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學生給施永青先生的公開信

2017/11/24 — 9:51

資料圖片:施永青,圖片來源:城市大學

資料圖片:施永青,圖片來源:城市大學

【文:邱裕昌】

施永青先生:

最近留意到閣下對小學生因學業壓力過大而患上抑鬱症的問題而發言,指現時學生出現精神問題是因社會令學生對現實世界存幻想,認為這個世界太完美,而非社會給予壓力。作為一個學生,確實對閣下的言論不能苟同。

廣告

這幾年間教育議題一直是政府與市民的其中一個爭拗點。不僅是國教、初中中史必修等這些「政治凌駕教育」的議題,更多的是影響到學生、家長、教師的教育制度問題。

社會上不同的持分者皆對本港的教育方針存著不滿,過份的操練、朝令夕改的政策、對教師支援不足等等都危害到我們香港下一代成長。施先生,你知道過份的操練導致學童恐懼學習嗎?你知道現時的教育制度已導致學生自殺潮出現嗎?

廣告

閣下作為社會賢達,道出如斯涼薄的說話,不僅不能解決社會對教育制度的不滿,更使不少在這些政策中的持分者,甚至是公眾心生不滿。何況,在這幾年政府的施政裏,市民特別是年青人能看到希望嗎?當沒有希望時,何來存著幻想呢?

社會經常有人發表「一代不如一代」、「一蟹不如一蟹」的言論。其實教育的本意是不能以「比較」作評估,皆因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才能,何況作世代的比較?

施先生,我倆雖然素未謀面,但希望閣下能思考為何這麼多人對現行教育政策的不滿和多些關心當下教育政策所衍生的問題。

邱裕昌
恒生管理學院二年級學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