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llen Carlson 的環境美學 科學知識也可以指導我們欣賞自然之美

2017/5/24 — 10:12

圖右:Water Lilies, claude monet

圖右:Water Lilies, claude monet

很多時候,美學的討論都會圍繞藝術,探究何謂藝術?音樂是甚麼?繪畫如何再現?虛構的故事為何能夠牽動我們的情緒?你也許不會感到意外,因為現代人的審美活動很多時都以藝術為對象——只有當我們踏入藝術館、音樂廳、劇院,又或者在安靜的角落坐下看書,我們才會拋開日常實務,在心靈讓出一個空間,留給無法令我們穿得暖、吃得飽的美去滋養我們的精神世界。

然而,也許有一天,你走出城市,沿着婉延的山徑,徐步踏上林木蔽天的小山丘。在腳邊的落葉聲及新綠的青香伴隨下,穿過濃濃樹蔭,輕倚山頂的一塊奇石。汗珠輕冒,令撲面的清風更見涼快。放眼一看,那自然無垢的景色盡映入眼簾:一面是翠綠延綿的山脊,點綴着緩慢移動的雲影;一面是無垠的大海,陽光隨着浪頭一起一伏,是水波也是光波。

「真美!」

廣告

幸好,我們並沒有失去欣賞自然之美的能力。

***

廣告

我們能夠看到自然之美,相信這沒甚麼好爭議;但是否人人都看到同樣的自然之美?不見得,就像藝術的情況,我覺得美不勝收的景色,在別人眼中可能只是一片平平無奇的荒地。

人們對自然之美的審美判斷既然有差異,那麼有沒有對錯之分?同樣的問題,若換上藝術之美,似乎比較容易回答。就如我的前一篇文章所介紹, Kendall Walton 認為我們可以運用藝術史的知識判別如何欣賞藝術作品才恰當:將藝術作品劃入正確的藝術範疇,可以讓我們知道作品有甚麼屬性與其審美價值相關,從而作出恰當的評價。 Walton 提出了判斷一件藝術作品是屬於哪個藝術範疇的四點考慮:

  1. 能令藝術品擁有較多的標準屬性,以及較少的逆標準屬性;
  2. 能令藝術品擁有最高的藝術價值;
  3. 需要考慮創作者的意圖(譬如作者本身想透過藝術品表現什麼);
  4. 創作者所身處的社會已對該藝術範疇有一定程度的認可;

這四點當中,(3) 與 (4) 明顯地點出藝術知識的重要性:藝術知識之所以有助我們欣賞藝術作品,是因為藝術是人類的文化創作。無論藝術家創作時打算依照既有的藝術範疇,還是選擇突破,他們對有關藝術範疇的瞭解都形塑他們的創作活動。因此,當我們將藝術品視為藝術家創作的成果,而不是隨機生成的事物,對藝術範疇的知識便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欣賞及理解的脈絡。

由此可見,自然之美與藝術之美便有一個很明顯的分別:自然環境並不是由人類創造。生物隨機的突變,於漫長的演化歷程逐漸異積或者被淘汰,形成了現今各物種的形態及生態;大地、海洋、天氣等等則是由各種自然力量結合所塑造,當中不涉及任何創作者,更談不上創作者的意圖或處境。問題來了:在藝術方面, Walton 認為上述四點考慮中,(3) 與 (4) 至少有一個需要納入考慮範圍內,但這兩點卻明顯缺乏創作者而不適用於自然環境上。這是否代表了對於自然環境並沒有所謂的正確範疇?沒有的話,審美判斷的對錯又從何說起呢?

對於這一個問題, Walton 的立場似乎就是認為對於自然事物的審美判斷並沒有對錯可言。在這方面,自然事物就像來歷不明的外星藝術品:前者因為沒有創作者,後者因為我們不了解創作者,所以我們沒有相應的背景知識,讓我們判斷正確的範疇是甚麼。固然我們可以任意地將審美屬性加諸自然事物之上,但這樣並不能算得上是審美判斷,更談不上對與錯。

Walton 的這種立場明顯不符合現實的審美活動。假若有人說喜馬拉雅山脈一點也不壯麗、蛆蟲在動物屍體上扭動得很優雅,我們真的能夠忍住不去認為這個人錯得離譜嗎?

哲學家 Allen Carlson 反對 Walton 這種立場1。他認為 Walton 提出的方法只需略為修改一下,就可應用到自然之美上。 Carlson 指出,雖然自然環境並非由人類創造,但我們也有相應的常識及科學知識,去指導我們如何欣賞大自然。當我們遊走於山野,我們欣賞的並不是單純的感覺,例如斑駁的青色和啡色、醒神的氣味、沙沙的聲音、柔軟的觸感……這種單純的感覺,必須經過我們的知識轉化成有意義的對象,成為樹影、青草味、風吹樹枼的聲音、踏在落葉堆的觸感,這樣才算得上將大自然當作審美對象。在這個轉化過程中,我們(有意或無意地)所做的,就是將我們觀察到的事物放進由常識或科學知識提供的範疇欣賞。有趣地, Walton 在〈藝術範疇(Categories of Art)〉 2 一文中的其中一個例子正正可以幫我們了解這一點:

