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句遲來了二十九年的衷心感謝

2018/11/25 — 18:35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文:陳清華(89 六四民運學聯上京代表、港同盟首屆中央委員)】

謝謝李卓人把我從醫院接回來,引領我踏上歸家的路……

不是指廣華、明愛、甚或伊利沙伯……
而是指協和醫院分院 — 北京崇文門內街分院。

廣告

時間也不是當下,而是逆流回到血洗中的北京城、那沒有太陽的星期天……

在歷經解放軍戒嚴部隊的亂棍棒打、在目睹北京學生和市民倒在血泊中……

廣告

在救傷車的響號、傷者在病榻上的哀嚎之中,我和李蘭菊在傾聽人們的泣訴,為仍能試著逃亡的遞上盤川、為正逝去的送上手握至最後一刻的溫暖。

然後熬過了這惡夢般的 12 小時、向英國駐京大使館的求助致電,得到的回覆竟先是警告:「現在北京有多危險?幾乎每個街角都有解放軍坦克、連同荷槍實彈的士兵在駐屯呀!」、然後怨罵:「怎麼救得了你?反正這也是你們自找的……」接著便被掛上了線。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此時李卓人卻悄然來了。

原來他打遍了整個北京城各大醫院的電話、查證我們所在之處,便獨自冒險走在如戰場廢墟般夢魘的北京街頭、沿著硝煙瀰漫的街道一直步行到醫院,然後在暮色蒼茫中引領我們脫險。

接下來的 24 小時李卓人不斷為香港學生、記者、和市民的安全徹離當時槍聲仍未止的北京,在張鑼、在打點,然後一直到回港專機艙門關上的一剎,才見他舒一口氣。怎料這時飛機艙門卻從新打開,進來了一位北京機場人員、兩位明顯是國安便衣的,藉口說李卓人的證件有問題需下機檢查、可同時又要求他帶同隨身行李。

大家知道不對勁亦開始有反應,這時便衣國安說:「李不跟我們走、這班機也鐵定不能飛」,李卓人這時站起來、用臂隔開了正想趨前與國安爭辯的鄰座記者,然後冷靜的答:「我現在跟你們去。」

接著艙門被關上、專機在夜色中起飛,我們在憤慨與飲泣中回來,卻留下了李卓人隻身在北京獨自的面對。

然後在各方為此力爭及港英政府斡旋的兩天後,李卓人在鎂光燈的閃亮中步出了香港啟德機場的抵港大堂。

累極了的他在強忍著男兒淚,默默待華叔說完,然後講:「謝謝大家的努力,讓我能夠回到香港、回到這片自由的土地!」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回看上面歲月走過的路,謹此向人哥補上這遲來了的一句:
謝謝您的持守,謝謝您引領我們回到香港、一起守護這片自由的土地。

今天 11 月 25 日、也是一個星期天。

無論各位打算作怎樣的選擇,也籲請大家不要放棄,切忌為自己、為香港的未來留白……

 

作者自我簡介:1989 年以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代表身份上京聲援北京學運,並親歷六四血洗京城。其後擔任香港民主同盟(民主黨前身)首屆中央委員,過去二十九年一直以社工身份從事協助貧乏社群如寮屋區、舊屋邨、少數族裔、及劏房居民的社區發展工作,2016 年亦以「民福陣線」成員身份獲選為特首選舉選委會社福界委員之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