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中大舊生、社民連成員 給周竪峰的公開信

2016/7/4 — 19:39

2016年7月1日晚上,社民連等組織在禮賓府外遊行完畢後,呼籲示威人士前往中環遮打花園。

2016年7月1日晚上,社民連等組織在禮賓府外遊行完畢後,呼籲示威人士前往中環遮打花園。

【文:杜振豪(中大舊生、社民連成員)】

今年七一後續行動,社民連聯合人民力量、香港眾志、大專政關、小麗民主教室等團體,前往禮賓府抗議。行動完結後,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忽然現身,並指罵社民連解散示威群眾,繼而引發混亂,事後周竪峰先生更聲稱被社民連成員「不斷拳打腳踢」。本人為當晚行動的參與者,經過反覆思考,敢請周竪峰先生公開回答以下三大疑問。同時,本人謹以此文,正式邀請周竪峰先生一起堵路。

一、為何不往中聯辦呼籲堵路,卻忽然現身於社民連的和平示威?

廣告

當社民連成員及其他示威者禮賓府山路硬食胡椒噴霧時,請問當時周先生身在何方?直至遊行隊伍到達終審法院,團體宣佈集會完結後,本人才看到周先生的身影。事前中大學生會明明呼籲群眾,前往由本土派團體舉辦的中聯辦行動。周竪峰先生長期以筆名「張翼」主持熱普城派系的Myradio網台節目,從來不諱言自己是支持「勇武抗爭」的本土派支持者。今年五一勞動節遊行及六四晚會,周先生均代表中大學生會,公開批評傳統遊行示威無用。既然如此,為何周先生不前往中聯辦,帶領苦候已久的本土派支持者「勇武抗爭」(或退而求其次,僅僅和平堵路),卻反而出現於社民連等團體的和平示威行動,並且怪責社民連作出不堵路的決定?

二、作為發起團體,社民連是否無權勸說友黨朋友放棄佔領?

廣告

當晚遊行隊伍走到匯豐總行對出馬路時,人民力量成員錢寶芬,突然以「身體不適」為由臥倒馬路,似乎有意引發佔領。社民連認為當下不是佔領時機,故此梁國雄及吳文遠勸說有意佔領的人民力量成員起身離開,其後她們均聽從建議跟從遊行隊伍走到終審法院,並無發生任何激烈爭論。上述經過,民間記者蕭雲的報導可以做証。

以本人所見,當時並無任何大學生堅決留下,周先生更不在遊行隊伍之中。事後《東方日報》報導指,「包括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在內的十多名中大及理大學生堵路抗議,(社民連)遂呼籲學生停止行動」,純屬子虛烏有。本人相信聲稱求真的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必然願意挺身而出指正《東方日報》的錯誤報導,不會顧左右而言他。

眾所周知,社民連從來都反對「沒有大台,只有群眾」的怪論,一直認為發起行動的團體,應該團結行動參與者共同進退,而非各行其是。 周竪峰先生是否認為,社民連無權勸說友黨朋友放棄佔領念頭,要勞煩自詡勇武派的周竪峰先生主持正義?

三、如被「不斷拳打腳踢」,為何不即場報警?

當晚周竪峰先生聲稱被社民連成員「不斷拳打腳踢」,事發後不足半小時即在Facebook公開發表聲明。我相信周先生應該理解,這是非常嚴重的指控。敢問閣下當時為何不即場報警,逮捕涉事的社民連成員,僅僅選擇在網上迅速譴責暴力?假如周先生的確被任何人士傷害,考慮兩天後,現在是否會選擇報警處理?還是會選擇一如其他雨傘運動時種種「糾察打人」的傳聞,最終聽任它們成為真相不明卻眾口鑠金的懸案?

最後,既然周竪峰先生這麼希望堵路發生,即使自己不在場,也要在事後為曾經有意佔領的人民力量成員「主持正義」,那麼本人現在便正式公開邀請周竪峰先生發起堵路行動。只要行動訴求均為雙方同意,周竪峰先生願意佔領多久,本人便佔領多久。你能夠找多少人一起參與佔領行動,本人便找多少朋友一同參與佔領行動。希望自詡勇武抗爭的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先生,不要令你的支持者失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