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位在囚抗爭者母親的心聲

2017/9/9 — 14:24

(文章和圖片經這位家長同意刊出)

事件發展至此,出現一些論點,指香港和中國社會出現大量的不公義,所以,當權者才是真正涼薄、殘忍、雙重標重、禍及妻兒、令人絕望的一方。

這些被瘋傳的文章,把社會其他不公義,例如情緒病服務不足、自殺學童得不到足夠關注、大學校方對學生的處理手法、年青人被欺壓拉上關係.而劉曉波和家人的遭遇,近來13+3被囚者都被引為例子.潛台詞是,「我們」不是真正涼薄的一方。

廣告

當討論把其他受到社會不公義欺壓的人作為例子,而合理化我們可以對蔡若蓮的遭遇幸災樂禍,這個思路,恕我難以明白。

其中,有這一段:「劉曉波遭囚禁折磨重病致死,更恐無葬身之所,妻子劉霞喪夫表示抑鬱續被軟禁,更被迫拍片示安好,沒人聞問.」然後提出其他維權者的狀況。

廣告

我想起劉曉波入獄前寫過的「我沒有敵人」,他說,「所有監控過我,捉捕過我、審訊過我的警察,起訴過我的檢察官,判決過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敵人。」

我不知道,劉曉波泉下有知,如何看待蔡若蓮喪子這件事.但他說過:「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超越個人的遭遇來看待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

另外,坊間被瘋傳的文章還有這一段:「幾多學子被未審先判,判完再改,接連入獄,無人可憐,他們父母哭斷肝腸,哭乾淚水,大部份人視而不見。」

我只想問,選擇不向蔡若蓮幸災落禍的人,為何不可以一樣關注抗爭者,關注劉曉波?如果有至少一位抗爭者的家長,也不贊同我們向蔡若蓮落井下石,我們仍要以他人之名,去攻擊一位失去兒子的母親?

昨天我就跟其中一位在囚抗爭者的母親詳談.她說道,自己的孩子是受到不公義的審判和判刑,但當她知道蔡若蓮的兒子離世,她的第一個反應是作為一個母親的同理心,覺得很傷心,她看到蔡的兒子生前和母親的感情,看到一個母親知道兒子離世的絕望。

這位在囚抗爭者的母親說,當她看到社會其他人幸災樂禍的言論,她是覺得震驚和不解.她特別提到,不能因為大家政見不同,失去了基本的人性和尊重。

她看過坊間這些文章,這樣回應:「涼薄是:失去人性最基本的善良及同情心,單因為對方的身份而予以惡毒的咒罵,這樣去對待一位痛失孩子的母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