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語文教師對「教育23條」之憂慮

2016/8/16 — 13:03

【文:陳穎怡】

傳媒、網民、議員,刀鋒,終於指向教師這一群。

他們就是告訴你,誰敢講真話,誰有能力用真話擊破謊言、團結最多有良心的人,他們就用那人祭旗,殺雞儆猴。 8月14日香港校董學會就教師校內言行的嚴厲聲明、8月15日教育局的重申,不禁令人憂慮。這次不是要教師在校內硬銷唱好的國民教育這般簡單,是要「教育」教師自我審查,「行不逾矩」﹗

廣告

若此說太主觀,太「陰謀論」,不如「客觀」以新學制語文教學理念及課程重點言之。

「語文佬唔洗教政治,洗咩咁驚青?」沒錯,中文科沒有一張分卷試題會直接要求你清楚政治概念、人權,或就政府施政有所評價。可是別忘了,語文教學不只教授學生修辭或考試技巧。以下我就語文教學兩個重點,指出教學過程不能撇開社會現實甚或政治議題:

廣告

一﹑語文教學培養學生獨立思考能力。語言是思維的載體,語言能力好代表能進

行較為複雜的推論、辯證,較難被蒙蔽。 這種思維訓練從文本出發,但不能止於文本,才得見學生批判力與創見。譬如初中教授各種論證手法,為了解學生是否能把握,會要求學生從新聞報導、廣告援例說明,評價手法的說服效果;教授高中文化選修單元,講「人禽之辨」、孟子「性本善」說,會引用「小悅悅事件」、人們因怕受騙不敢助人的中國民情加以討論。

以上兩例僅就閱讀教學言,已見新學制語文教學時以日常生活及社會現實之例作學習遷移,而亦鼓勵學生多角度分析思考。惟如今當局突然列舉諸多禁忌之談,而「錯誤意識」、「鼓吹香港與中國分離」、「對抗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之說令人困惑疑慮:

1.「錯誤意識」對應哪種「正確意識」而言?所謂的「正確意識」內容是甚麼、是一種人文價值嗎?按甚麼準則賦予那種意識「正確」?界義模糊,教師動輒得咎、易墮法網,可謂「教育界的23條」惡法﹗

2. 如何是「鼓吹」、「對抗」?討論中見中港民情不同,那麼教師引導會否

被視為「(刻意)鼓吹」?

3. 「對抗特區政府依法施政」這句焦點是「對抗特區政府」還是「對抗依

法施政」?若政府某些做法引起質疑,甚至其做法是否「依法」亦引起爭議 ,教師處理的態度亦當為政府「護航」?

二﹑語文教育亦為價值教育,課程文件強調培養學生品德情意。

1. 範文教學很多時透過引導學生代入經典篇章,與作者的世界相交,豐富內心經歷,對他人悲喜有同理心。可是畢竟經典名篇創作年代久遠,引導過程往往以生活經歷或社會實例,令學生產生移情作用。譬如教《醉翁亭記》,要令學生明白那種官民同樂的情境,得知官民之間情誼,如何間接反映歐陽修施政用心,教師會從現實援例對照。(Come on大家一起動動腦筋吧﹗)

進一步經典篇章往往提示我們各種美善的價值,如《大同與小康》提供一種理想社會寫照,學習經典其實是一種對美好價值的追求。這種追求不是以背誦課文概念達致,而是對價值的反思與現實的辯證。任何時代,理想與現實必然存在距離,面對矛盾時我們需要討論﹑檢討。可是現在令人擔心的是,官方論述凌駕一切,以致教師只敢「按本子辦事」,教書就是讀出範文的意思,理想理念是聖人的,不是我們的﹗

所以,換句話說,語文教育不再是價值教育,甚至不至倒退回範文教育那種單向知識灌輸,而帶出一種反面的價值觀:對一切價值避而不談﹗

2. 在寫作教學方面,「培養學生品德情意」的教學目標並非以規定學生必要寫正面價值內容評定。譬如2015年公開試題,要學生從:「夢想看似(不設實際/很有意義),其實(很有意義/不設實際)」之間選擇。學生不必歌頌夢想的價值,若學生選「夢想其實不設實際」而又言之有據, why not? 我反而更為那些「不離地」的社會現實深刻觀察感動。

每個學生的成長背景﹑經歷﹑價值觀念有不同,引導學生思考自己的價值取向,配合具體解說﹑妥善鋪排,呈現處境同情感來達致與讀者交流的意圖。寫出來的文章才「有血有肉」,而非樣板文辭。

可是「砌詞讓學生討論社會事﹑香港事﹑國家事」,其實就是不鼓勵教師引導學生對社會現實加以觀察思考,每樣事情避而不談,那不是寫不出好文章問題這般簡單,而是不談進一步不想,思考更是個人本位,眼光收窄﹑變得自利。思想文辭的監控,令人與人之間變得冷漠﹑一個社會變得墮落的先聲。

修辭立其誠,教師學生只敢說「正確」的話,不敢「對抗」說些有違政府施政的,甚至連對社會現實表達意見亦有犯罪之虞。那麼,你只會看見比考試文章更沒個性的樣板論調。

三﹑除了語文教學,這份文件用語的含混,反映對「教學」﹑對「引導」的無知,以及對教師角色的不尊重﹗「雨傘」那段曰子,很多人批評甚至警告教師不要「灌輸」「主觀」思想,以為教師一說就是所謂「灌輸」,表現立場就是「主觀」。

所謂主觀性,指個人意見有其價值判斷與取向,受個人生活背景與歷史所限,而對事情詮釋有盲點。可是個人意見除了價值取向,亦可從其論述見客觀數據事例之存無,以及詮釋與引用事例方式。

教師在討論議題時,應讓學生明白具體情境﹑不同角度,讓學生兼聽,而不必要強調個人意見,這是理所當然的,相信大部分教師亦不會當自己的課堂為政治講座。

不過,教師不必視之為禁忌,即使與學生交流時表達立場(不是強調),亦可讓學生得知其由,讓學生得見其中「客觀面向」。將「主觀」與「灌輸」無限放大,其實是企圖混淆視聽,總之就是教師不得說。

如今那份文件用詞概念籠統,予人「唯我獨尊」的意味。「砌詞」跟「灌輸」意味一樣,予人印象甚至更差: 你們教師一和學生討論搞不好就是「灌輸」,甚麼也不用解釋了,解釋就是掩飾。其中「砌詞」於全文出現兩次,「鼓吹」更是一度重覆達3次。

如果引導﹑討論也可能是一種「砌詞」,請官方及教育界眾「舵手」澄清明示,不要以「打稻草人」方式一概而論,陷教師於不義。

以上從語文教學角度,極為粗淺解說我的憂慮。文件雖然看似針對「成立對抗政府﹑令中港分離的政治組織」,但用詞含糊,加一刀在教師頭上,製造審查風氣,打擊教學自主,人人噤若寒蟬,令教學反其道而行;行文流露對教學的不盡了解,「打稻草人」的文書風格更令人感到對教育專業的極不尊重﹗

(文畢,突然想起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既托馬斯,因為一篇文章被政治審察,被迫放棄醫生一職,去當個鄉下裡的技工。到今天回想我彷彿第一次讀懂那才不是愛情小說,愛情,原來是政治壓抑一切專業的現實中,只許風月的虛筆。故此,筆者大概要多學一技之長傍身。)

 

作者簡介:中學教師,喜歡教學。有說世上最幸福的人,是能把興趣當職業的那些— 在香港我便算是超級幸福的人吧,可以為自己喜歡的事情「搏老命」做好,即使衰老得快,哈。客串為教育工作關注組寫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