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集會引起的風波

2019/8/15 — 16:20

話說,有位澳門人不滿香港警察在近日處理示威事件時的暴力手法,遂打算於 8 月 19 日當日,於俗稱「噴水池」的議事亭前地舉行原地默站行動,反對香港警察使用暴力對付市民,並強調合法、理性、和平。

此事於我看來無甚特別,只因「噴水池」本來就已是人山人海,同時也不覺得這個已打開口牌,明言是理性、和平的集會會引起甚麼衝擊;怎料昨天下午,已見身邊不同朋友(對,現實世界認識的朋友)在其 Facebook 分享一張與活動本來文宣圖一樣的圖片,只是上面大大色的紅字寫著「拒絕」,之後就直接到了「捍衛澳門,我們要和平的澳門 不支持,不參與 ,拒絕集會 不放圖,免得幫你們宣傳!」,我已經開始狐疑︰其實不支持、不參與,你直接忽略就是了,不必出個「不參與通知書」,反正你不理,我不看,集會的人照集會,快閃完,大家開開心心回家,相安無事就好了。

然後到了晚上,幾位香港朋友傳來訊息,著我小心,因為他們收到了類似的訊息,說要在集會當日出動,用武力教訓出席集會的人,其中一位朋友更特別說了一句「我怕元朗的事件重演」,我心痛不已,事關這位朋友,正正是元朗恐襲的受害人,有家屬被打至頭破血流,今日仍未完全傷癒,所以我明白這朋友的憂心,也感謝她對我的記掛。但也令我意識到,原來這集會已經是港澳朋友都很關注的事。

廣告

好了,開場白說了這麼久,是時候入正題。

首先是訴求。集會的訴求講明是「反對香港警察使用暴力對付市民」,有人要把它上綱上線成「反送中」、「支持香港革命」,那只是他們強把字詞塞進主辦人的口中,不公平。

廣告

其次是集會的權利。於我而言,主辦人依足法律申請集會,且強調是合法、理性,而根據澳門法律,澳門居民享有透過集會和遊行合法表達訴求的權利,任何相關活動僅需提前向警方書面預告即可,亦只有在「目的違反法律」的情況下才可以被禁止;換言之,界定集會是否犯法的責任在於警方,而主辦人只是行使其作為澳門公民的權利,那些帶頭要警方拒絕集會的建制組織,是否帶頭無視法律?

再來就是對集會的回應。這點更簡單,支持的話就出席,反對的話就任由支持的人自己去;當然,你可以不同意別人的立場,也有你自己表態,表明自己不支持集會,甚至不支持香港人的抗爭事件,這些都是大家應有的權利;但換了是我,對於反對的集會,直接無視就可,根本不會花時間去打一隻字。因為在這個網絡時代,讓資訊中止在自己面前,或許才是最大的招數。

最後就是暴力。這裏指的有兩種,其一是肢體暴力︰別人和平、理性來反對暴力,反對的朋友大可文明一點,用理據、論證去說明自己為何反對別人反對暴力,用暴力來反對別人反對暴力,除了不智,我看不到其他;其二是制度上的暴力︰要求警察禁止與你意見相左的人舉行集會,其實也是一種「七傷拳」︰只因今天的你看到了這個你看不順眼的集會,就想到要禁止;他日到你也想要用集會、遊行來表達訴求時,極有可能換上了今日主辦人的位置。

摧毀自己看不過眼的東西很爽,但其實在摧毀的過程中,也同時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真的,不值得呀!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