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在 6.12 金鐘現場的媽媽:天下父母都寧可自己傷,也不想小孩傷呀

2019/6/14 — 9:05

【文:一個很愛香港很愛女兒的媽媽】

6 月 12 日大約 1 時,我一人出發。先到了幾家超市和便利商店買麵包,希望提供物資給抗爭者。大約 2 時半我到達示威現場,放低麵包到物資站,便走到人群中。

我站在夏愨道政總向解放軍總部的出口附近,屬於人群中間。大約 3 時多,警方開始放催淚彈,煙霧吹向人群中心。更有一次警方向人群衝過來,大家都紛紛走避。幾次走避之後,幸好大家補位快,未有失關。補位再補位後,我走到了前線。

廣告

我在前線的時間大約有 1.5-2 小時。共中了 3 次催淚彈。中催淚彈的感覺是,眼刺痛、不斷標眼水、皮膚發熱刺痛、喉嚨極度乾和刺痛至不斷咳嗽和難以呼吸。但立即用水或生理鹽水沖洗後,大約 2-3 分鐘便無事。又可以走回前線。如果能立即沖洗,無想像中傷。而在場有大量人一直手持水或鹽水預備,支援速度十分快。

雙方爭持 3 小時後,警方從天橋投下催淚彈,並四面圍攻。我們失守金鐘,退守到中環。我留守到晚上約9時多離開。回家途中看新聞,我非常憤怒。今日竟被人用「暴動」和「譴責」這兩個詞來形容?!!今天我在場一共 7 小時,大家都很克制。問候老母倒是很多的!警方因爲要清場而放彈,而不是示威者先暴力!

廣告

我想問,對著一個無視民意的政府,作為小市民可以怎樣。無奈小市民沒有像大人物、大財團和工會的權力,能影響政府撒回條例。

我,作為一個媽媽,有個 3 歲的女女。看見大批學生走出來,站在前線。那一刻,我看見了一個畫面:今日學生出來企前線,他日到我女兒企前線。我不明白為什麼還有家長無動於衷,難道你們肯定,你們的子女將來不會為民主自由企出來?那就錯了,年輕人沒有包袱,最會堅持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這刻我們不為自己小孩守,將來他們就自己守。天下父母都寧可自己傷,也不想小孩傷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