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90後的請求:親愛的政府、親愛的警察們... 這是我最後歇斯底里的呼喚

2019/8/2 — 11:30

【文:言永】

致親愛的政府:

這數月間,您與我們之間的對話,除了譴責還是譴責。凌晨 4 點,當我們仍在忐忑不安,久未能睡,您非但沒有像母親一樣安撫我們入睡,卻頑固地用譴責帶我們去到惡夢的深淵。怎麼就不理解一下為何社會扭曲如此?隨便安一個標籤矇混過去,這,公平嗎?

廣告

就像照顧自閉症小孩一樣,不是愚眛地限制他們的表達方式,或是冠上精神有問題的藉口,而是去理解每個行為背後的意義。又像一個缺乏愛的孩子,他或許做很多錯事去吸引父母的注意,但盲目的責駡是不會改變事情,何不多抽時間去溝通,找出他們背後最深處渴求的事。一面倒的責備不治標更不治本。

面子真的那麼重要嗎?比信任更重要嗎?比公義更重要嗎?比生命更重要嗎?

廣告

在您眼中,牲命不過小於微塵,一切都不及立法會的圍場或國家的徽章來得宏大。當它脅持著七百萬人的自由,我們也不過是拿著一堆堆死物,作最後的一根救命草,妄想可當談判籌碼。但您亦不假思索地棄兵保帥。也難怪,您不是我們選出來的誰,又可須介懷我們的意願。

不是我過份坦護我們,但撫心自問,有商舖被破壞或搶掠嗎?有地方被縱火嗎?有阻止救護工作嗎?如果可以,誰不想以和平文明的方法去解決問題。但和平的訴求只被您硬生生地用二讀踐過,和平的訴求只被您用毫無預兆的槍支和彈藥擊滅,和平訴求換來的只是不痛不癢的耳邊風。恕我愚昧,我們該如何才能讓您接收我們的訊息?倒不如您直接了當的告訴我,您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聆聽我們的聲音,好讓我不用白費力氣,搞盡腦汁去吸引您的注意,朝思暮想您那天會回應我們的訴求。

致親愛的警察們:

請不要裝作無辜的受害者,被迫承受社會的怨氣和壓力。難道抗爭不用成本嗎?難道聚集一群同伴每星期在十八區遍地開花輕鬆嗎?難道鍥而不捨地重伸五大訴求不累嗎?難道面對沒有法律保障的公民抗命不怕嗎?不要跟我們比無辜,因為您永遠都比不上。如您用壓力作為失去理智的冠免堂皇的辯護,那怎不能體諒這社會被政府壓逼到喘不過氣的我們。我們在如此瘋癲的社會下,仍能保持如此理性和克制是多麼倖然的事。若您們要泄憤,請認清楚,是政府把您們作為戰靶,用策略去挑引與市民為敵的局面,用謊言去曚閉您們的良知。

若論憤怒,我還未跟您計較那瞄準腦袋的子彈,我亦未跟您計較您對鄉黑的視若無睹,我更未跟您計較四面圍城後的困獸鬥,還有很多很多令我們痛心疾首和心寒的事,都仍未跟您算清,您卻一個個無差別的拘捕我們,再把暴動的罪名扣在我們頭上。屯門鄉黑卻不見蹤影,放煙火的亦不了了之。他們在現場可以不等於有參與,我們在現場就必然是高調參與。從何時只有您口中所說的公義是公義,而我們所爭取的公義淪為一堆糞土。您看見的暴力是暴力,而我們所感受的暴力卻被指是思覺失調。

老實說,我們沒有特別針對您們,也不樂見您們每星期都超時工作。其實,只要政府回應我們的訴求,大家都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家,何必把仇恨種在彼此身上?請搞清楚,是暴政把我們分裂成敵對的局面。

致那還在自命清醒的您:

常常都有人指控,那裡資助,那個收錢。若不是受慣錢財的人,恐怕都說不出這些少腦筋的話。為幾千塊錢去賭上前途和性命,換著是您也覺得虧吧?更何況是幾十萬幾百萬人上街,那個財團這麼豪氣啊?告訴我好讓我把我的工資討回來。若說近來的資金來源,就是說特區政府發的陸千吧?受人錢財替人消災,那豈不是自作劇?反了反了。可我的款項還未到手,我的財產未得對兌,那我上街討債也不無道理對吧?

致那口說討厭暴力的您:

很搞笑,難不成您會一動不動地任人拳打腳踢?即使被困在困獸鬥內不能逃走,任憑喊破喉嚨也無人津問,無人拯救,也不會還手自衛,任由別人踐踏您的生命,然後寬怒這班毫不愧疚的人,是這樣嗎?您反說這不可能發生,因為您所看的媒體沒有報導,但我告訴您,這切切實實在天天上演,您能教我該如何應對嗎?您說,不上街便不會有事。謝謝您,我也知道不吃飯便不會哽塞,但食物是人類的基本需要,而言論自由和表達訴求的意願又何嘗不是人類的基本權利。還是您認為看到不公義時也不要好管閒事,反正沒有威脅到自身的利益。如這城市已冷漠及自私到這地步的話,我亦無言以對。

致那口說立場中立不偏頗的您:

公正地指出我們啲的裝備很有威脅性,危害警察的安全。然而警察已經用最低武力去制止我們,完全與攻擊性毫不掛勾。那我相信您一定不會反對我們和警察交換裝備,這樣公平吧?合理吧?能輕鬆解決衝突對吧?

致那只對週末感到驚恐的您:

每週看著無止境的抗爭,受傷的只增不減,對這發生的一切感到恐懼,認為打破您那安穩的生活節奏。但我想說,平日若無其事的上班豈不是更心寒?自欺欺人地如常工作,就像昨日不曾存在。所發生的不過是九牛一毛,茶餘飯後淡淡然的略過,然後繼續妄想還處於一個天下太平的平行時空。聽夠了,甚麼不行,甚麼不該,甚麼不能,但卻給不出一個可行的建議。難道不作聲就等同乖巧?不做事就等同聽話?彷彿時光倒退了數拾年,停留在那個封閉歲月裏。如這是您希望的,抱歉這不是屬於您的時代。別再惺惺作態地指控我們破壞香港,因為您正默許饞食社會的罪惡漫延,您不配為我們發聲。

罷了罷了。把這一切都罷了!

不要跟我說甚麼犧牲,因為您一直都不過是安坐在家中享受著我們抗爭的成果,而我們都只是懇求您多安坐一天在家中。請您為每天擔憂,為現在,為未來擔憂!

八月五日

香港市民發出十號逆風訊號,請停止一切經濟活動,各市民留守在七大所屬地區,團結扺擋這場政治風暴。

我們要求不多,只要五個:

壹.完全撤回修例,停止語言偽術。

貮.收回暴動定性,還原事實真相,不防礙司法獨立。

叄.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隊暴力濫權。

肆.撤回抗爭義士的控罪,捍衛公民抗命的權利。

伍.實行雙普選,給香港市民一個負責任的政府。

這,是我最後歇斯底里的呼喚。這不是我樂見的香港,也不願回去那金肉其外敗絮其中的香港。請大家一齊,同心協力救救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