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衝衝仔」的爸爸:你選擇革命還是民主選票?

2019/7/2 — 9:58

7 月 1 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

7 月 1 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

有些說話真的不得不說。

612事件之後,一般市民看到黑警狂打手無寸鐵的示威者、打學生、打癌末爸爸、暴戾速龍殺紅了眼,令平時不太反對政府的感同身受,好像看到自己兒女被打一樣,暴警的失誤令二百萬人上街,令擁護政府的建制派不敢亂來,間接令政府將送中條例暫緩。當然還有在金鐘太古廣場墜樓的那位年青人,也令群情洶湧。

616之後,我也認同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不再反對衝衝仔,我還寫了文章投稿分享我有個衝衝仔的自豪,稱讚他們有勇有謀、可進可退。

廣告

但今日,我看到衝衝仔不再是對抗警察不公平的防線,而是對立法會的玻璃、立法會的鐵閘去狂衝狂撞。警察原本就在閘後準備,但新聞直播裡的警察出奇地放鬆,完全沒有緊張的感覺,我看著都覺得奇怪。原來警察以退為進,讓示威者進入立法會大肆破壞大肆搗亂,讓全世界看著大家的「義舉」。當看見示威者由鐵閘進入立法會的一刻,我感到他們好像有點愕然,或許他們以為會有警察向他們動武,又可以犧牲自己來讓市民再一次憤怒起來,自己慷慨就義。但這次不成功了⋯⋯我們這次被逆轉了。

我同意這個政府很爛,官迫民反,警察也很爛,暴戾瘋狂,知法犯法。我們可以高聲說為什麼你會責怪被壓迫的人,而不去責怪壓迫人民的政權!對!你們是對的。但從來人民只有兩種方法推翻政權:革命和民主選票。

廣告

革命當然是最浪漫的,但也是最流血的。要革命首先有領袖,從來不會有無領袖的革命會成功;其次是武器,革命不是開玩笑的,你對著的是合法殺人的機器,他們用納稅人的錢來買各式各樣的武器,你自問有沒有能力可抵抗他們?

另一方法是民主選票,現在議會仍是一人一票,除了一些功能組別之外。如果我們相信民主的話,就應該努力去爭取更多市民支持,從民主制度取得更多議席,而且要不被DQ,令議會不再傾斜於建制派那邊,造就出無法無天的警隊及不聽民意的政府。

今天我們看到立法會被破壞、被發洩後,相信大家也不必努力去做選民登記了。因為原來大家要的是武力革命,不再需要一般市民的選票。其實就算要革命又要民主選票,經過今天之後,我相信中間選民又一次回到原來的位置了,因為一向有政治潔癖的中間選民是不會接受代表民主政制的立法會被暴徒式的破壞。

我痛恨暴力黑警!我痛恨林鄭政府!他們讓現在的年輕人感到絕望、感到無力,甚至令到有年輕人舉手犧牲性命做死士,這是什麼政府?什麼冷血的政權?

我們想改變!但要用民主的方法。用民主的方法,就要說服選民投票給你。如果我們試過革命的方法在這裡行不通,何不盡快收拾心情,用民主選票的方法扭轉劣勢,將香港救回來!

【文:一爸,一個衝衝仔的爸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