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句公道說話的份量 — 專訪杏林覺醒馮德焜

2015/6/26 — 21:57

今屆醫學會會董選舉現正舉行,歷年來乏人問津的選舉今年變得熱鬧,7個換屆席位有10人競選。杏林覺醒發言人馮德焜,與佔領醫療隊負責人歐耀佳及爭取連任的李福基聯票,競逐會董席位。

佔領運動與政改之後,年輕醫生變得更重視自己手上一票;有醫生在社交網站上呼籲同業,不要再將收到的選票掉入垃圾筒罷就。「這種聲音一定會到來,只差是誰站出來做爛頭卒,」馮德焜笑道:「我今次就做爛頭卒。」

過去一年的政改爭議中,新興專業界別團體紛紛成立,與界別內既有保守力量抗衡;由一群年輕醫生組成的杏林覺醒,致力「夾實」醫學界議員梁家騮,呼籲同業在醫學會民調中表態。卸下白袍捋高衫袖,落區接觸市民、舉旗包圍議會,專業形象加上進步姿態,令人耳目一新。坊間對這一批專業團體,期望殷切。他們,會走多遠?

廣告

作為一個獲取專科資格僅5年的年輕醫生,今次會董選舉,馮德焜坦言信心不大;但他仍希望作出嘗試,期望能將新思維帶入會內,令醫學會更貼近目前香港社會的脈搏。

「醫學會應該面向整個香港社會,而不是在象牙塔內做自己的事,明哲保身。」

廣告

***

政改爭議期間,醫學界議員梁家騮立場游離,在港府時時強調要「撬票」的氛圍之下,梁的最終投票意向成為輿論關注焦點,醫學界的內部分歧亦走入大眾視線。

佔領運動爆發以來,先有兩批醫生分別聯署,一份譴責警方暴力,一份譴責示威者如令香港「生癌」;後又見杏林覺醒的一群年輕醫生「夾實」梁家騮,醫學會則一次又一次舉辦業界民調,外界質疑是不滿早前過半反對「袋住先」的結果。

政改令社會撕裂,醫學界內部亦然,在大眾看來,醫學界內壁壘分明,分裂成撐與反袋住先、保守與開明兩派。

馮德焜強調,兩極化是果不是因;是社會以至醫學界內部的現有建制,不再廣納意見,刻意排除異議聲音,才會出現今日的局面:「就算我們不站出來,亦會有另一班人站出來,好肯定。」

杏林覺醒成立記者會,場內貼滿傘運現場照片。圖:朝雲

杏林覺醒成立記者會,場內貼滿傘運現場照片。圖:朝雲

經歷過去一年的種種爭議,界別內對政治議題的關注度明顯有變化:醫學會在5、6月進行的業界第三次民調,有多達6659位註冊醫生、牙醫及醫科實習生回應,佔業界總人數四成四,雖然立場迴異,但至少一改昔日的沉默態度。「民調可見醫學界的公民社會已成熟,希望可以繼續保持業界內的公民意識。」

作為組織發言人的馮德焜坦言,杏林覺醒組織內現時是一片迷惘;當日是一鼓作氣要否決政改,而今政改落幕,杏林一度考慮解散,但平台凝聚過業界力量,如不繼續維持,殊為可惜。組織目前想找方法鞏固醫學界的公民意識,保持平台繼續運作,「有需要時可以好快出返晒嚟。」

至於馮德焜自己,則決定參選醫學會會董會。

歐耀佳、馮德焜及李福基的參選宣言

歐耀佳、馮德焜及李福基的參選宣言

從一般醫生走向社會,組建杏林覺醒表達訴求,尚算是在安全範圍之內,因為身邊的仍是志同道合的同路人,但從參與杏林覺醒到參選會董會,則是跨出了comfort zone,要踏入一個思維、作風完全不一樣的圈子,面對包括政協與建制友好在內的其他會董,力陳己見;參選一事亦有杏林成員質疑,再走入一個未能吸納異見的建制,是否值得?

馮德焜強調,杏林並不是要「換血」或所謂清除舊勢力,馮今次參選想做到的,是重建溝通渠道。醫學界業界內的民調可以看到,支持反對的各佔一半,與整個社會的形勢相類。「大家都係四成幾五成…攬住自己的支持冇用,始終有一半人唔支持你。」

他承諾在專業議題上,自己經驗尚淺,能力不及業界前輩,但相信自己可以為醫學會會董會帶入新視角,與社會對醫學界的期望接軌。

「如果我當選,會董會都要跳出comfort zone,去接納我這個年輕醫生的意見。」

「(有前輩)覺得避得就避,醫學會不應碰政治議題。但現時不是醫生要搞政治、將政治帶入醫學會;是社會已普遍政治化,而社會上有聲音,希望有知識的一群人能夠講句公道說話,希望醫生能夠講句公道說話。」

***

馮德焜(左二)與他專業團體,在銅鑼灣向市民宣傳反對「袋住先」。圖:朝雲

馮德焜(左二)與他專業團體,在銅鑼灣向市民宣傳反對「袋住先」。圖:朝雲

一句「公道說話」,有多重要?

社會被特權階級把持、控制一切,有人不惜一切要保住權勢,亦有身在高位的人,願意本著謙卑之心,謹記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使命。

說到社會責任,醫生的視角特別深刻。馮德焜任職的屯門醫院,服務覆蓋的人口與所得資源不成比例,他接觸到的病人情況亦普遍較差,因生活逼人,不等到拖無可拖,不會花時間求醫;香港醫療服務達世界一流水平,但屯門醫院卻像在服務另一個城市。

每日服務這群最窮最苦的病人,令馮德焜不無感慨;政府毋須聆聽底層市民的聲音,小圈子產生的特首,有特權階級作為保護罩,才說得出「萬四蚊論」的涼薄之言。

馮德焜強調是因為政府未有好好服務市民,令民怨四起,才令香港陷入亂局;「服務」這兩個字,馮德焜經常說。

談到種種表態行動,馮德焜多番強調政改議題特殊、影響極大,才令一眾醫生不得不站出來表態,向市民解說當中問題所在,戳破充斥於社會上的謊言;但在他的話裏,「冇得揀」與「逼不得已」之類的字眼反覆出現。

他直認,站出來是無奈的決定。醫生寧願沉默,非為戀棧既有的地位或利益,而是因為走得太前,難免會與醫者形象有所衝突;來自上層的壓力是一回事,更令人卻步的是,一旦太過投身政治、予人將政見滲入工作的觀感,或會影響病人對自己的信任。醫生的身份,與議政的身份,必須分得清清楚楚。

馮德焜說,「如果唔係冇得揀,(自己) 都唔會想出嚟講」,從未想過自己會站得這麼前,「件事一路演進,去到一個階段,要做決定;這個抉擇,每一個市民都要面對,如果你選擇留在香港的話。」

「冇得揀,因為不站出來,就會聽到建制議員、政府不斷講大話,整個社會被謊言淹沒;發現了問題,大家有同感卻無法共鳴,會覺得好孤單。」

說的雖然是政治,但馮德焜講來,卻流露出白袍醫者面對弱勢時,始終抱持的袒護與關懷。

「市民就算想反對,都唔使驚,起碼有我哋喺度。有一班憑良心講說話的專業人士,站出來撐反對的市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