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丘之貉 狼英死而不僵

2016/11/10 — 18:32

特首梁振英

特首梁振英

由所謂「支那宣誓風波」最終導致人大釋法,人大委員會一致通過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詮釋,巨細無遺地規範香港特區公職人員包括立法會議員在內的宣誓方式,不僅嚴重干預香港的司法機關的運作,破壞法治,更在實質上宣告了「一國兩制」的死亡。中共不單不信任香港司法獨立,用最粗暴的方式指令本港法院必須根據人大釋法,裁決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無權替梁、游兩名議員監誓,而他們的宣誓亦因人大釋法後明顯違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因而喪失議員資格,還嚴厲批評香港執法機關並無嚴格按照基本法辦事。言下之意,造成今天人大要釋法的局面,正是行政長官梁振英及及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嚴重失職的結果。

說人大最終釋法是梁振英及中聯辦利益團夥搞局鬥爭的勝利,顯然不符事實,他不會因此而增加爭取連任的政治本錢,反而更增添習近平將他鏟除的誘因和決心。原因很簡單,除梁一舉兩得,既可制止利益團夥繼續搞局,禍亂香港,又可收買人心,增加習近平欽定的下屆特首的管治威信,改善港人對習核心的印象。

那為何人大常委會又全票通過釋法?究竟是習核心無法駕馭人大常委會,抑或蛇鼠一窩,互扯貓尾?

廣告

可以這樣說,習張都是一丘之貉,作為共產黨,統治權威(所謂國家主權、國家安全和民族尊嚴只是修詞)絕對不能挑戰,最終釋法實屬必然,只有緩急輕重之別。但今次不按常規釋法,不等待終審法院最終裁決而又不符中共意願後便悍然釋法,卻是689搞局成功及張德江借勢依憲法賦予人大委員長權力偷襲成功的結果。不過,大權獨攬的習近平素來主張香港三權合作,今次正好順水推出,借勢釋法,削弱本港司法獨立的基礎。

話怎麼說呢?

廣告

原來今次釋法,是689利用兩隻小學雞議員泡製的宣誓風波,指令地下黨員兼立法會建制派召集人廖長江向人大告狀,指港獨猖獗,危害香港,必須人大釋法制止,因此在所有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全不知情下,張德江接力主動在每兩個月召開的人大常委會的其他議程上加入釋法議程,順利釋法。

但張德江不能像689及中聯辦利益團夥通過可操控的主流傳媒事前散播之謠言一樣,替多條基本法釋法,而689也不敢利用上周日西環事變的衝突,借勢搞個暴動,正好說明六中全會後,大局已定,他們已經受制,不能任意妄為。

當然,權鬥仍未息,689仍會垂死掙扎,繼續搞局下去。最新的搞作,就是梁振英表示二十三條立法不僅是特區政府的憲制責任,更有現實意義。很明顯,在任內完成二十三條立法已經成為他的競選連任政綱,更不排除短期內推出的可能,而法庭仍未有裁決,立法會行管會已按照人大釋法規定及以保安為由,不准梁游兩人開會及其助理進入立法會。梁粉局長陳茂波甚至在回答立法會議員質詢時,竟聲稱政府保留不承認部分資格成疑的議員之權利。猖獗如斯,死而不僵的689,仍然需要港人時刻提高警覺,堅決與他鬥爭到底。

 

(原刊於「政治經濟學」「大紀元時報」2012.11.11;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