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位中學教師致家長與學生的香港家書

2019/8/14 — 16:55

【文:一位八十後教師 @ 進步教師同盟】

致各位家長、學生:

事到如今,特區政府依然漠視訴求、逃避責任,對警方濫權濫暴濫捕、警黑合作坐視不理。更甚者,是抹黑孩子收錢搞破壞、被外國勢力煽動,又鼓動社會邊緣化、醜化他們、無視他們的崇高理想。近日港澳辦更稱「熱愛國家應是青年開學的第一課」,與教學理想背道而馳。

廣告

教師矢志與學生建立互信關係,做好聆聽者、陪伴者的角色,更要做學生與公眾之間的橋樑,讓家長以至市民聽到學生的心聲,明白孩子的真正想法。同工們都清楚知道這段時間,不少孩子的家庭存在或大或小的張力。我希望家長願意放下成見,鼓勵子女與你們分享心底話。

教育專業的真正中立持平,在於盡力確保校內師生不會有人因為政治取態、家庭背景等而被惡意攻擊、欺凌,致力建立一個理性、安全、互相信任的校園。至於面對價值判斷時,必然是以良知判準,絕非採取偽中立立場。我希望家長明白教師不可能盲撐無恥惡毒的政府,而是會利用專業身份向其施壓,更要強烈讉責一再恐嚇教師、只聽命權貴、扭曲教育專業的楊潤雄局長。

廣告

就算九月開學時我選擇緊守崗位,也不代表我支持政府。如局面未進一步轉壞,我會維持正常教學,就如醫生、社工的職志一樣,目的在於照顧所有不同成長背景、不同政見的學生,為他們解惑。除此之外,我會利用校內空間履行天職,對抗白色恐怖,向學生說出真相。

香港眾志早前在社交媒體呼籲中學生為罷課表態。對於打算透過罷課表達訴求的學生,我認為是不平則鳴之舉。這已經不是政府逃避責任、與民為敵、撕裂社會那麼「簡單」,更有警方濫用暴力的血腥畫面近在眼前,他們採取行動更是良知的呼喚。我期望他們向教師以至公眾發表莊嚴宣言及宣傳理念,反駁質疑學生只是「玩玩吓、找藉口曠課」的當權者。還記得 2014 年雨傘運動期間,不少學校採取合理措施配合學生校內罷課;有學者亦表明,校方若無理侵犯學生正當行使表達政見的自由,是觸犯人權法(見註一)。

今年六月學界發起罷考,蔡若蓮亦不敢打壓,只謂「各校可依其校本機制處理,但均需以學生安全及利益為最優先考慮,亦要尊重學生有不同意見」(見註二)。

若學生堅持不回校上課,校方為履行照顧學生責任,必須先尋求家長同意,希望學生理解校方這個合情合理做法。家長應該與學生及學校保持溝通,保障學生安全。

我會嘗試突破校內保守勢力,支持學生在校內進行理性表達政見的一切活動。我會盡力以各種方法配合罷課學生發表訴求,例如願意為他們補課追趕進度,向家長匯報任何校方秋後算帳的卑劣行為等。

我會保留全面罷工罷課的可能性,尤其面對重大而持續人道危機的時候。到時候,各位家長務必照顧子女安全,教育團體應當號召全體教師在上課期間集於一地,為全香港上最重要的一課。

同工們的確心痛大好青年自殘自毁、被大殺傷力武器傷害,擔起與年紀不合比例的重擔。不過,如果我在苦無出路的情况下,貿然叫停他們,這只不過是偽善。他們都知道我不忍心看著他們衝鋒陷陣,但向我抱歉過後,依然故我。我心情矛盾,恨我沒有勇氣、恨我沒有權勢。但恨過後,仍抱有信念,教師應當有適當位置發揮力量。

我呼籲同工們定當參與 8 月 17 日教師遊行,也希望有更多團體構思不同類型的行動,與孩子同行。

我有必要一再宣告:特首及眾司局長承擔應有的責任,正面回應五大訴求:

1. 全面撤回逃犯條例
2. 撤回 6.12 暴動定性
3. 釋放所有被捕抗爭者並撤銷控罪
4.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隊濫權濫暴、警黑勾結 7.21 元朗恐襲
5. 立即實行雙普選

 

八十後中學教師謹啟

註一:〈余惠萍:學生要罷課,校長怎麼辦〉。《明報》,2014 年 9 月 21 日。
註二:〈【逃犯條例】蔡若蓮:各校校本處理學生罷課 學生安全利益為先〉。《明報》,2019 年 6 月 11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