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位九西選民的反思

2018/1/23 — 13:14

2018年1月中旬,民主動力主辦的民主派初選,九龍西一票站。

2018年1月中旬,民主動力主辦的民主派初選,九龍西一票站。

【文:Ingram Tam 】

誰人當Plan B, Plan C 的爭議,似乎已經做成泛民 (嚴格來說「泛民」一詞已不足以代表所有黨派?) 內部某程度上的意識形態分裂。幾個網媒的撰稿人,大多聚焦於「若Plan A被DQ,不按照機制細則推屆Plan B」是對其他參選人不公,以及令整個制度的威信蕩然無存,以後無政黨願意參與初選這兩點。

筆者固然同意這些看法,但亦想帶出一些選民的異議聲音。很有趣的是,部份撰稿人,似乎抱有一種想法,就是「你投得票就應該跟規矩(明明細則已寫明)」。聽起來甚有道理,但這是必然的嗎?

廣告

在排隊的四十分鐘內,筆者聽街坊講得最多的,除律政司僭建風波外,還有兩件事:一是馮檢基安排專車方便選民投票(筆者等候之時間內未有見到,而且對事評價中立),二是替補機制是如何不堪,最後好大可能都係益馮檢基。也就是說,在筆者的觀察中,其實大部份選民已知替補安排。

好了,既然選民有如此的合理疑慮,為甚麼還要排隊投票?這個問題不容易答,但我們可以簡單用另一個問題回答這問題:「難道因為不同意部份安排,就不投票嗎?」以不投票或投棄權票形式杯葛選舉,令心儀的參選人輸掉初選之餘,亦同時使不同意甚或厭惡之參選人當選,這又是大家想看見的結果?不,這只是另一種「含淚」的消極抵抗。所以投票與不投票,基於如此思量,大部份選民選擇前者。

廣告

有說,選民應尊重制度。但我們必須了解一點,普通市民可沒有甚麼人力物力去舉辦一場選舉工程,即使有甚麼強烈不滿,充其量亦只能向有關方面反映。而有關方面儘管明白憂慮,亦可能因各方面因素如財力,人手安排,黨派參與(代表性)等問題,而難從善如流。今次初選在在暴露當前制度之嚴重缺憾,市民對替補機制的不滿未有被充份反映。

當然,筆者並不是要將一切責任歸咎於選舉籌辦單位,相信不少市民亦非常感激他們的付出,利用初選令泛民一方獲得議席的勝算增加。可惜由於資源有限,所以只有慳水慳力的替補機制,而未有安排「次輪」選舉。而一切問題根源,與其責怪單位,不如怪DQ 本身的不公義和「九西區Plan B甚至Plan C人選很多人不願意接受」這重政治現實(而這在另一選區爭議較少?)。

那應該怎樣收拾殘局?馮檢基今日(22日)的「善舉」相信獲得了不少選民的掌聲。雖說民協佔地利(九西三站之一設於深水埗,為民協主要票源)而「輸得難睇」,反映部份市民真正意願,但馮仍可大條道理按照既定機制繼續當Plan B,然後堂而皇之,大機會地代表泛民輸給舜仔。今日馮選擇「成全」機制(某人預言有人會這樣寫,筆者好事多為來應驗),背後當然有現實政治考量,但事實上亦是顧及整體泛民的團結,及正面回應部份選民不滿聲音,而這不也是「民主」精神的另一種體現?

一個有嚴重缺失的「民主」制度,如果來不及轉變,那除了叫選民硬食,就只能靠參選人見義勇為,自我犠牲的「適度調節」。在此,筆者再次感謝馮的無私奉獻。而善有善報,民協是次贏得民心,只要往後能多提拔新人及尊重黨內異見,繼續為地區服務,配合得宜的選舉策略,相信不難在繼續保有區會優勢的同時,在來屆立法會選舉重奪失落之議席。

而另一方面,初選制度亦應改革令大部份選民接受,從而避免「輸打贏要」(即使有多合理也好)的災難再度出現致使政黨卻步。先旨聲明戴定頭盔,筆者對各種選舉制度本身並無研究,亦相信單位其實已參考多方意見,但現實似乎在說明機制有重大改善空間。

意見總不嫌少,除是次制度未見的次輪選舉外,作者如黃琛喻已有文章提及Preferential voting ,讓選民在選票中排出參選人喜好次序。如此建議雖會令投票過程變得略為複雜,但仍不失為好方法。而若要反映選民對所有參選人的實際喜好(就今次選舉而言尤為重要),按筆者拙見,亦可考慮更為複雜的全票制等機制(唯與前者不能同時執行,有否機制能同時兼容?)。甚至可按此等數據,否定未達一定條件之參選人參選資格,而同一時間限制最少出選人數,令選舉保有一定代表性及競爭性。以上拙見,望相關單位予以考量。

 

作者自我簡介:遊走香港各處之閒人,因為太閒,所以撰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