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哥,你還是盡快公開道個歉吧!」

2017/2/19 — 15:05

盧偉聰(香港警察Facebook片段截圖)

盧偉聰(香港警察Facebook片段截圖)

無須難過,應感難堪!也應感憂慮。
「一哥,你還是盡快公開道個歉吧!」

一向的原則,是甚少批評警隊,也不會評論法庭的判決。警隊面對的困難是可以理解的;法庭是香港的最後一道防線,現在有不少人就少千方百計衝擊這道防線,所以也不可以上這條船。

但七警定罪那一天,看到一哥以處長名義發出那封「公開的家書」,已經覺得不妙。後來便因應事態,一連表達了好幾次意見和看法,自覺已經盡了言責。不過,昨晚在電視上看到一哥回應傳媒問「是否會道歉」、又「是否認為七警打人不對」時的那種困態,又看到竟然有與江湖勢力關係甚深的人士出來高調撐警,覺得事情的發展似乎越來越不妙。所以,還是覺得有需要再作呼籲:「盧處長,你還是盡快公開道個歉吧」。

廣告

讓七警事件以目前的軌跡繼續發展落去,讓事件繼續鬧大,對香港社會完全沒有好處。社會各界都應該以法庭的判決作為基礎,把已經發生了的事情暫且放開,重新展步向前。可惜在七警被定罪及判刑這段時間前後,一哥的回應,警隊某些組織的回應,間接都鼓動了往後把事件再一次激化。

一哥及警隊組織的回應,看來都只從警隊的「士氣」角度著眼。當然不能否定有警隊同僚被判刑,部分警務人員難免感到傷感,但七警事件發展至今,真的只是一個「士氣」問題嗎?只要冷靜下來想想,很難相信警隊中有很多人會因為有個別警員明顯的干犯了法律被判刑而感到「士氣」受到打擊。服務社會的初心因為個別成員不爭氣,而令整個警隊受到批評(當然也不是說這些批評都是合理),因而失去了市民的信任,這才是最大的「士氣」打擊

廣告

作為警隊的管理層,也應該清楚看到,出現這樣的事,首先不是「士氣」問題,而是「管理」的問題,是作為紀律部隊卻有成員違反紀律的問題。

那七警難道是完全無辜的嗎?那段片是真是假,憑常識都應該心裏有數。他們那一天為什麼選擇這樣做、當時的心態如何?這當然可以有不同的詮釋,同情他們面對的工作壓力也非無不可。但那段時間,那一個警務人員不是面對很大的壓力?示威的難道沒有壓力嗎?他們如果因為壓力而犯錯,難道示威者不需要為自己行為負上責任嗎?那七位警察為什麼要把當事人枱到暗角才拳打腳踢?這不正反映他們自己也心裏有鬼,知道那個做法不對嗎?

他們是犯上了其他近三萬同僚都不致在同樣壓力下犯的錯誤。

現在竟然有警務人員及前警察說「警察打人不是問題」,從七警如何鋪排那次襲擊看來,他們自己也不一定同意這一種「事後孔明」的看法。那些說「警察打人沒有問題」的退休警隊成員的「傳統智慧」,究竟還是不是今天這個所謂專業化了的警隊可以接受的準則?

警隊高層應該最明白,作為紀律部隊,「違反紀律」才是最損害警隊士氣、最損害警隊聲譽與形象的行為。如果嚴格一點,以管理的角度來看,七警一旦被證實曾經向被捕者「用私刑」,不單要附上刑責,還應該受到紀律處分。現在反其道而行,兩年多來,薪水照發、福利照攞,還要籌足了錢讓他們聘請星級大狀打官司,站在顧全整體士氣的角度來看,應該是已經仁至義盡了,甚至是有點過分了。市民會點諗?如果法庭最終還是判定罪證充分,還有什麼可說的?

現在判了罪之後,警隊的員工組織及合作社,大可繼續為七警的家人提供協助。但一哥作為警隊的最高層,代表整個社會管理那近三萬警務人員,有需要公開作這樣的呼籲嗎?作為警隊一哥,究竟還有沒有責任悍衛警隊的整體形象?還有沒有責任重建警民關係?他這種姿態,顯然是把不盡然有說服力的所謂「士氣問題」凌駕了警隊的社會責任。也把整個警隊的威望與七警的違紀違法行為捆綁在一起。作為管理層,竟然也採納這一種姿態,顕然是非常不負責任的。

作為一哥,他沒有需要為既不遵從警隊的紀律,也違反了香港法律的為那七個警員感到「難過」,而應該為整個警隊因此而蒙上污點驚而感到「難堪」。

當江湖人物都出來撐警隊的時候,管理層更應該知道事態嚴重了。那些現在出來高調撐警的組織及人士是什麼質地,明眼人一看就知。一哥還要拖拖拉拉,不作一個淸晰的、態度明確的表態,只會為那些別有用心的人士及組織提供可乘之機,讓他們繼續利用七警事件來達到其他政治目的,也令警察與香港普遍市民的對立情緒進一步擴大。

我不認為有很多警員會對現在在這一群出來撐警的人士及其言論感到鼓舞。如果有個學生,人人都知道他天天不上課,卻在讚揚我教書教得好,我不會認為這是什麼有意義的恭維。今天的警務人員教育水平普遍都很高,都有足夠的判斷能力,當有人不斷以混亂不堪的邏輯及歪理蠢話來撐警,這樣的支持值得稀罕嗎?提出的撐警理據,有一些甚至可以被形容為是「赤裸裸的幫會邏輯」。讓這些已經湧現的撐警歪理繼續蔓延氾濫,完全看不到對改善警隊的形象有甚麼好處,更可能只會適得其反。

一哥未必覺得有必要向那一位被抬到暗角拳打腳踢的當事人公開道歉,因為有人仍會認為他是「先撩者賤」、仍然有人會認為「做警察點會唔打人」。有時候,站在公關的角度,對這些心態仍然活在要纏紮腳布年代的小眾感受還是需要照顧一下的。這一點我也可以理解,也希望不要繼續在這一點上糾纏。但一哥起碼可以出來確認警方會尊重法庭的裁決,喝停警隊部份人員的失格回應,從而停止向那一些意圖以此作政治動員,挑撥警民關係的組織輸送能量。一哥也應該就有警員違反紀律、違反了法律,辜負了社會的期望,向社會說個不是。更應該以一哥的身份表個態,向社會承諾不會容忍同樣的事情再發生,也會盡力保證警隊成員都會是守法守紀,維護治安及悍衛法治。

既然「無端風雨,未肯收盡餘寒」,看來唯有這樣,才可以停止七警事件向更不健康的方向發展。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