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位犯罪學家的日常(二) 七警的失語症

2017/2/27 — 17:40

七警

七警

「或者是我們對七警案內的角色抱太大道德期望,情感上太大投射,致使我們對近代的價值迷失視若無睹。姑且先見微,再知著。七警對毫無掙扎能力,戴上手扣的示威者拳打腳踢,如上文所見,to be fair,原因之一是工作壓力。然而,以病態心理學分析,缺乏同理心,無法對被施虐者感同身受,是很多變態罪犯的特徵。犯案人通常容易將被害人物化(objectification),既然對象無情識,自然不會感到『我們』感到的痛楚。

而這個病理學上分析,其實又可以推論到更大的社會層面加以討論。所謂物化,先入為主地有主語存在。這在十九世紀,當日不落帝國及其他西方國家控制全球十份之九土地時,是探索家思維。是以探索,推動發展,是開化落後地區的德政,無視當中的歧視、剝削、尊重。香港作為一個前殖民地,不能倖免,是以直到今時今日,祟洋媚外依然隨處可見。殖民統治的基本原理是外人管治本地人,後者易被物化,所以初期有華人與狗不准進入 (題外話,時至今日狗隻依然是商品,時值爭取動物權益的哲學家Tom Regan最近離世,希望大家關注一下人類以外的生命)。香港警察從殖民地初期,從當年多南洋警員,到過渡回歸,其半軍事性質及威權心態一直沒有太大改變,與舊時雷同。近年緊張的關係,是警隊推動服務化的反噬,服務化與警隊一直以來的機構心態(institutional mentality)相違,自然會有人起來反應。這又與新自由主義息息相關,不贅。

廣告

失去賓語 (object),是失去對受害者的情感描繪。有關人士的失語症(aphemia)不限於此。我指的不是失言,而是出現一些現行框架內不存在或早過時淘汰,卻出力維護的思維,將威權合理化,合法化 (見警察對非法集會指控的應對)。含糊其詞之下,卻有些話始終未能說穿。這和以往殖民時期的白人優生主義不謀而合,事實上不是巧合,而是殘留的意識 (colonial legacy)。香港難以忠實推行社區警察(community police),而只有形式化的少年警訊,十八區撲滅罪行委員會等一般人可能一輩子都未接觸過的組織,與社區警察背道而馳的產物,反映的是同一個事實。拒絕打成一片,才能保持警隊的威嚴及階級。二次殖民(recolonializaion)之說並非無理.

我曾經與警方作學術交流,力勸警方減少高高在上的姿態,當時我其中一個倡議就是開設Facebook帳戶。多月後,警隊Facebook官方帳戶開始運作,卻正正時值928雨傘運動一週年,這到底是甚麼腦袋因為甚麼原因得出的甚麼策略,我不予置評,只能說,嘖嘖稱奇。警隊的研究部門架構於警察學院之下,成員寥寥無幾,卻不虛心討教研究學者,亦是一例。有關的失語症是多面的,禍因早種。最後必須澄清,本文中的病理學言論不具任何貶義。精神病患者宜盡早求醫,社會亦應包容思想看待,不應令他們受二次歧視 (secondary victimization)。」

廣告

M今日因閱報心情不佳,我替他筆錄完換走微涼的Earl Grey時茶杯下放著幾份讀物:

● Schizophrenic Hong Kong: Postcolonial Identity Crisis in the Infernal Affairs Trilogy /by Howard Y.F. Choy

● The Meaning of Evil’s chapter: Serial Murder, Psychopathy, and Objectification /by James Sias

● The Case for Animal Rights /by Tom Regan

M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