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自首者的獨白

2015/4/30 — 6:58

【文:潔儀】

潔儀,內地山區義工。不願跟「愛國人士」比較誰更愛國,只是率性而為,做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看到街上「我要真普選」橫額被割壞「真」字,「傻更更」拿膠紙把「真」字重新貼好。為了尊重法治精神,「傻更更」趕回來自首。

12月3日早上天還未亮就爬起床,趕坐第一班車從山區到廣州,再轉乘火車回港。行色匆匆,為的是趕在下午到中區警署跟隨佔中三子自首。或許,長途跋涉前往接受刑責有點可笑。但在這荒謬的時代,市民僅餘的選擇,是透過公民抗命來表達對真普選的強烈訴求,並為此承擔責任,以貫徹違法達義的精神。
當權者在政改問題上的倒行逆施固然是今天亂局的主因,但社會的冷漠卻是最大的幫兇。當文明理性不斷受到威脅,自由的空間不斷被壓縮,許多人仍想躲在安舒區獨善其身。

廣告

我在教會學校接受敎育,自小知道秉行公義是聖經重要的教導。但在雨傘運動中,一些主流教會的聲音何等微弱、何等飄忽。既不敢批評制度上的不義,也不敢向佔領者指出長期佔領對受影響者的不公。教會強調教徒要合一,個別宗教領袖卻急不及待與帶領運動的牧師和信徒劃清界線。

經濟分析是我的專業。經濟學家每每為一個觀點,甚至一個假設,爭辯不休。但當立場鮮明的經濟教授對佔中影響作出極度誇張誤導的分析,又有多少有識之士挺身而出,力陳其非?

廣告

我在政府和公營機構工作多年,公營部門向來重視的是政策的理性基礎和程序的公義。建立公平公正的普選制度並不是艱深的課題,只是背後的利益計算太多;政府本來的角色是平衡各方的權益。但早於政改諮詢展開之前,當權者已開動宣傳機器,叫市民「袋住先」。這豈不是藐視大家的智慧?

為了每月抽些時間到內地山區助學,我放棄薪高糧準的工作。但從沒有把「愛國」宣之於口,是因為潤物無聲,本是教育工作者應有之義。對於那些喧鬧的「愛」字頭團體,我不懷疑他們的愛國情操,但請他們也不要肆意抹黑不同政見的市民為「外國政府傀儡」。也請愛國愛港的賢達,不要凡事把「國情複雜」作為最終解釋。制度不公義所引發的躁動不安丶民心背向,才是對國家安全的真正威脅。

身邊的朋友大多數支持有真正選擇的普選,但其中不少反對採用違法的手法,認為過於激烈,損害法治。希望他們理解,真正有威力摧殘法治是濫權的政府。過去三十年,溫和合法的方法用盡,望穿秋水迎來的是扭曲不堪的鳥籠選舉,人何以堪?唯有透過有限度違法,吐聲吶喊。

兩傘運動的策略或許有不少可予詬病的地方,值得參與者反思。但自發參與運動的抗爭者,相對於國家級的鬥爭機器,資源是多麼有限,力量是多麼懸殊。
怕亂、怕嘈吵丶怕撕裂、怕被政客利用,是人之常情。但是歷史已走到關鍵時刻,我們已經沒有條件置身局外。對政治冷淡,對歪理麻木,只會令文明理性節節倒退,自由空間進一步被侵吞。感謝三子和學生的真誠付出,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命運才有轉機。

佔領道路結束後,戰場將轉到每個人的內心 – 究竟我們選擇站在歷史哪一邊?

 

【編按:本網正刊出《傘下細雨》書中部份章節,本文為其中一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