一隻體型細小的象,在我們眼中會顯得很嬌小可愛。這並非因為這動物本身細小,而是牠相對於其他象而言顯得細小。假若在另一個時空,同一隻動物出現在一群人眼前,而這群人所熟識的物種不是象而是小型象,他們便可能會覺得這隻動物很威武,因為牠的體型比其他小型象大得多。

這個例子中,象就是相應的範疇,體型是象的可變屬性,而象的一般體型範圍就是象的標準屬性。然而,假若那隻象的體型細小得超過標準的範圍,牠的體型便成為了逆標準屬性。然而,由於除了體型細小之外,這隻象的和一般的象沒有其他分別,因此我們仍然能夠將這動物視作一隻象。這時候,我們便會看到上面提及的審美屬性(嬌小可愛),並且作出相應的審美判斷。

由此可見,欣賞大自然的時候,我們從常識及科學學習到的各種類別,能為我們提供一系列可供採用的範疇,而將自然事物放進不同的範疇會讓我們欣賞到不同的審美屬性。可是,這還未能指出在審美層面上,自然事物的範疇是否有正確與否之分。既然在不同的範疇下,同一件自然事物可以有不同的審美屬性,為甚麼我們只該把那事物放在一個特定範疇下欣賞?緃使我知道藍鯨是哺乳類而不是魚類,但在審美的角度下,何以見得我只應該將藍鯨視作哺乳類?為甚麼我要如此局限自己的審美活動,放棄欣賞其他審美屬性的機會? Carlson 提出了兩個論證,嘗試證明對自然事物的審美活動也有需要區分正確及不正確的範疇。

他的第一個論證指出,如果我們將自然事物放進不正確的範疇去欣賞會有兩個不好的後果:(一)我們會遺漏了該事物的一些審美屬性;以及(二)有關的審美活動建基於錯誤的信念,欺騙自己,亦欺騙別人。這兩個後果能夠支持 Carlson 的立場嗎?第一個後果似乎不太有力,因為把自然事物放進正確的範疇也會令我們看不到其他可能的審美屬性。第二個後果的確提供了一定程度的約束力,但如果有人不排斥這種不誠實的審美活動,我們亦奈何不了他們。這樣,第二個後果能否支持 Carlson 的論證,便要視乎審美活動在這方面應該有多強的規範性,但這問題並不是這篇文章能夠處理得到。

Carlson 的第二個論證訴諸倫理上的考慮。他認為將自然事物放於正確的範疇,可以讓我們以恰當的態度對待大自然。 Carlson 的這個論證與一個大家比較熟悉的論證大同小異:色情刊物將女性表現成單純的性對象 (sex object) ,雖然會令人看到不同的審美屬性,但建基於這種錯誤態度的審美活動會導致不道德的後果,因此當我們欣賞女性的美時,我們有倫理上的理由拒絕只將女性放進性對象這個範疇3。同樣地,我們欣賞自然事物時,不同的範疇可以引致我們以不同的態度對待大自然,由此衍生的行為有好壞之分。因此,「我們應該如何對待大自然」這個問題的倫理約束力,便間接地規範了我們對自然的審美活動,要求我們將自然事物放於正確的範疇去欣賞。

雖然 Carlson 自己將兩個論證獨立地考慮,但我們其實亦可以將兩個論證結合起來看。上面提及過,Carlson在第一個論證提出的第一個後果未能支持他的結論,但我們看過他的第二個論證後,便有方法回應這個問題。由於對自然的審美活動有其倫理上的後果,因此若果我們遺漏了自然事物的部分審美屬性,我們便可能因此低估了該等事物的價值,進而未能適當地作出保護,甚至對自然做成破壞。另一方面,雖然不正確的範疇也許會讓我們看到獨特的美,但我們亦可能因此而錯估自然事物的價值,以致不能恰當地對待自然。因此,雖然正確及不正確的範疇都會令我們錯失了某些審美上的可能性,但兩者並不是對等的。

既然有需要區別正確與不正確的範疇,那麼,我們要如何決定哪個範疇才是正確呢?相信大家都可以猜到 Carlson 的答案是甚麼:我們應該根據正確的常識及科學知識決定。正確的常識和科學知識除了可以直接告訴我們應該如何對待大自然,亦可以通過讓我們恰當地欣賞自然之美,進而間接地影響我們對大自然的態度以至行為。

Carlson 的環境美學,不單把以大自然作對象的知識、倫理及美三者結合起來,還讓我們看到人與大自然之間那微妙的連繫。日後,當你再次走進大自然,為自然之美感動時,希望你會想起 Carlson 的理論,然後將這份感動化為行動,為我們的環境出一分力。

註腳

[1] Carlson, A. (2000). Aesthetics and the environment: The appreciation of nature, art and architecture.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本文集中介紹此書第四及第五章的內容。
[2] Walton, K. (1970). Categories of art. The Philosophical Review, 79(3), 334-367.
[3] 讀者可能會對句子中間那個「只」字感到奇怪——難道「不只將女性放進性對象這個範疇」便行了嗎?其實即使在現今女性主義的討論,「將女性視為性對象」這件事本身並不一定有問題,而比較多人認為有問題的是「將女性僅僅視為性對象」。 Carlson 的原文只簡單帶過這個例子,似乎未有顧慮到有關問題的複雜性,然而這點瑕疵並未有影響他想要作的類比。(筆者對女性主義的認識非常淺薄,特此感謝編審阿捷指正。)

文:郭嘉榮/編審:阿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