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IT 狗與男性特質的霸權

2017/4/9 — 12:37

早前的特首選舉論壇上,有資訊科技界選委向候選人提問有關「性傾向歧視法」與「同性婚姻法」的問題,引起網上討論熱烈,其中包括「IT狗與男性身份」的慨嘆,以及對同性戀議題的貶斥性幻想 1 。本文將以「男性特質 (Masculinities) 」集中處理當中對男性身份與職業形象的問題。

什麼是男性特質 (Masculinities)

「男性特質」議題的興起源於第二波女性主義運動後期,當時有女性主義者(包括新左翼陣營中支持女性主義陣營的男性)認為,只批判父權制度 (Patriachy) 對於女性的壓迫並不足夠,提出應該把研究主體放回男性身上,希望從性別互動關係中,疏理出男性支配女性的機制。及後,「男性特質」在心理學、社會學、人類學、歷史學等領域,均受到重視並產生出豐富的研究成果。但值得注意的是,男性特質論於 80 至 90 年代亦深受男性陣營歡迎,藉以號召男性在面對女權興起及時代急劇變改的社會中,重建失落了的男子氣概,有興起的讀者可以參考 Robert Bly 等人的研究 2

普遍而言,「男性特質」並沒有清晰明確的定義。在不同研究領域裡,意義內涵略有不同。在心理學研究,男性特質通常意指那些於文化中具有「男性化」的概念與成見(如男性應該有果段的決策力、不易哭泣)。在社會學領域,社會學家 Raewyn Connell 為男性特質的研究奠定了另一種重要的研究框架。她在著作中批評了心理學把男性特質本質化的傾向,認為男性特質在不同的歷史、時空、文化、場域中有不同的形式與實踐方式,而且它不是一種內在的心理特質,而是一種人際關係上的實踐 (practice) ,譬如對他人的期待與行為想像。簡單而言,她認為男性特質是一種社會文化的產物,每個社會對男性都有不同的期望與要求。

廣告

社會上最具規範性的男性特質(或可理解成所有男性都趨之若鶩,被認為是最理想的男性典範), Connell 稱之為「霸權性男性特質 (Haegemonic Masculinity) 」。例如在香港,「四仔主義」:車仔(有富裕的物質生活)、老婆仔(有伴侶、美好婚姻)、屋仔(擁有私人居所)、細路仔(有後代——理想的小康之家),便是一例。

在這個脈絡下,所謂的霸權,是指意識形態與文化對男性行為的控制,它會要求男人達到某種特定典範 (ideal) 。但這些要求往往充滿矛盾與張力,亦非輕而易舉之事,需要男性極大的付出與犧牲才能成功。在香港買一層樓動輒數百萬元,一個男人要放棄閒暇娛樂,節衣縮食, 8 年內盡量零消費,才能買得起一層 600 萬的私樓 3 。壓力之重,可想而知。

廣告

事業與男性特質

2011 年平機會委託中文大學就「性別定型及其對男性的影響」進行研究。研究報告指出無論中產抑或基層男性,都會把工作與男性身份掛鈎,而且要符合所謂的霸權式男性特質亦越來越難。對中產階層的男性而言,事業更是男性身份的基石。根據報告的定義,事業包括兩個重要的元素:向上流動的機會和工作滿足感。「 IT 狗」一詞所反映的正是男性對自身事業感到失望的一種自我污名化。

「IT狗」一詞源於一本名為《數學與科技》教育雜誌裡的單元故事《超級無敵IT狗》,及後被 IT 界引申作自嘲地位及待遇低微。「狗」這個字在網絡世界除了有地位低下的意思外,通常亦特指男性負面的行為或形象,例如狗公、狗衝。 IT 業界素來以男性為主導,雖近年女性 IT 從業者數量上升,但「 IT 狗」一詞正好呈現一種男性集體對自身行業身份的貶抑。

要成為一個理想型 (ideal) 男性,職業(及其所包含的經濟因素及社會地位)是重要的參考指標。以職業階級所劃分的男性身份,男性 IT 從業員對自身行業身份的自我貶抑,包含著對理想男性應該擁有的職業地位的渴求。這種優劣身份的支配關係,有著社會結構所支持:一方面僱主輕視 IT ,薪酬待遇普遍比其他專業行業低;另一方面,業界僱員也「積極地」維持著這種建構,不斷自我生產 IT 從業員的負面形象,自覺或不自覺地建構及鞏固這種從屬 (subordinate) 於主流價值的職業形象。

「 IT 狗與同性戀」雖然並沒有實質關係(前著是工種、後者是性身份),不過若以 Connell  的理論框架理解,仍有其重要的含意。(男)同性戀比普遍假定為異性戀的男性 IT 從業員( IT 狗)地位更為邊緣。從屬的男性( IT 狗)與邊緣的男性(同性戀)這兩種男性身份的互動,突顯了不同男性身份之間的張力。把同性戀污名及對 IT 男性從業員身份加以明確區分,可以是一種透過壓制比自己更邊緣的男性以突顯自己男性身份「其實並非那樣差」的手段;當然,另一個可能是,把 IT 狗與同性戀扯上關係,透過兩種負面身份的疊加,藉以諷刺現時職業處境的無奈與荒謬(但這種操作仍假定同性戀是一種負面、不符合異性戀規範、不希望擁有的身份)。

總結而言,當社會上某種男性特質成為霸權,其對男性的控制可以隱沒於意識形態當中,透過文化操控、行為實踐、媒體論述等不斷再現,成為一種含蓄但暴力的規訓力量,一種社會運作機制。

註腳

[1] 其中留言包括「 IT 狗 + gay 佬係完美配搭,唔洗生仔害左佢」、「 it 狗 + gay perfect match,番番下工係 server 房 屌屎忽 暖暖地 又有風扇聲 cover 叫到幾大聲都無人知」。「 IT 狗無啦,資訊科技界竟然提同性戀問題....」, LIHKG 討論區 時事台,https://lihkg.com/thread/162685
[2] Robert Bly 於 1991 年曾出版《鐵約翰 (Iron John) 》一書,呈現部落男孩透過儀式、冒險等行為建構「男性特質」的過程。有興趣的讀者可參考 1996 年台北張老師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之中譯本。
[3] <【有樓萬事足】極慳男日使 50 蚊買 600 萬樓 地獄式儲蓄:拍拖嘥錢>,香港 01 

參考資料

平等機會委員會。 (2011)。「性別定型及其對男性的影響」探索性研究。http://www.eoc.org.hk/EOC/GraphicsFolder/InforCenter/Research/content.aspx?ItemID=10347
Connell, R. (2005). Masculinities (2nd ed.). Berkeley,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