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些關鍵的事實 — 回應李國章在記者會上的言論

2016/2/22 — 17:46

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資料圖片)

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資料圖片)

撮 要:

本文回應李國章先生在1月28日記者會上對馮敬恩同學、余若薇女士、梁家傑議員所作的非常指控,就事實作出澄清。

(一)根據本人在1月26日在現場的觀察及手機短訊的紀錄,以及香港電台即時新聞的一則報導,李國章先生指當天參與衝突的在場學生受到馮敬恩的錯誤消息誤導,是與事實不符的。在場學生確實知道校委會會議決定成立檢討小組,但不滿意其具體安排。

(二)李國章先生指稱余若薇女士1月26日在現場煽動學生,而事實上,本人確知余女士僅在會議開始時在沙宣道行人路上參與由港大校友關注組發起的簡短的抗議行動,作非常短暫的停留,並沒有與現場學生溝通聯絡。衝突開始時,余女士已經離開數個小時。

(三)李國章先生又指稱梁家傑議員和余若薇女士是去年7月28日包圍校委的指揮者,而事實上,本人確知梁余兩位當時是參加由本人擔任召集人的港大校友關注組舉行的靜坐抗議,在衝突發生後兩位曾與本人一樣前往了解情況。我們與包圍校委的人士並不認識,更沒有指揮與被指揮的關係。港大校委會有責任向公眾澄清,李國章先生以校委會主席身份在香港大學召開的記者會上講的上述意見,是其一己之見抑或代表校委會立場。無論如何,如果上述指稱缺乏根據的話,校委會有責任還上述三位人士一個公道,作出公開解釋和道歉。

廣告

李國章先生在1月28日就1月26日校務委員會會議及其後的衝突召開的記者會上,曾對多位人士作出嚴厲而奇特的指控【注】,而未有提出確實的證據。

本人由1月26日下午五時起一直在校務委員會開會的場外,直到當晚深夜三時才離開,一直留意現場情況;本人同時亦身為港大校友關注組的召集人,對我們發起的行動有第一手的掌握,因此本人謹就三個方面,以本人所知道的事實,回應李國章先生在1月28日的記者會上所表達的言論。

廣告

在場學生是否受到馮敬恩同學的錯誤消息誤導?

李國章先生指在場學生受到馮敬恩同學的錯誤消息(「校務委員會決定不會成立專責小組」)誤導,以致情況高漲。本人想指出兩點事實:

當日會議約於晚上八時結束,本人隨即由在場學生通過揚聲器的宣佈中得悉,學生不滿校務委員會沒有即時成立專責小組檢討大學管治。本人曾於當晚8:16發出一則手機短訊,嘗試向關注事件的校友解釋學生憤怒的原因:「學生不滿校委會不立刻成立檢討小組」,可以證實在場學生收到的消息是準確的。當時我身處學生集結的外圍,被記者群隔開,我所聽到的應該也是當時集結的同學所聽到的。

再翻查當時的新聞報導,香港電台即時新聞於當晚8:03發出一則報導,全文為:「港大校委會會議結束,議程包括討論罷課學生的訴求。大批學生會後在會場外及停車場,要求與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及成員對話,有人搬鐵馬,亦有人高叫『面對群眾,要求對話』的口號。消息指,所有校委返回會議廳,不會再出來。在會場外集會的學生代表說,據他們了解,會議上表決同意在教資會報告公布後,成立專責小組檢討《香港大學條例》,但小組成員全部是校外人士,不包括學生及校內人士。罷課學生本身要求小組在1年內提交報告,但學生代表說,校委會決定成立的小組並無檢討期限,等同無答應他們的訴求,是拖延。」這則報導清晰顯示,現場集結的學生在8:03前所收到的消息是準確無誤的。報導

余若薇女士是否在場指揮和煽動?     

4:15-5:15之間,在會議場地外手持橫額進行一項簡短的抗議行動,主要是在校務委員會開會之初,向各委員表明校友不支持李國章先生擔任校務委員會主席,及要求進行校政改革。關注組成員約八人參與此項行動,包括余若薇女士。這項行動由本人召集,與學生無關,舉行地點在沙宣道的行人路上,結束後即已散去。余女士是以港大校友關注組成員身份參與這次行動的,約在4:30抵達,5:15離開,在此期間,她和其他關注組成員根本沒有機會與學生溝通和接觸。當中只有本人和關注組副召集人留下守候至會議結束。以上情況,當天在場的記者和關注組成員都可以做證。

由此可見,余若薇女士僅在校委會開會之前,在與會場有一段距離的沙宣道作短暫停留,亦沒有與學生溝通和接觸。李國章先生以余女士「在場」而推論她和公民黨是幕後的煽動者,請問還有何其他根據呢?

梁家傑議員和余若薇女士是否指揮在7月28日港大校務委員會會議後的校園衝突呢?

李國章先生又指摘梁家傑議員和余若薇女士在7月28日港大委員會會議後指揮當時發生的校園衝突,包括包圍校委。

事實上,當天校委會在鈕魯詩樓10樓會議室舉行,衝突亦在10樓首先發生;而本人擔任召集人的港大校友關注組當日在鈕魯詩樓地下發起靜坐,兩者毫不相干。衝突發生後,本人與關注組成員商量後前往樓下各層了解情況,向離開的校委表達我們的不滿,但絕無參與圍堵校委的行動。

梁家傑議員當晚曾在鈕魯詩樓低層出口手持揚聲器指斥某些離開的校委「可恥」,但並沒有如李國章先生所說的「指揮」群眾包圍離開的校委。

余若薇女士當晚曾在鈕魯詩樓停車場遠距離觀察個別校委被某些人士包圍的情況,但她與該等人士並不認識,亦無聯絡,並非李國章口中所說的利用手機「指揮」該等人士包圍校委。

上述兩個場面,本人都在場。現場的人士和關注組其他成員也可作證。李國章先生聲稱梁余兩位及公民黨等幕後煽動學生,請問還有其他的證據嗎?

李國章先生在記者會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攻擊上述三位人士,但未能提出半點證據。據報導,那是由香港大學召開的記者會,李國章先生的身份是校務委員會主席,港大校委會有責任向社會澄清,這些言論是否代表港大校委會的意見。無論代表個人或校委會,作為港大校委會的主席,李國章先生也有必要向社會交代其言論有無事實根據。如果這些嚴重的指摘缺乏事實根據,僅是胡說一通,港大校委會便應該還給上述三位人士一個公道,作出公開解釋和道歉。

 

【注】他在言論中亦有觸及本人,但語焉不詳,故本文只就他對其他各人的言論作出回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