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中二學生的詰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這樣普通的事 為什麼政府都不做

2019/7/19 — 15:46

7 月 1 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Joey Kwok 攝)

7 月 1 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Joey Kwok 攝)

【文:一名香港中二學生】

2019 年 6 月 9 日,一百萬香港人上街遊行「反送中」,相信「真。香港人」一定不會忘記,但政府沒有聆聽民意,一意孤行舉行二讀,繼而引起 6 月 12 日的示威,警方使用過份、不恰當的武力(使用大量催淚彈,20 發布袋彈,小量橡膠子彈)驅趕手無寸鐵的示威者(當然也是有一部分使用武力的示威者),但警方的行為實在令我不可接受,我在想:竟然都考完試,那就在 6 月 16 日出去遊行吧,向這個敗壞的政府發聲,表達我的不滿,想不到當天竟然有 200 萬人出來救港,大家即使認為「必敗」,但仍然出來表達訴求,完完全全地體現了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的精神。我也第一次真正地感受到香港人的團結!我想我也要感謝警方逼到我們出來「釋放壓力」。接著就出現了包圍警察總部同其他「不合作運動」,確實可以給政府一點壓力,但我是反對這些運動的。沒錯,遊行的作用未必足夠令這個政府從黑暗中醒悟,但是那些遲了交稅的市民是要罰款的,公務員也是無辜的,而我也相信還有好警察的。說真的,如果遊行途中有恐襲,我們還是要靠警察去保護我們。

「君主政體就像一艘航行順利的商船,但有時會有一位胡搞的船長把船駛向礁石堆中令船沉入海底。共和政體猶如一排竹筏,順水漂流,從不下沉。但,竹筏上的人,腳總是要濕的。」這句話出自十八世紀美國的一名作家 — Fisher Ames ,所說的君主政體就等於專權政體,而共和政體就等於民主政體。沒錯,專權政體確實比民主政體更有效率,議案不用經過議員的同意、撥款,但也要君主能夠妥當地處理政務才可以;香港採用半民主政體(特首只是由 1200 人選出。香港的現況是自由比民主更受重視和保障。),每天在立法會中辯論、討論的議題多得根本不可數,議員們爭吵不休,但這才可以令香港的民生、經濟、甚至「已被摧殘」的法治更好,把議題交給由市民選出的議員好好地處理,為「真。香港人」著想。李怡的書也說出「從來沒有人說出民主制度是完美的,但它是比較不差、比較安全的制度。」所以我們更要捍衛我們的人權、自由、「一國兩制」等等香港值得擁有的東西。一個有人權的香港才是我家。

廣告

七月開始首先有衝擊立法會、光復屯門公園、光復上水,以及  7.14的沙田衝突,這一切都充分地反映出政府完全沒有回應市民,漠視民意。前線警員被作為擋箭牌,警民衝突已成習慣,政府依然無動於衷,繼續使用「語言偽術」,試圖誤導廣大市民。沙田的衝突中,警方竟然衝入新城市廣場,使很多原本正在食飯、購物的沙田居民或遊客都驚慌失措,警方還用警棍指嚇拖著小孩的市民,更有老婆婆躲在廁所 2 小時。警方批出了「不反對通知書」但卻在 11 點前作出行動,究竟有沒有問題?相信答案呼之欲出。其次,警方一而再,再而三,使用過份武力作出驅散,對著記者傳媒也不例外,不斷妨礙傳媒報道,實在令人失望。

記得在幾年前佔中的時候,我還是一個小學生,我覺得警方執法是天經地義的。直到現在,經過這一個月的所有「反送中」活動, 警方過份使用武力令我好擔心我們將來的自由,好擔心年青人將來如何向政府表達我們的聲音,為什麼警察要這樣做?

廣告

一幕幕記者、示威者被警察亂噴胡椒噴霧或者用警棍打頭嘅畫面不斷在我腦中閃過!

言論自由和採訪自由對於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來說是無比重要的,這兩種基本的人權不但可以賦予市民和平、合法的表達方法,向政府表達不滿,預防社會動盪;還可以監控政府,確保市民同意政府的施政,如有不滿也可以令政府知道,繼而促使政府作出改善;採訪自由使資訊流動,無論是香港人還是來港做生意的商人都可以了解社會時事,以吸引商人到香港這個透明度高的城市,帶動經濟發展。以上這些全部來自一本中二的教科書,難道政府高官全部不知?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必須,也是很普通的一件事。如果警方真的沒有做錯,沒有過份使用武力,那麼他們還怕什麼呢?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僅可以清清楚楚的調查警方的行動,還可以暫時平息市民的怒火。如果政府真的想快點解決問題,為什麼到現在也什麼都不做?他們難道希望繼續安坐家中觀看警民衝突嗎?

即使最後未必能夠成功,但起碼我們用自己的血汗爭取過,令自己無悔!這才是香港人!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