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前中學校長對於緩解眼前困局之我見

2019/6/25 — 19:43

2019年6月21日,灣仔警察總部正門一段軍器廠街,迫滿示威人士

2019年6月21日,灣仔警察總部正門一段軍器廠街,迫滿示威人士

【文:劉修妍(教育心理學家、前中學校長)】

政府於早前關鍵時刻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避免即時發生大規模流血衝突,乃政府自本年二月提出修例以來嘗試回應民間訴求的第一步。然而,眼前困局仍未完全舒解,連日來以千計憤怒的示威者仍聚集政總或警總一帶要求政府回應訴求。筆者希望政府盡快妥善處理及回應事件,避免當示威者與前線警務人員均出現失控狀況,那只會將香港推向真正的暴動邊緣。

(一)去除年輕人不必要的焦慮,明確宣布「撤回」修例

廣告

特首於 6 月 15 日宣布暫緩修例後即與教育界代表會面,據出席校長所傳訊息,特首於會上表示「暫緩」從程序上已不可能「重啟」修例,即與「撤回」無異,特首並表示會作多方努力修復當前矛盾。記者會翌日,反修例遊行人數達二百萬之多,遊行隊伍高喊「撤回」之聲震耳欲聾,而即使立法會已取消有關會議,上周仍每天有大量示威者在立法會及政總一帶示威抗議,高喊「不撤不散」。由此可見,「暫緩」絕非大部分反修例市民所接受的方案。其中關鍵,估計是因為很多市民,尤其是年輕人,並不信任港府,他們認為「暫緩」只是政府的緩兵之計,他們仍感焦慮一旦時機轉變,政府就會隨時將方案重新提上立法會並快速完成二讀、三讀程序,情況就如 6 月 9 日第一次百萬人遊行前那般危急。

年輕人對港府的不信任,乃基於過去幾年他們在連番社會事件中所遭受的負面經歷所至。若然特首希望修復當前矛盾,重建互信乃重要一步。既然特首已明言「撤回」修例就是「暫緩」的實質效果,那麼政府實應盡快正式宣布「撤回」方案,以去除年輕人不必要的焦慮以及對政府的不滿情緒。港府至今仍拒絕明確說出「撤回」二字,筆者和不少校長朋友均表示實在令人費解。

廣告

(二)避免進一步破壞警民關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移除「暴動」的定性

眾多團體和知名人士,包括與特首會面的中學校長會代表,均已提出建議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 6 月 12 日警民衝突真相。筆者想說的是,修訂逃犯條例原先只屬於政策或政治範疇的事件,但在 6 月 12 日原定立法會二讀修例草案當天,以千計的示威者在立法會一帶聚集抗議及防止議案隨時重上議會,期間警方使用催淚彈和橡膠子彈等武器應對,自此,事件已進入警民敵對的局面。隨後幾天,警方涉嫌使用過度武力的影像片段於各大傳媒和社交媒體傳送:有中年婦人手無寸鐵哀求警察放過年輕人卻被警員對準面部噴射胡椒噴霧、有年輕示威者指罵警察後遭疑似彈頭的物體射中面部、有近千名參與合法和平集會的市民在警方毫無預警下被左右兩方同時施放多枚催淚彈以至差點在中信大廈前發生「人踩人」事件……這類影像,深植於很多香港市民的心中、腦中,市民對於警方的不信任與憤怒,已趨沸騰。

筆者觀察到,這情況已不限於年輕人,中年燒臘店老闆與店員討論時事以粗口大罵警察胡亂向年輕人開槍、手抱嬰孩年過六十的老伯對著警車上的警員大罵:「你哋係唔係香港人嚟㗎?……你走呀,我唔想見到你呀!」這些影片與錄音在網絡上瘋傳,並贏得無數「like」。市民大眾現時雖有憤怒,但整體上依然非常克制,筆者擔心的是,市民對警隊的憤怒情緒若再積累而得不到緩解,讓仇恨滋生,對香港社會將帶來不能逆轉的傷害。

