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 3.11 補選獨立候選人助選團員:本土思潮直接催化 務實貼地主義

2018/4/9 — 14:00

2018年3月11日立法會補選結果揭盅,非建制派四名參選人在點票中心見傳媒。

2018年3月11日立法會補選結果揭盅,非建制派四名參選人在點票中心見傳媒。

【文:忠間人】

利申,我不是左膠亦唔係獨派核心人。我只是希望以第三身角度為大家更準確了解本土派和現時政治局勢的去向。在今次補選我有幫手助選,但何人就不方便說了,當然很快就會有讀者猜到。首先,即使我與梁天琦政見不同,但我亦非常感激他當初參選,為香港民主運動帶來衝擊,用六萬票去探破二元對立,希望想有個新選擇,令政府和社會開始正視社會年輕人本土求變的心態。我相信他一定會佔香港政治舞台一席重要位置。他在龍門陣所說的激進側翼效應,利用自己政治前途去拉闊民主溫和光譜,我不禁想他的付岀沒有自費,從民主黨大和解的三萬蚊,相信大家也可以略見一二,我在些文亦不想分折背後動機和錯對。

言歸正傳,我倒想說一下我所接觸了解的本土派,會否真的如大家所想的死忠鐵扳一塊呢?大家可能會將責任放在本土派KOL影響了部份民主年青支持者,我卻不能完全認同。打從兩傘運動,到後期拆大台反騎扐,再到六四搶咪,光復本土和旺角事件後的內部爭鬥,直到確認書同梁游事件。雖然香港矛盾更多,但也令人更關注小販同香港前途。回望大多柔盾,主要是多年深層績怨,失去信任,以及不滿被泛民長期而形成。我當然也不排除有很多是深受香港城邦同民族論興起而支持。

廣告

若果,泛民真的想痛定思過爭取年輕人支持,首先不應再與他們割斷關係,當他們是鬼,不容許異見聲音,這是根本性的不民主,民主派應表現出更高的氣度。在311補選時打著抗專權,卻想在梁游DQ議席下要梁天琦的票含淚給自己,這是不尊重投他們,因為以大局為由去迫人,再加上之前旺角事件切割,卻沒有在公在私尊重他們的抗爭者,只會令更多人加入焦土或投對家行列。我個人認為泛民有時間就不應太離地,多看看不同本土派FB,不難看到大多本土派選民未必是支持獨立,但肯定是對現有權力階層的不滿。我會說本土派其實是沉默大多數選民覺醒形成的勢力。

你如果肯慢慢了解他們,你不難發現他們除了不喜歡大台,自己有得SAY,受到主流忽略的異見人士,亦有些人是看破建制泛民承諾走數而死心,對不民主的機制不滿。在九龍西PLANB一事,放棄地區拉票,強行迫走基哥一事云云,更多很多忠實民主支持者卻步,投票結局和投票率高低往往是最好反應。更重要的是這行為讓建制派有位入你係支持「多數人暴政的民主」,岀現進退兩難的「雙重標準」,打擊了市民和支持者的形象觀感。

廣告

民主派當下要做應該不缺席議會,做好中埸角色,連結社會,公民組織就要面向國際,社區做好自發公民參與,包容少數意見,尊重不同民主路線的人,讓同路人以百花齊放方式支持民主,容許各自有大台,按議題合作名抒己見,建立一個在威權自由體制下的新公民社會。戴教授在末來風雲計劃中更須考怎樣協調各非建制派別,達至最有效能量對決最evil的保皇黨。另外,我亦奉勸某些真心想拉近本土派的民主人士,不要在選舉時才扮關心,多些私下關心支持,他們真心希望可以有一個表裡如一,真心尊重他們的代議士,正如天琦在地厚天高一樣,保持少許天真,切記不要失去自我,不斷反思自己,拒絕過份沉迷選舉,否則香港只會沉倫下去,讓中央強硬派吞掉香港,希望大家回頭是岸。泛民理應用正面態度將其轉化成推動和自我鞭力量。假以時日,經過一段信任和溝通相處磨合期,香港的民主社區動員力量必然更壯大,離民主普選的日子也不多了。

最後,值得一提是今次在新東補選拎六萬幾票的方國珊,比上次換屆三萬幾高岀一倍,而高舉打破民主建制小圈子,值明有很多沉默小數對現有政冶生態感到不滿,再加上投票率極低,證明選民己感到無力和失望。泛民該接受和消化在末來議會和地區有必要與較溫和偏中間(田北辰,方國珊),尋求更多議題和動員的合作。否則,當二十三條失守,一黨專政也無得選,本土派青年連不滿的聲音也無法被代表發聲,社會無法實踐民主內部的「均衡政治參與」,並死心與下一代離開。泛民最後連三分一議席失去,大家到時只會後悔和自求多福,為何當初得失仍有心為香港的異見青年。其實大家多點包容少數,多些同情心,少點批評,真的那麼難嗎?天佑香港!

 

作者個人簡介: 我是新東311補選某候選人的助選團核心成員, 身在曹營心在漢,在某些民主運動背後出力, 看見香港正走入威權時代心中有愧, 只愛是其是, 不喜歡高調於鏡頭下。

原題為〈本土思潮直接催化務實貼地主義 補選後談本土派在新民主運動的角色和選民覺醒啟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