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輔警致盧偉聰處長的公開信

2017/2/25 — 12:04

資料圖片:2.22撐警集會

資料圖片:2.22撐警集會

致盧偉聰處長及警隊高層的公開信:

盧 Sir,我是警隊一員,周三晚的集會我早不打算參加,但不抗拒有伙計為被判罪同僚商討協助家屬安排,只是集會的效果令人意想不到。我慶幸社會普遍對集會的內容反感,連兩國大使館都先後發聲明表示對一些言論不同意,使過分亢奮的同僚不能再自我感覺良好,並停止自我侮辱。我也心痛,周三晚的集會,雙重標準一開,後患無窮。今後我們執行警務工作是易了還是難了?市民和警隊之間的互信是增強了還是摧毁了?

CP,有些同事偏激的聲音你聽到了,其他同事的聲音呢?

廣告

我的確認為有愛護警隊的同僚對七警案判決極為反感,對非常時期工作受到的困難感到沮喪。但不要將這些放大,警務人員並非每天工作也受侮辱,正如是非不分的言論也不是每天出現,害群之馬絕非多數,社會上對警察壞著惡意的人也只是極少數 (至少周三晚之前)。

愛護警隊的市民和同事大有人在,看看警署裡,每天都有寄來的答謝信便知道。但若果像一些開口埋口掛著「愛國愛港」的人一樣,不可笑嗎?不大聲疾呼就表示我們不愛護香港嗎?親人、朋友、同事之間可以心存感激、尊敬和愛護,而不必每天宣之於口。

廣告

我漸漸覺得,在警隊裡,最偏激的言論,一定不會「錯」,因為你有「愛警隊」的擋箭牌。越偏激,表示你越愛護。

那想法如一樣我的警員及市民,有甚麼渠道向你表達?

我想大部份警隊同事、其他紀律部隊同事,以至其他公務員同事,其實和你們一樣,對社會每事件都有自己的看法,但不會輕易公開表達自己的意見,就連在網上 click 個 like,也盡量避免,一來明哲保身,二來怕被斷章取義,三來避免涉及公務員政治中立的原則。但私下和朋友及家人,我們一定暢所欲言。

但試想在內部會議,一個員佐級輔警的聲音可以上到處長嗎?

媒體的報導真假沒人說得準,像某報引述警隊高層,你的言論化解了危機,我並不是高層,也相信有同事為七名同僚被判入獄而傷心失望,但絕無聽說伙計要計劃甚麼工業行動。請你看看報導內文的政團和議員,貴為警務處長,有些人,你要劃清界線;有些人,你要敬而遠之。不理會左中右,不理會建制抑或民主,才是真正的政治中立。若要分,只有黑和白,警察既然是白,你怎樣回應警察被黑社會撐警染黑?

周三晚集會,對警隊是一場噩夢,若要再發一場夢,我希望處長你由軍器廠街行出來,面對傳媒說:

「各位市民、各位同僚:

社會十分關注對七名警務人員被判罪入獄,我個人因爲有同事犯法被判入獄而感到痛心,已親自慰問其家屬,並歡迎警隊同僚於內部為其親屬發起一切可行的協助。作為紀律部隊首長,我必須盡力確保警隊以保障市民生命財產為首要工作,警方並不認同一切暴力行為。

現在三位同事已決定上訴,案件進入下一階段司法程序,等所有司法程序完成,警方將就事件作出總結,回應社會,並在有需要的情況下作出檢討。在此段期間,警隊會一如以往,以不偏不倚的專業態度,服務市民。

若個別同事發表不恰當言論,並不代表警方立場,亦請各傳媒及市民尊重被判罪的同僚及其親屬。

我要重申,佔中是違法行為,警員必須保持政治中立,各同事有責任依法逮捕及轉介律政司起訴犯法人士,有關起訴直至現在一路進行,對所有犯罪行為我們絕不辜息,即使在警隊內發現有不法份子,我們亦將以同一態度處理。

法治是香港社會的基石,身為警務人員,我們從不懷疑香港的司法制度。社會上或濔漫著不信任的氣氛,今年也適逢特首選舉及回歸二十週年,我期望市民和警隊的同事保持克制,所有行為以社會最大利益為依歸。」

我不是要教處長要如何回應,你身在高位,要考量的事情一定比我多,我只想讓你知道,警隊裡不應只有一面倒的聲音。

處長,請回想喇沙會的修士教過你甚麼?若你有以上氣魄,能說出這些話,我肯定市民和同僚會對你說:一哥,你並不孤單!

一個輔警
24/2/201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