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魚樂之辯】莊子真的贏了嗎

2017/2/21 — 13:34

大家對莊子與惠子的「魚樂之辯」耳熟能詳,「子非魚安知魚之樂也」的名句也是朗朗上口。熟悉典故的朋友都知道,這是《莊子.秋水》裡,關於能否知道水中游著的魚是否快樂而作的著名論辯。辯論結果到底誰勝誰負,不同解讀似乎有不同結論。

最近,阿捷的文章《【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莊子與惠子誰辯贏了?》用非常清晰的語言,重構了這個著名論爭,結論正是莊子使用了邏輯中歸謬法勝過了惠子。但,莊子真的贏了嗎?莊子的歸謬法有用嗎?

阿捷將莊子的論證重新陳構為歸謬法,這個推論是這樣:

廣告
  1. 假如兩個是不同的個體,就無法知道對方的內在狀態。
  2. 根據 (1) ,惠子應該不知道「莊子不知道魚的快樂」。
  3. 惠子肯定自己知道「莊子不知道魚的快樂」。
  4.  (2) 和 (3) 矛盾,因此原本預設是錯誤。

阿捷十分正確地指出,在惠子質疑莊子,說出名句「子非魚,安知魚之樂」時,背後預設了原則 (1)。如果 (1) 成立,便使「子非魚」的質問成為有力攻擊。根據歸謬法,從 (1) 得出了 (2) 和 (3) 兩個矛盾,所以 (1) 有問題。那就是說,惠子質問的預設前提並不正確。

廣告

運用歸謬法來解讀莊子的回應,著實讓莊子有力回應了惠子。然而,惠子的回應真的會導致矛盾嗎?似乎未必。

關鍵是,根據惠子自己提出的原則 (1) ,惠子不知道「莊子不知道魚的快樂」。同時,惠子肯定自己知道「莊子不知道魚的快樂」。這就是惠子需要面對的矛盾。但,我們稍微再問一個問題:惠子是如何肯定自己知道「莊子不知道魚的快樂」呢?

阿捷的文章並沒有回到這個問題上。不過,假設惠子也是根據原則 (1) 知道呢?根據原則 (1),兩個不同的個體無法知道對方的內在狀態,我們可以得出結論,個體甲無法知道個體乙的內在狀態。稍微把這個「得出」寫成邏輯推論:

(3'). 如果兩個不同的個體無法知道對方的狀態,那麼任何個體甲都無法知道任意個體乙的內在狀態。

這個推論是原則(1)的邏輯結論。既然是邏輯,惠子這個莊子的老朋友應該早就了然於心。根據邏輯,用「莊子」代入「甲」,將「魚」代入「乙」,結論就是:

(3''). 惠子知道「如果 (1) ,那麼莊子不知道魚的快樂。」

懂邏輯的惠子當然有自信知道,莊子不知道魚的快樂,因為不同的兩個個體無法知道對方的內在狀態嘛!

換句話說,惠子不需要陷入謬誤之中。阿捷的重構之所以使惠子敗下陣來,是因為他將惠子自信知道「莊子不知道魚的快樂」理解成與莊子知道魚快樂的「知道」是同一種方式。莊子似乎感受到魚的快樂,所以知道魚的快樂。然而,惠子並不是感受到了莊子的不知道,而是通過邏輯得出結論,「莊子不知道魚的快樂」,所以知道「莊子不知道魚的快樂」。惠子沒有用自己的原則砸自己的腳。

或者,莊子其實知道惠子的論辯無法反駁,最後才說出「我知之濠上」。惠子說的「安知」,問的是「怎麼『能』知道?」,而莊子卻回答的卻是「怎麼知道?」,答案是「在濠上知道。」

缸中之腦

上文的重構似乎可以得出,莊子其實並沒有勝過惠子。而惠子之所以能夠回應莊子的反問,在於 (3'') 。在哲學的知識論,有這麼一條較為普遍接受的原則:

如果一個人 S 知道 P 推出 Q ,並且 S 知道 P ,那麼 S 知道 Q 。

就是這條原則,使得莊子無法通過歸謬法反駁惠子。通過這條原則,惠子只需要知道 (1) 不同的個體無法直接知道另一個個體的內心狀態,並且,惠子知道從 (1) 可以推出莊子不知道魚的快樂,惠子就能有信心知道,莊子不知道魚的快樂。這種知識,實質上是一種推理知識,而不是感知對方的內心狀態。這條原則叫做「知識封閉原則」1。這條原則也使得心靈的哲學問題變得異常有趣。

根據大家熟知的邏輯,知識封閉原則又可以寫成:

如果 S 不知道 Q ,並且 S 知道 P 推出 Q ,那麼 S 不知道 P 。

這樣一來,哲學家關於心靈的想像力就可以無限展現出來了。 1973 年哲學家哈曼 (Gilbert Harman) 在其著作《思想》2 ,讓我們一起做一個想像的思想實驗——缸中之腦。這一實驗被另一位著名哲學家普特南 (Hilary Putnam) 發展成為經典

想像一個邪惡的天才科學家,她將一個人的大腦很好地保存在放滿營養液的缸中。然後,她用電線將缸中之腦與電腦連接在一起。通過電腦程式,科學家可以為缸中的大腦輸入各種信號,使得可憐的大腦好像看到、摸到、聞到各種外部事物;但實際上,大腦根本沒有看到任何東西。

這個思想實驗聽起來很熟悉,那是因為 1999 年的著名電影《二十世紀殺人網路》(Matrix, 大陸譯名「黑客帝國」)展示了相似場景,未來的人類被機器人放在營養液中,通過電線接受信號,以為自己生活在 1999 年的世界中。

現在問題來了,缸中的大腦,還有電影中的人類,擁有關於外部世界的任何知識嗎?

結論似乎指向,不。知識封閉性原則在這裡起著關鍵作用。如果一個人有兩隻手,她當然就不是缸中之腦。但是,根據知識封閉性原則,如果她並不知道自己不是缸中之腦,她似乎就根本不知道她有兩隻手。將缸中之腦的論證用稍微形式化的方式陳構出來:

  1. S 知道 P 推出 Q ,例如 S 知道,如果她有兩隻手,那麼她不是缸中之腦。
  2. S 不知道 Q ,例如 S 不知道她不是缸中之腦。
  3. 那麼, S 不知道 P ,例如 S 不知道她有兩隻手。

這裡, P 可以代入為任何外部世界的情況。這意味著,如果一個人不知道自己不是缸中之腦,她就不擁有任何關於外部世界的知識!而關鍵正是,誰都沒辦法知道自己不是缸中之腦!電影中,奇諾李維斯飾演的尼奧 (Neo) 被救之前,完全不知道,甚至無法想像,真實的自己竟然只是睡在營養液之中,什麼公司,什麼電腦,全部都是假像。但他沒辦法區別,什麼是真,什麼是假,因為一切不過就是大腦接收到的電信號而已!

當你閱讀這篇文章的同時,你又怎麼知道,你面前的電腦或者手機是真實?你可能不過跟尼奧一樣,睡在營養液中,被神秘的科學家輸入著各種信號到大腦而已,你又如何知道呢?

註腳

[1]這是較弱版本的知識封閉性原則。較強版本是:如果 P 推出 Q ,並且 S 知道 P ,那麼 S 知道 Q 。之所以較強,是因為這個版本的知識封閉原則會匯出,人可以知道她所知道的所有知識的邏輯蘊涵。

[2]Harman, Gilbert 1973, Thought,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3]Putnam, Hilary 1981, Reason, Truth, and History,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文:劉滿新;編審:阿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