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位夜歸中六學生 21號晚上了前往元朗的屍殺列車

2019/7/22 — 14:37

2019.7.21 元朗

2019.7.21 元朗

【文:一位夜歸的中六學生(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特約文章)】

作為 21 號晚,啱啱好搭上咗嗰班前往元朗嘅屍殺列車,同黑社會零距離接觸,而仲生歐歐冇俾人毆過嘅乘客,我想講翻我嘅經歷。

我原本搭緊西鐵翻歸。大概喺 2305,個鐵到元朗嗰陣停咗喺度唔走,車廂出邊有人 call first aid,咁我前兩日號新鮮滾熱辣咁考完急救,在場好似又冇人應話識急救,我就出咗去幫手。啱出車廂就有人帶我去換衫(佢地話著黑衫白衫啲黑社會都照打)。我換完衫,諗住黑社會應該唔會顛到入閘毆人,下層閘內應該仲安全,就落咗去幫手救人。點知一落到去冇耐,仲未見到個傷者(淨系見到成地血),成班黑社會就拿住啲竹枝衝咗入閘!我就一路退到j出口嗰度。

2310 我臨喺j出口落樓梯走嗰陣,見到有人俾人拖咗入間房(好似女廁嚟)鎖埋門,跟住有個哥哥仔係咁踢門。後尾落到去先知被鎖嘅嗰個好似係佢老婆!

俾黑社會追到直接跳咗出閘(我張單程票都仲喺度),喺j出口嗰邊落到地下,發覺原來條馬路度都有好多黑社會。有幾個人同我一齊落嚟,我地都想即刻走,但對面馬路好多黑社會,又唔熟方向,走唔到。唯有同佢地退到路旁幾架消防車白車嗰度。有個著深藍外套嘅哥哥仔同我地講佢係住附近嘅,可以帶我地過去暫避,咁我地就跟住佢行。

突然間有幾個阿伯拎住條竹條定木條諗住過黎毆我地,個哥哥仔就帶咗我地其中一個跑走咗,但我同其他人跑唔切,唯有後退。好彩有幾個消防員喺度,我地就退咗去佢地後邊。點知後邊又有個阿嬸,拎咗舊好大又尖嘅石頭衝過嚟係咁叫我地走(佢真係想推翻我地上西鐵站俾人毆死!)。

跟住我地幾乎退翻入樓梯嗰度。大概到 2320 嗰陣,有急救員叫我地上白車暫避,我就好好彩咁唔使俾人毆死。一上到車個急救員哥哥就鬧我地話點解要同佢地爭執,呢度佢地都幫唔到手,想救人都救唔到,個司機叔叔仲問我地係咪目標人物,我地真係過路乘客,乜都冇做就俾人毆架咋。

過咗好似 10分鐘(即係 2330),終於有防暴警嚟!同時有個人要上白車,我地就落車讓位,跟住去咗樓梯口嗰度同啲差佬講翻經過。過咗一陣個差佬就護送咗我地行去的士站隔離,我就同幾個都係住屯門嘅上咗車翻到嚟,先至逃離咗個地獄。

我依家真係仲係嬲到爆。點解港鐵個位天才車長明知車站已經有成班黑社會毆緊人,仲要停架車喺度開住道門,「暫停服務」,叫人落車?點解報咗警兩粒鐘有多都仲未有警察到場支援?警方喺舊年 12 月 23 號「正式執勤」嘅鐵道應變小組又去咗邊?點解警方喺黑社會退場唔夠一分鐘就即刻到場?點解警察可以縱容呢啲黑惡勢力成晚而唔拘捕任何一人?香港警察們,你地對唔對得住你啲嘅誓詞?

不過,請大家唔好唔記得,最可惡嘅,係操控呢班黑社會嘅幕後黑手(大家心裡有數)。呢一晚,香港人絕不會忘記。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