要緩解市民和示威者的憤怒,絕非簡單一句「請體諒警察也有情緒」或「請多點包容少點怨恨」等感性言詞就能成事;指責示威者言行「過火」無道德或提出以「辱警罪」作規管,亦對解決香港當前困局無濟於事,甚至會將本已糾纏的結越纏越緊。一個社會若然制度健全,應當有合理渠道讓市民大眾的不滿或申訴得以妥善處理,但由今次事件可見,年輕示威者強烈感覺到被不合理對待,他們感到政府高層躲在背後沒正視問題,立法會內佔大多數的議員又沒有在議事廳內為市民大眾講公道說話,若然依循現有渠道向投訴警察課投訴亦只會落得「自己人查自己人」的結果,監警會又欠缺調查投訴和決定懲處實權而被視為「紙老虎」,過去九年來逾二千項投訴警察毆打的指控,僅 2 項成功獲裁為指控屬實。年輕示威者感到在制度之內沒有渠道為他們主持公道,唯有用盡方法令他們認為該受罰的公僕「不得有好日子過」。筆者很能理解年輕示威者的憤怒,若香港社會再無制度以內的方式處理市民不滿,令示威者需要從另類途徑尋求公道,難免加深警民撕裂,長遠而言將降低警隊維持治安的公信力與效能,對香港社會絕非好事。

筆者眼見警民敵對的情況不斷升溫,實在憂心如焚。要讓香港重回正軌,緩解當前社會矛盾,最理想的方法依然是由制度內重建渠道,讓真相得以重現、讓公義獲得伸張。誠如各社會領袖所建議,那要靠由特首委任德高望重、為普遍市民和警員均接受的大法官和社會人士組成獨立調查委員會,深入調查 6 月 12 日警民衝突的真相,並對未來改善警民關係作出具體而可行的建議。獨立調查委員會應既非偏幫警隊亦非偏幫示威者,其調查結果理應可以還各方人士一個公道。而在當前警民雙方情緒均繃緊的情況下,特首宣布成立具公信力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實在刻不容緩。否則,一旦出現更激烈的衝突,尤其當有示威者或警員於衝突中身亡,香港將被推進更難逆轉的深淵之中。

再者,特首和警務處高層曾將 6 月 12 日的事件定性為暴動,稱示威者為暴徒,但有法律界人士已指出,法律上並沒有「暴徒」一詞,港府的說法只屬「政治口號」。雖然政府高層後來改稱沒有定性事件屬於「暴動」,並說當天只有少數人做了「暴動行為」,在場沒有如此行為的其他市民不用擔心;然而,根據《公安條例》,如果 6 月 12 日當天的示威和集會是暴動,那麼參與其中的示威者都可能觸犯暴動罪,若當天集會並非暴動,則被捕市民只可能被控以非法集結或襲警等罪而非「暴動罪」。透過眾多傳媒和示威者的攝錄鏡頭,香港市民大眾對 6 月 12 日示威者的集結與行為有一定的認知,而這些認知,與「暴動」一詞實在相去極遠。政府高層用上「暴動」這標籤令示威者蒙上污名,更使示威者與政府和警方的敵對加劇。筆者深信,政府和警隊明確收回對 6 月 12 日當天示威集會是「暴動」的定性,可緩解警民之間的對立,還示威者一個公道。

後記:循制度入手令香港善治

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不論法律界、新聞界、商界、以及眾多專業界別人士和普羅市民,均曾表示十分憂慮甚或強烈反對,然而政府卻堅持將草案向公眾諮詢二十天後即提上立法會審議,而立法會內將有足夠票數通過修例,直至有一百萬市民和平遊行抗議以及有大批示威者與警方發生衝突,政府才宣布將草案暫緩。整個事件,突顯了香港在制度上未能有效讓市民的意願和訴求反映在政府擬定政策與立法過程之內,此乃造成警民衝突事件、將香港撕裂的遠因。

香港未來若要避免陷入無止境的街頭抗爭與撕裂的循環之中,在政治制度與選舉制度上作出變革與改善,透過選舉增強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的代表性,盡早落實基本法所寫的普選目標,乃真正可令年輕人對香港未來重拾信心、讓香港長治久安的良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