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中五生的吶喊:我們只有一條活路

2019/10/5 — 17:1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陳皓妍】

這個早上才因為蒙面法跟我媽吵架。她問我,怎麼到這個時候你還支持暴徒。我反譏,你還撐警愛國呢,共產黨給你灌了甚麼迷湯,生活在五星紅旗下那麼久,日子變好了嗎?有錢了嗎?

媽罵道:「你現在嫌家裡窮嗎?」

廣告

吵完架,我哭了,怨屈不平。我家不窮,但赤紅略奪了我的應有。小時候喝的三聚氰胺奶粉,到現在,我仍然每年出入醫院腎科。媽懷我的時候,喝了有問題的板藍根,我出生時耳部畸形。那個缺乏品質監管,黑心造假無處不在的偉大國度,為我帶來了很多不必要的殘缺。

十多年來我都不在意這些。健康障礎與自我肯定是無關的,對吧?可今天我才發現,血紅的毒手原來把我搾得好窮好窮——媽只看微信上的假新聞,一口一個曱甴的喊,彷彿二百萬人潮對她而言只是地上蠕動任人踐踏的低等生物。媽變得偏激,也愈發暴躁,能因為一碟焗不熟的飯菜,把我姐罵個狗血淋頭,整天唸著我爸沒出息,是個廢人。一家人吃飯,甚麼都不說,四堵牆內只管回彈著「廢青」「黑衣人搞事」「抵死」的罵聲。

廣告

共產黨搾乾了媽的人性,也搶了屬於我家的感情。我知道他們還殺了很多人,清洗掉了許多真正高雅寶貴的文化,碾死了許多真正可貴的純樸的思想靈魂。然後,他們將剩下倖存的,零零碎碎的歷史收集起來,堆砌成一個妖魔般的巨大四不像,讓人民跪在它的跟前膜拜,以他們的新建設為傲。所謂黨,說白了,就是一個邪教。

很多同學為突如其來的緊急法泣不成聲。原來,今天是最後一個能呼吸新鮮空氣的日子了。我哭不出來,心裡只有惶恐不安。我想到了《國定殺戮日》。大屠殺戒嚴的前夕,不也是如此的嗎:「七月四日零時零分開始,本國法律將不具效力,所有刑事罪行,包括綁架、縱火、謀殺、強姦⋯⋯將不被追究。」下一個按下扳機的會是誰?是和藹可親的藍帽子嗎?還是為人民服務的解放軍?

有時我想,不如一槍打死我算了,來生不做香港人,不要再受這些莫名其妙的苦了。但是,權力的嘴臉越是醜惡,我便越想要活下來。也許是因為恨吧。人一有了恨,便不想死了。我想活下來,見識下真正的自由民主,不甘死於繁華虛象裡;我想活下來,感受一下真正的平靜和諧,不甘死在那紮得死實的蒙眼布後;我想活下來,不用擔驚受怕地帶我媽到上面走走,看看真正自由解放的神州大地 — 那片土地沒有毛澤東,沒有假惺惺的小熊維尼,只有秋瑾,只有孫中山。

或許我把香港人的責任說得太重了,但我亦別無選擇。深淵的盡頭,從來不是要治本,要斬草除根嗎?我們的對手,正深諳這個道理。

所以,親愛的,我們只有一條活路,便是贏。


作者自我簡介:中五學生一個。十六歲,不明不白地被政權推到時代洪流裡。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我們只有一條活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