又修建耳塚埋藏朝鮮帶來的鼻子4。日軍又擄掠朝鮮百姓回本土勞役。當中有不少專業人士,如士人,工匠等。特別是士人俘虜待遇優厚,偶成異地學問交流的機會5。至於明將朝臣對朝鮮軍的印象不佳,時常投訴朝鮮軍隊通

廣告

敵,如丁應泰誣告一事,明軍糧草不繼時,更出外搶掠百姓。此外,明軍構成的部份遍及南北,包括遼東,保定,江浙。然而,提督以北人為主,漸有貴北輕南之賞罰。北軍將領常向朝鮮討領賞賜,致使朝鮮對明廷的觀感漸差6。朝鮮皇室如遇構陷誣告,則力辯之,對明軍胡作非為,朝鮮民眾只能忍氣吞聲。

日軍進攻路線圖

日軍進攻路線圖

3. 戰情膠著,局部勝利

文祿年間,日軍轉勝為敗,慶長二年( 1597 年),豐臣秀吉之攻略目標已縮減至半島南部。日軍登陸後,立刻構築城池,欲長期固守。宇喜多秀家之順天城,加藤清正之蔚山城便是明證。可是,日將領續戰的意向不一。就以李舜臣被罷免為例。小西行長欲和,向雙面諜時羅透露加藤清正之路向,朝廷密令李舜臣伏擊日軍,李以海道艱險,恐設伏,峻拒之。後來元均攻擊釜山的計劃洩露,致使閑山島兵敗7。李舜臣則因抗旨不遵下獄。電影記述李舜臣入獄,又重新起用的戲份,並沒有交代肇因。此外,戲中深通日語的朝鮮間諜俊沙的經歷可堪玩味。實際上,日方各路侵入軍均有朝鮮語通事,多出自於對馬島,對馬宗氏的通事數目也是最多的8。日軍也有明國人擔任通事,如張大膳,康宗麟。張大膳與時羅游走日、朝、明之間換取情報,相互博奕。誠然,電影的主軸是鳴梁海戰。李舜臣手上僅餘 12 艘戰船,對陣來島通總率領的艦隊。來島 200 多艘船的數目,預先埋下的鐵索與木樁的記載多有可疑之處。即便迫退日軍,保存海中運輸管道。然而,海上的局部勝利,亦未影響陸戰的攻守。 1598 年1月中的蔚山城一役,明,朝聯軍潰敗,明將楊鎬和邢玠虛報陣亡人數,隱瞞敗績。雙方僵持不下,各有勝敗。單就慶長年間諸役來看9,鳴梁一役還未能左右大局。

來島通總

來島通總

4. 戰後復元,慕明貶清

1598 年 7 月,豐臣秀吉病逝於京都伏見城。戰事漸趨不利的日軍無心戀戰,退出朝鮮半島,日本國內經濟殘破,終至德川取代豐臣而立。明朝亦動搖根本,雖可阻擋日軍入侵,援救朝鮮使明室喪師十餘萬,糜金不計其數,將士貪天之功,倖邀爵賞,其病源漸露耳10。七年戰爭結束後,朝鮮生民疲弊,其皇室得以倖存,認為天朝有再造之恩。電影內未見明軍蹤跡,亦可見中土之一鱗半爪耳。李舜臣領受詔書上的文字,配劍上鐫刻的語句,均以漢字書寫。誠然,電影強調朝鮮抗日的主體性,嗚梁勝利,也是李舜臣挽狂瀾於既倒,才可功成。不過,兩國聯軍反而是作戰的主力。鳴梁戰役後一年的露梁海戰,便是明,朝合兵,大破日軍。是役,李舜臣與明軍驍將鄧子龍均沒於陣。雖然明軍軍紀不彰,助朝卻敵之事深深烙印在士子心中。後來清代明興,又逢丙子胡亂,朝鮮士子多以明朝遺民自居,吾獨為東周之共同記憶維持百年。當中的崇禎處士如郭瀏著述的《皇明記略》,李玄錫編纂的《明史綱目》11,表達思念明朝的感情。隨著時光流逝,重視朝鮮歷史的聲音挑戰思明潮流,居坐屋內,只知屋外之事而不知內事,凡此疑問為慕明時光劃上句號。

總結

16 世紀末,發生在朝鮮半島的七年戰爭,明朝,朝鮮,日本對戰事各有不同的稱謂。明室視為萬曆三大征之一,是天朝對屬國的施救。作為受害者的朝鮮,則名為壬辰倭亂,丁酉再亂。明室與朝鮮的同盟存在猜忌及疑慮。前者不是大義凜然,慨然赴援,時常擔心糧草不繼,盟友通敵;後者忍受明朝的苛索,感謝明室拯救朝鮮於危急存亡之秋,是恩同再造的上國。至於日方則以文祿,慶長年號名之。豐臣秀吉攻略明土的野心未能實現,又未能分割朝鮮,戰事便草草結束。明朝視朝鮮為朝貢體系的一員,居高臨下。然而,李氏朝鮮受漢文化影響甚深,特別是明亡後,以傳統存鴨江之東而自豪不已,朝鮮士人視清人,日人為未經開化的夷狄,倭賊。強調朝鮮自主的論述逐漸發酵,配合明亡清興的進程而鞏固。時至今日,混和濃厚民族主義的影視作品,訴說著一脈相承的台詞。

註腳

[1] 羅麗馨,〈豐臣秀吉侵略朝鮮〉,《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報》 35 期( 2011 年 5 月),頁 36

[2] 以1592年的計劃為準。毛利輝元治慶尚道,小早川隆景治全羅道,福島正則等忠清道,森吉成等治江原道,宇喜多秀家等治京畿道,黑田長政等治黃海道,加藤清正等治咸鏡道,小西行長等治平安道,調查稅額,徵收米糧,見於羅麗馨,〈豐臣秀吉侵略朝鮮〉,《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報》 35 期( 2011 年 5 月),頁 57- 58

[3] 羅麗馨,〈豐臣秀吉侵略朝鮮期間 日軍在朝鮮半島的殺掠及朝鮮俘虜在日本的生活〉,《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報》 39 期( 2013 年 5 月),頁 95-98

[4] 高橋昌明著,任釣華譯,《京都:千年之都的歷史》(新北市:遠足文化, 2017 年 2 月),頁 251

[5] 姜沆與藤原惺窩的儒學討論,此見於吳政緯著,《從漢城到燕京:朝鮮使者眼中的東亞世界》(台北市:秀威資訊科技, 2017 年 7 月),頁 84

[6] 葉菜萍,《壬辰倭亂時期的明鮮關係 (1592 — 1598) 》(台北:東吳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 2010 年 7 月),頁 56-57

[7] 宣宗 31 卷, 30 年 2 月 1 日,《朝鮮皇朝實錄》

[8] 羅麗馨,(豐臣秀吉侵略朝鮮:日、朝、明三國軍之疾疫,情蒐與通信),《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報》 47 期( 2017 年 5 月),頁 132-133, 145

[9] 單是日,朝對陣為 3 次,日,明,朝聯軍對陣為 12 次,合共 15 次,海戰則只有3次,此見於葉菜萍,《壬辰倭亂時期的明鮮關係 (1592 — 1598) 》(台北:東吳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 2010 年 7 月),頁 56-57

[10] 谷應泰撰,《明史記事本末》(北京:中華書局, 2015 年 8 月),頁 980

[11] 此見於吳政緯著,《從漢城到燕京:朝鮮使者眼中的東亞世界》(台北市:秀威資訊科技, 2017 年 7 月),頁 196-19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