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區諾軒助選團義工,一個新移民

2018/3/14 — 20:34

12/3 灣仔會議展覽中心

一個區諾軒助選團義工,一個新移民

* * *

在灣仔點票中心,公眾區甚為冷清,無復兩年前新東補選盛況。守候結果的民主派義工居多,一片愁雲慘霧。

廣告

筆者意想不到地重遇故人,正是在國際特赦的講座上,阻止神秘人拍攝公眾的女士(goo.gl/bSYFau)。

原來她也是為區諾軒助選的義工。

廣告

* * *

Hong Kong aisé

問:你點嚟香港?

Hong Kong aisé:我嘅背景有小小唔同,唔係文科生,而係 IT 人,四年前通過專才計劃嚟香港。

* * *

問:選前有關於大陸嘅報道,揭發港漂圈動員投建制派。

Hong Kong aisé:我識得嘅大部份港漂,思維依然 keep 住上面一套,但凡係官講嘅話就唔應該反對。唔容易和同事溝通,也面對不獲接受嘅困難。

最近交通警喺上水截停架車當路障(goo.gl/7gzSiJ)。我問有車嘅港漂同事,如果警察截停你架車,做路障捱撞唔驚咩。佢依然為警察辯護,話同出街俾車撞差唔多,講成意外。

其實政府只喺社會運作嘅執行者,我地先至係政策嘅話事人。

* * *

問:點解你與眾不同?

Hong Kong aisé:我諗理解需要一啲同理心,對社會唔同階層都要有一份同情,唔可以自己生活得好,就覺得社會好。大部份人自己生活得好地地,就睇唔到人地嘅苦。

可唔可以感受到人地嘅苦,某程度係一種天賦。唔係你嘅苦都感受到,依個就係我辛苦嘅地方。

* * *

問:之前中大民主牆風波,我曾盡力接觸不同陸生。除左主流的確仲有一批異數。例如一位精英陸生,睇過我嘅訪問後,透露自己支持本土派。你對民主嘅肯定由邊度而嚟?

Hong Kong aisé:梗係香港喇。我都有去民主牆支持中大學生,話畀兩邊聽要對話。

喺香港好多嘢你都可以講。唔係選舉先可以講,而係喺唔同嘅層次,例如警察可唔可以截停架車,大家都可以攞出嚟傾。通過唔同嘅渠道話畀政府知,我地覺得你做得唔啱,你要檢討吓。

無論結果係點,依個 channel 喺度,依個就係香港好嘅地方。可能香港人太習慣,唔當係民主。但我地外來嘅人感受得到。

唔少香港人反而唔支持民主,我覺得都應該叫醒佢地。你喺一個咁好嘅地方,但你唔知道點解會咁好。

我唔想香港愈嚟愈差。

* * *

問:你不介意區諾軒「反中亂港」?

Hong Kong aisé:立法會有唔同聲音,總好過只有一把聲音。若果建制派有魅力有思想有智慧,佢一定贏到應得嘅票數,我可能都會支持佢。但冇嘅話只可以講抱歉。

當然我唔係樣樣嘢都同意民主派,佢地講嘅嘢唔能夠 100% 成真。但至少我可以畀意見,而佢地會接受。

我好肯定一樣嘢,就係支持民主,民主就係唔同嘅聲音都可以被聽見。

* * *

問:香港嘅民主運動出現劇變。你點睇部分本土派爭取港獨?

Hong Kong aisé:我覺得係一個絕望嘅時候,好似一個小朋友,太肚餓就會喊,其實係同一樣嘅,就係咁簡單。

* * *

問:一啲本土派好討厭你們新移民。

Hong Kong aisé:今日遇到一個朋友,移左民到外國,體驗過民主,覺得民主係需要嘅,但民主都有好多問題--因為佢喺外國受歧視,所以自覺喺外國係一個中國人。

我覺得香港都係經歷緊依個過程--點樣去接受唔同嘅人。每一個人都有個性,我唔會要求香港而家就做到。

* * *

後記

電視台除了直播點票,也反覆報道同日另一大事,放送習近平的笑臉。

Hong Kong aisé 還有另一同伴,著緊地看著選舉結果,民主派大敗,他一度失望地的喊了一聲。

受訪時他不想透露名字。他認為部分香港人爭取獨立,背後其實只是想要公正選舉、自由社會。

但過去香港人要求 B 的層次,只能換來 C 的結果;部分人便轉而要求 A 的層次(港獨),期望爭取 B 的結果。他認為香港不可能獨立,但理解他們為何這樣抵抗。

他用「過猶不及」形容習近平修憲。有些人以為修憲可大權在握,但他不同意,結果恐怕未如所料。想控制一切的結果,到頭來可能是失去一切,中國的自由可能更快到來。

他認為香港仍是唯一未受北京操控的城市,若香港仍能維持自由二十年,到頭來可能是大陸有變。也許部分港人認為 DQ 沒錯,但參選是所有人的權利。他兩度認真地說,希望選民能在下一場選舉重新出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