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香港大學校董 對張翔校長的期望

2017/12/29 — 15:17

張翔

張翔

【文:陳家健(香港大學校董、香港領先研究所總監)】

香港大學委任張翔教授為第十六任校長。在香港歷史上, 自港大1911年成立以來, 港大校長都是香港社會一位重要的領袖。他既是香港最高學府的首長, 也對香港的學術尖子有言教、身教的影響。在殖民地時代, 部份港大校長曾被邀請加入行政局; 過渡時期, 港大首位華人校長黃麗松亦擔任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在政府總部禮賓處的排名名單上, 排名第14位, 高於高等法院上訴庭法官和政府各常任秘書長之上, 可見地位尊崇。而且港大校長一職年薪逾六百萬港幣, 比牛津、劍橋高出超過一倍, 故此, 社會人士對港大校長有要求、有期望, 亦很正常。

廣告

有關於張校長的履歷, 坊間已有眾多報導, 此處也就不再重複。筆者有幸出席他和校友的見面, 感覺是張校長有一定的個人魅力, 對新工作亦充滿熱誠。同時, 他對港大有高遠的願景, 提倡在港大設立「世界級的實驗室」。這幾點是我初步認為他和過去數任校長較為不同的地方。而爭取大學的排名進一步提升, 就不在話下。

然而, 如上所言, 港大校長職位有其特殊性, 張校長在對答中, 除了四平八穩之外, 似乎對此認識不太充足, 心理上未有應付傳媒、學生、政府等多方混亂關係和壓力的準備。每當被問及有關學術自由、社會時事的問題時, 張校長的語速明顯放慢, 態度遲疑, 應是在腦海中尋找合適的詞彙和答案。這和他介紹自己、科研和大學願景時自信滿滿的神情, 相差甚遠, 相信這是當日在現場的朋友, 都會同意的事。

廣告

而張校長在上任前的準備工作, 可能不包括閱讀有關港大的新聞報導。當在場有人問到:「當你上任後, 收到一封又一封叫你解僱這人、解僱那人的信時, 你會怎樣應付?」問者雖然沒有指名道姓, 但明眼人都知道是暗指立法會議員何君堯, 去信港大要求解僱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一事。然而張校長卻答到, 自己在柏克萊時, 一上任就處理兩名教員來信互相指責, 而最後調停成功云云。很明顯, 張校長誤會了校友的問題, 而這誤會是由於不熟悉情況引起的。

其實, 港大校長不需要, 也不應該是一個政治人, 他應該集中精力, 帶領港大在學術上發展。不過, 要帶領港大進步, 卻需要很高的政治敏感度, 才能在今日波譎雲詭的香港, 力拒政治干預, 巧妙地帶領師生前進。就像在二次大戰時期, 每一個和平主義者, 要做的不是宣揚和平, 卻是拿起機槍去戰鬥, 否則便不會有和平。回想過去的幾任校長, 都帶著負面的名聲或遺憾而下台: 馬斐森(陳文敏事件, 提早解約)、徐立之(禁錮學生事件, 未有續約)、鄭耀宗(鍾庭耀事件, 請辭), 甚至王賡武也未能盛傳是未能跨越九七而離任。本人不想從一個人的出身背景, 猜測他的為人或動機。但願張翔教授能學得很快, 順利地帶領港大在「獨立自主」的原則下, 為學生、香港社會以至世界作出貢獻。

 

(原題為〈對張翔校長的期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