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位犯罪學家的日常(一) 七警案

2017/2/24 — 15:50

七警

七警

「最近七警事件哄動全城,然而稍令我失望的,是整個媒體輿論中專業犯罪學家的缺席。

作為劍橋大學的犯罪學家,我或許有義務疏理一下,以陋見幫助討論避過一些思想誤區。

警務處處長或者其他警員的措詞,我不太關心。我比較著眼他們所做多於所說。佔中之前,香港的警察研究不多,參考本地翹楚香港大學犯罪學系的紀錄,有論文得出其中一個結論就是警察缺乏價值,純粹視職務為一份工作(Siu et al., 2014)。可見這並非一個新興議題。

廣告

佔中期間,我曾長期於實地考察。翻查一下research diary,當時與一些當值的警察談論過,他們的加班時數,很多時候是沒有付足的。他們當時預料,大概有1/3的工作時數將不被支付。因此,當我看到七警求情時,力陳壓力大,是事實,而且大大凌駕了本身就欠缺的使命感。香港很多人都受無償加班之苦,是勞工剝削,然而,當中牽涉到社會公義問題,自由主義者大可認為對加班不滿是為增加效率的方法 (詳見Justice: What' s the right thing to do開頭查理颶風一例) 。然而,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富貴的問題不限於當下時空。孔子二千五百年前就回答,仁者安仁,知者利仁。

廣告

香港扭曲的價值觀同社會經濟結構,造成公務員大多只為飯碗,有為青年入職後多被官僚體制磨蝕,有人至少會「做好呢份工」,有人在極端情況下會出現今次情況。西方學者Émile Durkheim 稱為anomie; 東方可引用孔子所云: 「君子不器」 (〈論語。為政〉),在此不贅,有興趣可自行翻閱。政治背景固然不能排除在討論之外,可是重點,是七十年代Margaret Thatcher提倡新自由主義以降的價值迷失。

香港社會物質化,不流行讀書,而所謂「讀書」,亦大大局限在考試的書。儒家仁義、老莊之道、Aristotelian virtues,任君隨便讀一個,香港社會、市民、公職人員就不會如斯水平,以致犯者不疚,罵者亦流於情感宣洩。做人要有信念、價值。把持不住的話,下一個可以是任何人(可參考拙文〈杜琪峯電影的犯罪學含意(二) 誰是兇手〉)。」

轉述M於慈山寺喫著一口Cappuccino淺論之時,同時推薦他的讀物:

Protest policing in contemporary Hong Kong / by Siu Long et al;

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 by Michael Sandel;

Consumer Culture and the Commodification of Policing and Security / by Ian Loader)

作者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