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平凡邨校老師:孩子們,就儘管責罵我們吧

2019/6/13 — 15:50

我只是一個平凡不過的老師。為教十數載,除為養家活兒,只求為下一代成為更好的人而已。

我一直心懷希望世界會變得好點點,反國教如是,9.28 再到大年初一,雖痛心但仍存盼望,直至昨晚,一個讓香港難以入眠的晚上。

今天,我沒有參與罷課,我只能在課堂以外的時間,席地靜思。抱歉我們以「不能輕言離開崗位放下學生」之名不能和你們同在,不能和校長,家長唱反調。孩子們,就儘管責罵我們吧 — 對,作為社會規範的締造者,也許老師都有維穩的基因。抱歉,今日的校園也許比平時更為肅靜。

廣告

是我們虧欠了你們。是我們一整代虧欠了你們。

但為師不能灰心。有些廢過林鄭,和過和諧號的的肺腑之言,仍望可以跟你們訴說。 

廣告

給我們的孩子訴說。

我想和已投入高校及社會,志在社會公義發聲以至行動的孩子們說,對於你們已培養了自我實現投身社會政治參與的用心我很欣慰,面對強權的回饋,你們當下的不甘心我也很理解。但是要改善社會意識並非朝夕,所以請不要灰心,克制住自己極端之心,好好先休息和照顧自己的健康與安全,走你們更遠的路,長有數載,短的也有十天。

我想和已成執法部門一份子的孩子們說,老師很感激你們維持治安的心,對你們如何以行動詮釋除暴安良,我仍然很有信心。正如老師和你們說過,在班房,權力在我手,你們應好好思量如何制衡與監察為師;今日槍炮在你手時,也希望你們好好思量該如何待之。黑與白之間,僅餘你差之毫釐之一念。

我想和仍然在校的孩子們說,對於你們初現對社會政治的關注很是高興,這是你們成長與獨立的重要覺醒,而下一步,你們需要培養明辨事非的能力,磨練出屬於自己的自由意志,去面對香港未來的憂患。然而,孩子們,這可是長路漫漫啊,在修成之前,不要輕言離開你們的座位,放棄你們的學習啊。

最後,我想和您們,出糧俾我的您們說最後一點點。

我這十數載來眼見的孩子,有不少都走進昨天的街頭。他們也許有點躁動,也許還很草率,但是他們,不是暴徒。以我對他們的理解,他們的精研強項乃於防彈少年團的裝束,而絕非於製造汽油彈。(p.s. 您們懂甚麼是防彈少年團嗎?)在昨天,我收到已畢業同學們的徬徨求助,眼下只有驚徨的他們,真可能是有預謀的暴徒?

想化解,以我對他們的理解,曾經感化他們的年少無知,是一個願意聆聽的老師,多於對他們輕言予以讉責的強勢人等。您知道他們畢業後看見老師最緊張的是甚麼嗎?只是三個字。他們只要我們說得出他的全名,已經馬上想哭 — 是一份很微小的尊重,您們的講辭,在將自我膨脹得很之時,有想過代入他們點點的心境嗎?

如果你們仍然一意孤行,我們將失去一整代的人。(雖然或者已經失去咗) 

我們與孩子們需要的是一種信任。而開啟此步的,沒有比你們更適合。

為了孩子們,可以放慢你們的腳步嗎?

最後一句ㅤ作為老師

冇東西比你哋生命最重要

珍重

 

一名很平凡的邨校老師上
2019-6-13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